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东柏林 西柏林

刘爱民 2020-03-25 15:34:41



虽然柏林墙倒塌将近28年了,但在今日柏林,东西方分治的痕迹依然无处不在。每座建筑、每个街区、甚至每个柏林人都会一再提示你,这个地方原来属于东柏林,那个地方原来属于西柏林。


东柏林和西柏林,以及横亘在两者之间那道160多公里的“柏林墙”,给德国和世界留下了太强烈的记忆,以至于今天来自全球的游客,在这里都会自然而然地寻觅它的踪迹。


夏季在柏林旅行,因为纬度较高,虽阳光灿烂但不炎热。这里的古建筑大多在二战中炸光了,所剩无几。走在柏林的大街小巷,经常会发现地面上会出现一些很特别的石块排列,或者镶嵌一块金属牌子,上面注明“柏林墙”曾经在此经过。沿着这些标志放眼望去,会发现两边的建筑物会有些不同,西柏林显得更加现代高大,东柏林显得有些低矮陈旧。尽管东西德国已经统一27年了,这些表面的区别依然存在。




去柏林旅行,有两处地方不能不看,这两处地方都与“柏林墙”有关。


一处名叫“东边画廊”,它就位于柏林东火车站附近,那里有一段1.3公里长的“柏林墙”,据说它是在原址上唯一保存的“柏林墙”。取名“东边画廊”,是因为这段墙上画满了各种绘画。


第一次实地看到“柏林墙”,它跟我的想象差不多,有三至四米高,厚厚的混凝土材质。据说当年墙顶上还布置了铁丝网和电网,企图翻越这道墙是无法想象的。但即便如此,冷战时期每年有上万东德居民冒死翻越“柏林墙”,逃往当时的西德,这也是无法想象的。在一些柏林墙的遗址旁边,可以看到有一些墓地,安葬着当年翻越“柏林墙”时被东德军警开枪射杀的逃亡者。


“东边画廊”是如今柏林最重要的旅游景点之一,在这段保存完好的1.3公里长的“柏林墙”,不仅可以感受过去东西柏林之间的隔绝,还可以观赏来自世界各地的画家们在墙上绘制的各种主题的绘画,这是一道非常特别的文化景观。其中最有名的那幅壁画,是俄罗斯画家德米奇·弗鲁贝尔创作的《兄弟之吻》,它取材于一张新闻照片:1979年10月7日,在民主德国建国30周年之际,苏共领导人勃列日涅夫亲赴东德参加庆典,和东德领导人昂纳克热烈拥抱并亲吻。这张照片传遍全球,被称为“兄弟之吻”,成为当时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牢固团结之象征。这场热吻之后10年,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了,东欧集团垮了。


(柏林“东边画廊”,是原来的1.3公里长的“柏林墙”,因墙上大量绘画而得名)

(“柏林墙”上这幅“兄弟之吻”,是“东边画廊”最知名的作品,在它前面合影的游客总是络绎不绝)


(“兄弟之吻”,灵感就是来自于这幅拍摄于1979年民主德国建国30周年时的新闻照片,左侧是勃列日涅夫,右侧是昂纳克)


在推倒“柏林墙”的第二年,德国人发觉没有了“柏林墙”,心里有点不踏实,下一代和下下一代会不会慢慢淡忘这段惨痛的记忆?于是,赶忙把运河边上还没有拆掉的这段“柏林墙”保留了下来。柏林市政府还邀来了全世界上百位画家,用他们不同的创作灵感,在这段“柏林墙”上描绘不同主题的作品。德米奇·弗鲁贝尔根据那张有名的新闻照片,在“柏林墙”上绘制了这幅比照片更加有名作品:“兄弟之吻”。在画的下方用德文写着:Mein Gott Hilf MirDiese Todliche Liebe Zu Uberleben, 翻译过来意思是“上帝啊,救救我吧,在这死亡之爱中生存”。


除了同性恋,两个男人之间的亲吻,尤其是国家领导人之间亲吻,显得很奇怪。其实这是俄罗斯的一种很古老的礼仪:亲吻礼。这种礼仪在沙皇时代就盛行,据说尼古拉二世一天之内曾经亲吻了800多人,以示皇上对臣民们的宠爱有加。苏联时期,苏共领导人对友好国家的领导人,都是以“拥抱加亲吻”接待,曾经搞得有些国家领导人比较尴尬,也被西方媒体经常拿来调侃。直到2004年,俄罗斯政府才正式下令,在外交场合不再行“亲吻礼”。


