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别天真了!没有哪国本科教育是完美的

博鳌观察 2019-07-04 03:08:09

作者:施迈克博士 悉尼大学校长


全世界的教育体系有许多类型,但如果把中国、亚洲或者西方的标签贴在这些教育体系上的话,那就显得太简单了。具体来说,如果在英国大学读本科,学生需要对某个科目研究很深,比如法国文学、物理或者化学。但如果在美国读大学,学生需要涉猎很多科目,却都不用深入研究。而在澳大利亚的情况是,学生需要深度学习小部分科目,同英国和美国的情况相比,恰好介于二者之间。所以说,在亚洲,大家谈论的西方教育其实不是单一的概念。类似的情况也同样出现在亚洲,比如印度教育制度同中国教育体系相比,就有着极大的不同。因此,单纯讨论“亚洲”模式也不妥当。


其实从全球来看,没有哪国大学的本科教育是完美的。我们为学生提供教育,不是单纯为了让他们现在能找份体面的工作,而是为了在将来,当世界发生变化、环境改变,他们仍然有能力创造出新的工作机会。这才是教育的立足之本。


中国学生是否压力过大?


有人提出“过度教育”的说法,我对此惊讶不已。在我看来,教育绝不是负担,而是一项礼遇。当然,据我了解,在中国,许多在校生的学习时间过长,课程太多。在其它亚洲国家,如日本和新加坡,这样的情况也同样存在。不管在怎样的语境下讨论,教育本身还是有着巨大的价值,无论对社会还是对个人,它都提供了难以估量的好处,所以教育永远是稀缺资源。


作为一个有5个孩子的家长,我希望我的孩子学习刻苦,同时也能有时间来成长,与朋友交往、维系良好的社交网络,而且还能在工作学习之余培养兴趣爱好。等到他们需要找工作的时候,这些能力都会体现出来。因为现在公司聘用员工不仅仅只看应聘者是否有良好的成绩,他们认为学生成绩好是理所当然的。公司更看重的是员工们善于沟通、扩展良好关系的能力。如果跳出对工作前景的规划考虑,从完善人格发展的角度来看,这些做法会更加凸显其内在的价值。


中国父母大多对子女有很高的期望,并希望孩子表现优异。他们希望通过教育来实现其期望。当然所有国家的父母都对孩子有很多的期待。但作为父母来说,他们应该意识到对孩子的期望不能是无止境的。


其实并非只有中国的教育体制会给年轻人带来压力,澳大利亚的教育制度同样也会产生压力。实际上,我认为澳大利亚的教育制度比英、美的体制更严格,给年轻人带来的压力更大。所以,看待中国学生是否压力过大的问题,大家应当视野更广阔些,用比较的观点来看待这个问题。


对于东亚家庭来说,一个有趣的挑战是,更多的学生不仅需要在学校里做到成绩优秀,而且还要学门乐器或某项运动。这样,孩子们会整天不停地忙于应对。当然,孩子们需要有时间发现和培养他们自己的兴趣爱好,这一点在西方国家也非常重要。但对于任何教育体系而言,在正规的学校学习和课余的兴趣培养之间,必须找到平衡点。一方面,需要允许学生带着他们自己的问题去学习,另一方面,要合理把握学生自我兴趣的发展。


亚洲学生的创新能力是否得到充分培养


许多中国的大学校长和学者都在为两个问题而担忧:如何培养和增强中国的创新能力和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其实,中国人并不缺乏自我批判的能力,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中国人对自己的批评过于苛刻。实际上,中国在科学和经济上的成就不胜枚举,也为世界带来了许多创造发明。在大学教育质量问题上,中国也和其它国家一样,有着很高的水准。此外,对于创新能力来说,中国在科学和技术领域的投资巨大,创新环境已经很不错,并且在将来,创新的环境将会更为稳固和强大。


但我还是经常听到中国同事提出这样的问题:“在亚洲教育模式中,学生的创造性思维能力是否得到充分的培养?是否充分鼓励了学生提出自己的问题?是否充分鼓励学生应用他们自己的能力来筛选论据,从而为他们自己的问题找到答案?”我在牛津大学工作了20年,如今在悉尼大学工作。事实上,有很多极优秀的中国学生在这两所大学里学习和工作。他们完全拥有提出他们自己问题的能力,也都拥有独立筛选论据的能力。因此,我绝对不认可“中国学生缺少创新能力”这种说法。


而在澳大利亚的教育体系中,创新能力也同样是我们极为重视去培养的。在悉尼大学,我们鼓励学生问问题,让学生领会提问中蕴含的价值;因为我们相信创新的价值,我们希望让学生能够拥有为问题找到答案的技能。


