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专访日本共产党国会议员:日共对和平、劳工权益及缩小贫富差距的追求

新视角NPF 2020-03-25 15:59:01

新视角NPF按:


  2017年3月,钝角网受日本笹川日中友好基金会的邀请,在日本东京采访了日本国会众议院的不同党派女性议员。本篇是3月13日下午,在日本共产党总部大厦,对日本国会议员高桥千鹤子的采访。根据日共工作人员给出的数字,日本共产党在日本国会众议院占有21个席位,其中6位是女性;在参议院中占14席,其中5位是女性。截至2017年1月,日本共产党党员总人数约三十万。


  采访对象:高桥千鹤子,1959年出生,1983年加入日本共产党,1999年首次当选青森县议会议员,2003年首次当选众议院议员;现任日本共产党常任干部会委员、党女性委员会副责任者、众议院厚生劳动委员、众议院预算委员、众议院东日本大地震灾害复兴会特别委员、党国会议员团厚生劳动部会长。


  采访人:黄南(吕蕾对本文亦有贡献)



  《新视角》: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来自中国的《新视角》杂志。我们这次准备采访日本几个党的国会议员,主要是女性。我们想了解日本的女性国会议员是怎样工作的,她们主要关注哪些国内外议题,以及女性议员对这些国内外政策的看法,以促进中日交流。


  高桥千鹤子:你们去各党采访,各党的角度都不一样,有的党的议员是参选,有的党是在外面招募,共产党不是这样。日本选举制度比较复杂,有实名选举,也有比例代表,选民可以投两次票。比如在日本东北地区有6个县,把这6个县作为一个选区。日本共产党的大方针是要增加一些女议员的数量,所以,去年的参议院选举,共产党的女议员已经占到了28.6%。2014年的众议院选举女议员是25%。虽然说要增加女议员的数量,但也不是盲目增加。


  对我个人来说,现在是当选的第14年,以前我是县议会的议员。我的前面一任议员是男性,随着年纪的逐渐老去,他就退了下来。所以,当时我作为一个有地方议会经验,也比较年轻的人,被共产党提名参加国会议员的选举。我个人是这样的情况。当然,有的人是曾作国会议员的秘书,有的是曾在医院工作,这些当选的议员有各自不同的经历。


日共的特点:和平党,关注劳工及贫富差距


  《新视角》:在日本的诸多党派中,您为什么会选择共产党?共产党的哪些主张比较吸引您?


  高桥千鹤子:不同议员加入哪个党当然理由会各有不同,可能是党与自己的主张相符或者他是第二代,或者是个人想做这样一种职位的工作。各有各的动机和理由。我们不是这样的,在加入日本共产党的时候,是我们对这个党本身——比如说日本共产党有“和平党”的称谓,共产党追求和平,对人权的尊重或者致力于改善现在的贫富差距,要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对这种目标有共鸣,所以想做这个工作。


  我做议员之前是高中教员,并且已经入党,那时候就通过我的教员的工作影响年轻人。虽然大家都在各自不同的职位上工作,在被问到你能不能作为议员工作时,我觉得如果我能够做这个工作,我就可以试试,于是就竞选了议员,是这样的背景。


3·11东日本大地震的灾后工作


  《新视角》:您众议院东日本大地震灾害复兴会的特别委员,我在您的近期活动中也看到您最近参加了3·11地震的六周年纪念活动。在东日本大地震的重建中,您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高桥千鹤子:日本大地震以后,成立了一个灾后复兴特别委员会。我一直在委员会中担当这份工作。救灾的预算是政府在做,我们是把现场第一线的声音反映给他们,就怎么用这个预算给他们提建议。比如说农业灾害,还有一些商店,他们为了商业,应该怎么去把受灾的商业恢复,我们是提一些最基层的具体的建议给政府。


  《新视角》:关于日本大地震,我们来日本之前,中国外交部警示中国公民由于日本核泄露的扩散危险最好不要去日本,我到这里以后感觉没有什么异常,大家都很平静,天气也挺好。您作为对东日本大地震了解比较多的人士,对此怎么看?


  高桥千鹤子:一般都说这个是“风评被害”(编者注:“风评被害”是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以后开始流行起来的一个词,当时人们由于担心产自灾区的蔬菜等农产品乃至工业品受到核污染而对其敬而远之,从而对灾区经济形成雪上加霜般的打击)。日本是一个南北比较长的岛国,让大家不要去东日本了,去西日本。青森县和福岛县离东京这里很远,青森县产的苹果、贝类如果出口的话,人家就担心是不是污染了,我们也听到了很多这种误解,现在也有,但这不是感情用事的东西,要用数据去说服。用具体的数据去向对方展示的话,这样就会有说服力,不是光是一种没有根据的想象的东西,“别去日本观光了,这样的是不恰当的。[编者注:2017年2月14日腾讯网“较真”的《六问福岛核泄漏:还能去日本吗?日本食物还能吃吗?》中指出,“目前日本文科省公布的日本全国空气质量除福岛县外已恢复至灾前水平。而福岛的辐照本底为其他地区的2-3倍,和世界上某些地区的天然本底辐照(天然存在的放射性辐射量)相当,属于极低的水平。”“福岛港湾的海水辐射污染依然存在,但比起事故初期,已经接近正常水平。”]


朝鲜核问题:希望按照中国的主张解决


  《新视角》:关于核,最近还有朝鲜半岛的核危机是热点话题。日本共产党一直是反战的立场,您对于朝鲜问题持怎样的看法?