除了“兄弟之吻”,在这段柏林墙上,还有许多各种主题的绘画,慢慢浏览,可以看上一两个小时。


在柏林还有一个必看的景点,就是勃兰登堡门。它是柏林古城墙的西大门,230年前,威廉二世为纪念普鲁士在七年战争取得的胜利,下令在此兴建勃兰登堡门,让凯旋的军队从这里班师回朝。在当时,这是一个非常高大的建筑,城门中央的顶部,有一尊高约五米的胜利女神雕塑,张开飞翔之翅,驾着一辆四马战车,奔向东侧的柏林老城。


(柏林最古老的城门:勃兰登堡门,主要的城市景点)


(与勃兰登堡门相邻的是国会大厦,今天仍然是德国议会的所在地,在这座历尽沧桑的建筑物大门上方,刻着“为了德意志人民”,这是100多年前德国统一的象征)


二战中,尽管近在咫尺的国会大厦被苏军炸得千疮百孔,但勃兰登堡门竟然奇迹般地保存了下来。


追溯到19454月下旬,苏军和盟军已经从东西两翼攻入了德国本土,结束欧洲战事指日可待。因为柏林比较靠近德国东北部边境,苏军首先兵临城下。斯大林决定不惜代价要率先拿下这座城市,苏军动用了250多万军队从多方向进攻,用了20天的时间,付出了死伤35万官兵的巨大代价,攻克了柏林。因为是苏军打下了这座城市,所以柏林城的主要街区都被苏军占领。根据雅尔塔协议,盟军随后兵不血刃进入柏林,只能占领勃兰登堡门以西的地区。


战后,柏林成了美苏英法四国“共同占领区”。苏军所占部分,成为了日后的东柏林。而美英法三国所占地区,成为了日后的西柏林。柏林就这样被一分为二,这为后来“柏林墙”的出现埋下了伏笔。


1945年4月30日,苏军与德军经过反复争夺,最后占领了国会大厦,在被炮火打得千疮百孔的国会大厦前,苏军士兵一起合影)


要说“柏林墙”出现,先要说说柏林的位置。二战后东西德国分治,按丘吉尔的说法,“一道铁幕正在欧洲出现”,德国被人为分割成西德(联邦德国)和东德(民主德国),依附于不同的集团,实行不同的社会制度。再看看德国地图,柏林位于德国的东北部,也就是说,它位于东德的土地上,被东德环抱。这样问题就来了:一个位于东德土地上的城市,却被一分为二,由西德控制的西柏林,实际上成为了远离西德的一块飞地、一个孤岛。这种状况让苏联和美国都很不爽,苏联曾经几度想把盟军挤出西柏林,使尽各种手段,但都在美国和英法的坚决抵制下无法如愿。西柏林就像一个楔子,深深插入了前苏联集团的体内。


其实二战刚结束时,柏林城里并没有“柏林墙”,柏林民众凭身份证件可以往来于城市东西两边。但是随着战后政治和经济体制的变化,特别是在马歇尔计划的帮助下西欧日益繁荣,越来越多的东德居民不惜背井离乡,希望到西方生活,于是西柏林便成为一块黄金跳板。据统计,从1949年到196112年间,有260多万东德居民,通过东柏林逃跑到西柏林,然后再前往西德和西方其他国家定居。


260多万人是什么概念?是当时东德人口的六分之一,而且这种逃离的势头越来越汹涌。


民众的选择,给东德和苏联当局带来了极大的苦恼和愤怒。最终的解决办法是,在1961813日,一夜之间,东德政府动用大批军警在西柏林的外围,匆匆架设了一道160多公里长的柏林墙,把西柏林团团包围起来。东柏林居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再也无法穿过街道进入西柏林了。而西柏林的居民也懵了,发现自己被团团包围在围墙之中。


柏林墙成为了柏林城里的“生死线”,东德把它称为“反法西斯防卫墙”,而西德称它为“监狱墙”。


(这是1961年8月,刚刚开始修建的“柏林墙”,东德军人正在砌墙)


(1961年8月,东柏林正在自己一侧加紧修建“柏林墙”,一旁有正在巡逻的东德军警)


(几位好奇的西柏林少年,站在刚刚建成的“柏林墙”前,向曾经熟悉的东柏林张望)


