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从十一学校到北大元培,最后放弃牛津大学的她走出了一条“野路子”……|校园热点

教育圆桌 2020-07-31 15:03:22

提到学霸,你会想到什么?

毕业于十一学校,

顺利考入北京大学元培学院,

(那个传说中满是状元的学院)

本科毕业后又获得了

牛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杜克大学硕士录取资格,

这样一个学霸活脱脱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然而,令大家意想不到的是,

这位学霸小姑娘最终却放弃了去世界名校的资格,

追逐自己的梦想来到三江源自然保护区,

在那里,开始了她保护野生动物的公益事业,

走出了一条“野保”之路……


是什么样的姑娘会有这样的勇气,

放弃本来舒适的成长环境,

放弃在大多数人眼中

充满吸引力的出国深造的机会,

而选择去一个偏远的地区做动物保护的工作?

今天小编就请这位“非典型”学霸小姑娘李雨晗

为大家讲讲她的成长经历。

(以下第一人称为李雨晗自述)



从十一学校到北大元培,她选择了“政经哲”专业

我高考时还是提前报志愿,当时我想选择一所有文化底蕴、有精神内涵的大学,北大就是我的目标。我坐在床上拿着报纸,看北京大学有哪些专业志愿,看到元培实验班:“以北京大学老校长蔡元培先生命名,是北京大学本科教育改革试验基地;坚持加强基础,促进交叉,尊重选择、卓越教学的方针, 建立中国特色的博雅教育计划和北大风格的本科人才培养模式和管理体制……”,觉得元培不错,就坚定的填报了!


高考如愿。就这样我从北京十一学校毕业,考取到北京大学元培学院。虽然当时并未完全理解元培的内涵,但我感觉很幸运被北大元培学院录取。


刚进元培学院的时候我们填了很多表格。因为在元培,未来专业的选择面很宽,学院必须统计学生想学的专业。我填了好多,比如艺术、新闻、环境,也包括政治学、经济学。



我最后选择了政治学、经济学和哲学,这是元培学院和政府管理学院、国家发展研究院、哲学系(宗教学系)联合设立的新型复合专业,定位于培养素质高、学识宽阔、基础扎实、适应力强的领导型人才,通过学习,让我对这个社会有一个完整和深度的了解和思考。政经哲这个专业让我深深感到了通识教育的魅力,学了这个专业能让你适合很多领域。我的同学有去政府机关的,也有去公司的,还有继续做研究的。在这里学到的是一种思维和视角,这种思考问题和看世界的能力,在各行各业都可以发挥出作用,当然也包括我现在从事的事业。


经常会听别人用情怀这个词来形容我,但其实我并没有那么崇高,我之所以做动物保护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我真的很喜欢大自然和小动物,也很希望能把这种对于一件事情的热爱变成一项事业做下去,也可以真正的让社会、让一些动物有更好的环境。



感谢父母给了我成长的空间和选择的权利,去三江源比今年去上学更重要

我很感谢我的父母,他们给了我成长的空间和选择的权利。从小到大,哪怕是小学时候,他们也会给我机会让我自己去做选择,而且从来都不会去干涉我的选择。这样的成长环境,锻炼的是一种自主的能力,让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和如果想要实现目标我需要付出哪些努力。


我妈妈很喜欢看书,有时候她看完书会跟我讲她看的书和里面有趣的知识,这对我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潜移默化影响。


我爸爸对我的影响是他会鼓励我去勇敢地闯,让我主动地去和别人沟通来做一些事情,这对我性格的养成影响也是很大的。



我也想过本科毕业后出国读硕士,大四的时候申请了一些学校,得益于在北大学习的四年经历,我最后拿到了牛津、哥大和杜克的offer,都是和环境、保护有关系的,因为我是真的喜欢这个领域。


当时也和很多人聊过,包括我的老师也给予我建议:无论申请的结果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够先去三江源看一看。大概是今年3月份的时候,我收到了offer,经过深思熟虑,最终决定我要先去三江源看看。


我是经过认真思考的!一方面,我需要有专业的背景知识,我还是需要去深造的,但如果你根本不知道一个事情它具体是什么样子的,完全在想象中去学习的话,可能学出来的还是有偏差,经过一番权衡考量,我认为对我来说去三江源要比今年去上学这件事情更重要!



我从来没有后悔去三江源

我从来都没有后悔去三江源,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正确的选择。当你爬山的时候,虽然爬得特别累,但当你真正到了山顶,你去看其他的那些山,去看在你面前的云,还有在山顶吃食物的那些动物,你会觉得天地开阔、特别开心。


当地居民和自然完全地融合在一起,生活中所需的都直接来自于大自然:喝的水是溪水,发的电也是水力发电。而最让人感到惊喜的是他们天生带有这种保护意识,他们认为所有的生命都要去保护。


那为什么还会需要我们这样的人过去呢? 我们的价值在于可能知道一些其他的知识,比如我们知道红外相机怎么用,我们知道这个围栏怎么装可能熊不会来搞破坏,这是互补的。



动物保护是一个特别需要长期持续投入的事情,因为事情的改变并不是你做了就会有效果,而是你要持续的做很多很多年才可能会有一点点效果。


我觉得我这一年最大的目标就是了解国家公园在某一个点上到底是怎么发生和运行的,然后再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身边的牧民让他们更好地融入到这件事情当中,并且更好地把它变成一种保护的行动。


我很感谢这个地区,因为这里所有的原住民或者是本土居民他们天生就带有这种保护的意识,在这里我们会得到当地人的支持,他们也愿意和你们一起来工作。


动物保护实际上是一件非常综合的事情,虽然我们说的是保护动物,但是它背后涉及的是怎么样保护好当地的文化,怎么样让当地的人发展起来,因为你真正让当地人参与进去,真正去处理人和动物的这些关系的时候,动物才有可能被更好的保护起来。


我学的专业虽然乍一听跟生物和动物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这两个半月在这里的经历告诉我:当你知道这个社会的运行机制,当你了解人与人之间的是什么样的一种相处方式,实际上对于动物保护也是很有帮助的。


个人或单个团队的力量是有限的,需要全社会大家共同努力。我们和很多方面的力量一起合作,比如北京大学这边会给我们很多科研上技术上的支持,当地政府也一直是我们非常好的合作伙伴,现在社会上有很多的企业家也愿意参与到环保事业中来,我们要联合各方的力量来一起把环保这件事情做好。


我去过很多个国家,也见过不同的风土人情,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中国。祖国有这么多美丽的山川,有这么多美丽的生物,这些东西值得我们作为一生的事业去用心守护。


文字整理 | 北青报记者 王晓芸

内容参考自“Figure”公众号、北京大学招生办公众号,已获授权

编辑 | 颖子



教育圆桌内的文章,大部分是北京青年报记者的原创,除圆桌授权外,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关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