  高桥千鹤子:朝鲜发射导弹,国际社会对此都在抗议。共产党的立场也是一致的,我们与其他党在这一点上没有不同,但是我们认为最妥善、最有效的解决办法,应该是回到六方会谈的谈判桌上。在国际社会的框架下来制止,不允许这种野蛮行径。我们主张在国际社会的框架中来阻止或反对它的这种行为。所以,这个意义上中国是占主导权的一方,中国应该对朝鲜具有最有力的发言权,经济上中国也对其占主导地位,所以在废核问题上,日共也对中国有一个强烈的要求,希望中国发挥作用。



  《新视角》:您在国会对预算的看法是要降低军事投入,以此增加国民福利投入。所以,在朝鲜问题上,您不认为需要因此而增加防卫预算,是这样吗?


  高桥千鹤子:现在的防卫费预算已经是史上最高了,它跟日美同盟有很大关系。当然,日美同盟的加强,对朝鲜也是一个刺激,比如设置雷达、设置防御系统。本来我们是有宪法第九条的国家,宪法第九条就是和平,现在还有人羡慕日本,把日本作为一个样板,可能也存在这样的国家。所以,日本应该在这方面发挥它对国际社会的贡献,追求和平。


  《新视角》:日本去年开始正式实施新的系列安保法案,解禁了集体自卫权,您对此怎么看?


  高桥千鹤子:我们日本国民的反对声音也很强烈,宪法学者,还有政府内部——日本内阁有一个法制局,是内阁的一个部分,代表政府解释宪法的部门,以及在最高法院工作的人,他们都觉得这种做法是违宪的。


  所以,现在发生的事也证明了这些问题。上个星期,已经决定要从南苏丹撤回维和部队。所以,现在首相自己说不违宪,可以参加维和,他虽然口头上这么说,但是在那里有数十名联合国维和人员在战争中牺牲了。所以,我认为他决定从南苏丹撤出,已经是承认了那里与战场没有什么区别。



日美应建立新型非同盟关系


  《新视角》您刚才提到加强日美同盟是一个会引发对别国的刺激,反而对日本造成威胁?


  高桥千鹤子对,我这么认为,这给人造成一种日本是一个威胁的可能性印象。


  《新视角》:所以,您觉得日美同盟关系不需要这么紧密,或者是让美国撤出日本的军事基地吗?


  高桥千鹤子当然,应该撤掉,时机到了的话日美不应该是军事同盟,而是一种和平的同盟。比如现在有很多这种国际同盟,亚太经合组织(APEC),还有东盟(ASEAN)等,应该朝这样的方向建立一种亚洲的和平合作共享,我们在这方面也在提议。


  《新视角》:刚才谈到了国防预算,您觉得日本增加得太多。今年的中国“两会”上也刚通过了国防预算,据说相当于日本的三倍,以前日本执政党总会拿中国的国防预算说事儿,以增加日本的国防预算,对此您怎么看?


  高桥千鹤子:这可能牵涉到干涉内政的问题。日本政府通过在中国的南海、东海这些问题,在国会上说中国是威胁,所以需要新的安保法。但是,我们是和中国有正常外交关系的,首脑会谈也是可以实现的,这样的关系不可能咱们面对面地说你是威胁。如果像跟朝鲜那样没有外交关系,你可以这样去想象,中日有正常的关系,也都是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可以在这些场合双方面对面交流对话,没有必要在国会上这样单方面去强调。


  《新视角》:最近在东亚,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引起了中国的强烈反对,日本怎么看待韩国部署萨德?


  高桥千鹤子:不能简单说这个国家好,那个国家不好。但从整体上来看,对于脱离了联合国框架,挑衅和刺激别人的行为,肯定是应谴责、反对的(指韩国的做法)。因为韩国和日本一样,与美国有一个韩美军事同盟。所以,我们也对这个问题有一些担心。就像刚才说的,在亚洲的非同盟关系应该值得我们借鉴。同时,日美同盟应该还有一些改善或者改变。如果不这样的话,那就会成为一种力量的对抗了。不是说针对某个国家,我们觉得日本应重新考虑这个问题,而不是朝着力量对抗的方向走。


日共对劳工权益的关注


  《新视角》:从您的谈话中,我对您所提到的日本共产党是“和平之党”有了比较深的体会。您还提到日本共产党对人权的尊重,您最近主要在提议关注劳工过劳死以及劳动时间过长的议案,日本共产党在争取劳工权益方面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高桥千鹤子:这是我的专业,在国会上也一直回答这些问题。