“柏林墙”的出现,终于遏制住了东德汹涌的出逃潮。


最初的“柏林墙”并没有后来那么高大,只是一些砖块加铁丝网构成的障碍物。后来随着围困和隔绝的加剧,柏林墙越筑越高,越修越厚,成为了一道高大森严的边境之墙、冷战之墙。对所有企图翻越柏林墙逃往西方的居民,东德军警受命一律射杀。


 “柏林墙”是沿着西柏林的外围修建的,而勃兰登堡门正好处于东西柏林之间,于是它也成为了“柏林墙”下的一道特殊景观。修建“柏林墙”时,在勃兰登堡门前绕了一个小小的弧度,把勃兰登堡门围在了东柏林一侧。从此,西柏林人只能站在“柏林墙”的另一侧,踮脚眺望这座古老的城门。


(正在修建的“柏林墙”,把勃兰登堡门围在了东柏林一侧)


(在“柏林墙”下,西柏林一侧,有一些墓地,安葬着因为翻越“柏林墙”而被射杀的东德逃亡者)


(又一位逃亡者在此被射杀)


在冷战时期,勃兰登堡门前的“柏林墙”,成为了德国分裂和东西方对峙的标志。有好几任美国总统专门访问勃兰登堡门,在这个有象征意义的地点,向前东欧集团喊话。1963年,就在“柏林墙”出现的第二年,肯尼迪总统在此演讲:“自由有许多困难,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们从未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关在里面,不准他们离开我们。这是世界上第一堵不是用于抵御外敌,而是用来对付自己人民的墙”。


(1963年,在冷战中美国总统肯尼迪访问西柏林,他站在盟军哨所的高台上,注视着“柏林墙”的另一侧)


1987年6月12日,里根总统也在勃兰登堡门前发表演说:“戈尔巴乔夫先生,打开这扇门吧!戈尔巴乔夫先生,拆掉这堵墙吧!”如今在离勃兰登堡门100多米远的石子路面上,镶嵌着一块铜牌,这是当年里根演讲的地方,上面刻着他演讲中的一段话。


在里根发表这场著名演讲的2年零5个月之后,“柏林墙”倒了。又过了不到1年时间,民主德国正式并入联邦德国,两德统一,冷战结束。


(1987年6月12日,冷战末期,美国里根总统在西德总理科尔的陪同下访问西柏林,在勃兰登堡门前发表演讲。在临时搭建的台子背后,是“柏林墙”和勃兰登堡门)

(在今天勃兰登堡门前的地面上,可以找到这块铜牌,上面记载了里根那次著名演讲)


“柏林墙”从1961年8月始建,到1989年11月9日被推倒,历时28年零3个月。“柏林墙”的开放,直接的原因是东德当局迫于当时匈牙利等东欧国家陆续开放边境,以及国内巨大的民意压力,才作出的重大决定。这个决定改变了世界和欧洲,也为两德统一创造了条件。


如今,勃兰登堡门成为了德国统一的象征。



(1989年11月9日,当许多西柏林居民闻讯“柏林墙”即将开放,自发涌到墙下,有的爬到墙顶,等待这一历史性的时刻到来)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瞬间:一块“柏林墙”被民众推倒,墙这边是欢呼的西柏林民众,墙那边是东德军警,他们的脸上既有疲惫也有微笑。这是一个共同庆祝的时刻,只是表达方式不同而已)

      

德国有一个文化机构前些时间曾经做过一个民意调查,大意是:你是否愿意继续生活在“柏林墙”存在的时代?受调查的民众有一半是原来的西德人,有一半是原来的东德人。大约有85%以上的原西德人回答“否”,还有大约12%的原西德人回答“愿意”,他们给出的原因大多是因为两德统一造成了生活质量下降。而参与调查的原东德人,回答几乎全都是“否”。这些答案,跟他们的人生经历密切相关。


站在勃兰登堡门前,望着行人们来来往往自由穿行,我突然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自由是什么?其实对于个人来说,它是一个很具体很现实的问题:“个人选择权”。 信仰、居住、职业、言论、爱好、朋友、感情……等等等等,这些个性化的愿望,你能不能自主选择?


当“个人选择权”失去的时候,就意味着自由的结束,这就是“柏林墙”的含义,它告诉我们失去自由的后果很严重,就像翻越“柏林墙”,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在柏林,现在到处可以买到这种用“柏林墙”碎石做的纪念品。160多公里长的水泥墙,可以做成多少纪念品?)

——————————————————

长按上方二维码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