在我看来,培养学生思考的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是他们通常不去思考。记住老师说了什么非常简单,牢记所有要点,然后考试时从脑子里倒出来,万事大吉。但是能够去验证自己的想法,通过解决问题来思考为什么,这些都是不容易做到的事情。总有不愿勤于思考的学生,他们宁愿多花些时间来记住答案,而不是积极思考,多做些批判性思维的训练。


如今,学生之间的竞争都非常激烈,对一些人来说,多花时间记答案总归是安全的做法。如果要学生们提出自己的想法,有的学生就会感到紧张,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自己的想法是否有价值,是否能被大家所接受。因此,学生和老师都需要一定的勇气才会采取这样的做法。对于这些勇于去尝试的人来说,评估体系和方法都需要更慎重去建立,这样,他们就不会被轻易打消积极性。


中国教育当局已清楚表明,要重点发展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对这一点我非常认同。对于中国的一流大学来说,培养创造性思维能力和批判性思维能力是非常重要的。中国大学在普及这一理念时不遗余力,克服了很多困难,因为这也涉及资金投入的问题。为了鼓励学生建立批判性的思考方式,小规模的互动小组教学非常有必要。在大的讲座和课堂上很难做到这一点。老师需要考虑如何设计教学大纲。除了授课外,老师还需要为小组教学和项目训练准备好各种辅助教学用具。


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对中国的学习体系进行了测试。评分表明,在学生主导式学习中,可以加强对独立提问能力方面的培养。西式教育可以从中式教育获益不少,例如认字识数等基本技能的学习。当然,西式教育在培养批判性思维能力和独立提问能力上也有独到之处,这也值得中式教育借鉴。

让学生参与大学的决策


对于教育而言,学生学习的方式至关重要。他们是未来社会的公民,他们将会成为我们社会的领路人,他们应当有能力来思考和反思,应用他们的专业技能来回应或者解决许多社会的热点话题和紧迫问题。


我们有责任传授、赋予他们这些能力和技能,这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环节,也是我们大学教育使命中的重要任务和目标,其重要性仅次于创新能力的培养。从我们这里毕业的学生,都将是未来社会的公民。我们的教育应当帮助他们具备相应的学术水平和知识构建能力,并维系较高的道德水准。我认为,这些都属于大学的办学宗旨,都是我们需要实现的基本目标。


悉尼大学有约5万名学生,其中五分之一都是留学生,分别来自世界149个国家。我们向所有的学生提供学习机会,无论学生们毕业后去哪里,都希望他们可以回馈社会,为澳大利亚或者为他们的祖国效力。这是我们作为一所大学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在澳大利亚,本科生可以有机会自己选择学习的学科,这样可以促使学生能获得更广泛的教育,以及在各自的学科领域能有更深入的研究。


根据不同的学术领域,我们采取不同的方式来培养人才。科学领域非常有意思,这个领域有很多天才学生。我们允许这些学生参与到课程设计中来。在学术导师的指导和建议下,由学生来选择各自感兴趣的研究领域。为了他们的研究目标,学生来确定所需的课程安排,所需要的课程门类和辅导讨论课等。学生和导师一起设计课程,这样他们能得到最合适的学习路径。我们非常强调灵活性,天才学生可以有相当的自主权来规划自己的学习方案。可以说,这是一种个性化的教育。从入学的第一年开始,这些天才学生就能实际参与到实验室的工作中,同在实验室做研究的科学家们一起工作。他们所做的研究实际上就是真正研究项目的一部分。


在悉尼大学,我们开展了教育改革,让学生参与大学的决策流程中来。所有学院的代表每两周就聚集在一起,召开一次大会,会上代表们对有关大学运营的重大决策进行讨论。通过这个会议,学术研究人员能够把握他们的学科前沿动态,了解那些最受关注的事情。这个会议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为整个大学设定议题提供了很大的帮助。2010年,我们就大学发展战略开展咨询的人数已达10,000人。我们制定了大学发展规划(University Strategic Plan),这为我们今后五年设定了清晰的发展方向。


悉尼大学同中国的联系同样很紧密,在合作研究的领域尤为如此。以产出成果而言,悉尼大学同中国大学的科技合作研究在全世界排名第五。我们在许多学科的研究领域都有非常有实力的合作者。悉尼大学有许多来自中国的学生,规模总量保持在4,000名左右。我们为有机会帮助中国培养领导人才而深感荣幸。他们在悉尼大学学习的经历将成为他们人生的重要体验,他们回到中国后,将走上各种岗位,肩负起社会赋予的职责。无论在研究还是教学领域,中国都为他们提供了许多极佳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