  日本的工作男性是世界第一长时间劳动的男性,日本的已婚妇女也是世界第一睡眠不够的妇女。不解决这样的问题,政府就强调女性进入社会,是考虑不周的。为解决提到的这些问题,首先要解决超时劳动。


  还有就是拼死工作这样的状态是不可有的。一年中,日本被认定过劳死的人数就有200多人,包括因此自杀了的人。同时,因为过劳状态造成了忧郁症或者精神疾病、身体疾病的人一年有两千多人,一点都没有减少。所以,法律应该在这方面制定一个明确的保护,比如说最长只能工作多少小时,中间必须要保证他的休息时间。


  我上次提出的一个问题是,比如负责核电的工人,他们可以连续12小时工作,没有人提出异议。他们的雇用方与劳动者之间有协议吗?平时是8小时工作,可以加班4小时,这不就是12小时工作了吗?到第二天一共就是24小时,或者三天一共是30多个小时。这种协定虽然是劳资双方都同意的,但是不应该被允许,所以我们做这个提案。现在,政府正在讨论这方面的问题,我们也是把我们的声音和意见在国会上传达。


  《新视角》:在保护工人权益方面,日本有哪些好的经验,日本共产党提出了哪些好的建议?


  高桥千鹤子:我们说一个月加班的最高限只能是45个小时之内,这是最高值,是不违法的时限。为什么是45个小时?厚生劳动省的调查结果:超过45个小时,人的疲劳就会蓄积,形成过劳状态,就会对大脑带来不健康的影响。我们在这方面的立场和他们是统一的。尽量在每天的工作结束以后,在下一天的工作开始前起码保证11小时以上的休息时间。有一个国际劳动法规则是和这个相符的。当时在福岛核电站指挥现场的人,24小时不眠不休,最后他就是大脑出现了一种停滞状态了,老重复一句话,出现这种情况,已经是过劳。


  回到家庭与家人一起吃饭,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和工作,这样才能更好地工作,我们这样认为。如果需要慢性加班的话,多招人即可。



  《新视角》:女性权益的保障也是您工作的一个关注重点,在国会提案以及制定法律方面,是如何推进女性参与社会工作的?


  高桥千鹤子:最近一个是2016年4月开始实施的《女性活跃推进法》,关于促进女性参政的法律现在刚提案,还没有通过。工作女性的权益保障是《女性活跃推进法》那一部分的,因为日本现在是少子化,劳动力不够,政府的角度是希望老龄者和妇女都出来工作,是这样的出发点。但是虽然这么说,企业也应该有计划,比如在雇用妇女方面,怎么去增加。


  要制定的这个法律就是监督和检查企业如何去雇用妇女。虽然他们认可消除差别、消除歧视、消除不均等,但最大的差别就是男女的工资不同,女性只有男性工资的60%-70%,所以把工资差别作为一个指标,在改善这方面现在做得还不够。


  前两天有一家日本公司的高层领导在国会做证言,介绍公司工作,他也主张妇女应该参加工作。让妇女都能够走进工作岗位,怎样从企业制度上予以保证呢?现在的情况是,除非女性跟男性一样长时间工作,否则不能得到提拔,除非让她们像男性一样能够单身赴任——派她们到很远的地方工作,否则也无法得到提拔。他在国会也提到了这些,从根源上来说,男性员工超时劳动对男性是不幸,同时也产生了男女能否被提拔的差别,结果就造成了对妇女的不利。所以我们就讨论应该撤消这种单身赴任。单身赴任,因为没有家,间接造成员工长时间劳动。如果有家,还有人等着你,可以回家,因为单身赴任没有负担,就造成了长时间劳动。


对缩小贫富差距的对策


  《新视角》:您刚刚提到日本共产党有三大关注议题,其中包括如何缩小贫富差距,对此有哪些建议?


  高桥千鹤子:日本的教育费或者是保育费很贵,费用不够就不能入学。本来这种资源应该是平均分配的,但是现在反而由于需要交的费用很多,税的负担也加重了。所以,我们的一个主张是要把最低工资提高。如果是由孩子父母的经济状态决定孩子受教育的机会,这就很不公平,应该消除父母的经济能力对孩子教育的影响。所以,对于医疗、保育费、大学的学费这种负担,目标应该是免费的。现在我们在国会讨论比如说不用再还的奖学金应该增加。这也是我们的一个提案,是具体的一个主张。


  《新视角》:目前为止,日共从来没有成为过执政党,日本共产党在日本政坛的未来目标是什么呢?


  高桥千鹤子:我们是一个政党,政党就要朝着执政的目标努力。共产党在执政的目标上,也是和其他的政党能够有一个联合的形式,这也是我们的一个目标。现在,我们正在迈向的目标是下一次总选举的在野党联合,我们正在提议。所以,我们不会说一步就要执政,至少我们是要换下安倍政权,这是一个目标。任期到明年8月,首相握着解散议会的权力。


 (本文完,敬请继续关注钝角网www.dunjiaodu.com对于日本国会女性议员的系列专访。相关文章:专访日本国会议员菊田真纪子:十五年前的中日关系是现在不可想象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