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会宁娇子丨从丁沟乡沈屲村走出来的牛津大学博士

祖厉河 2020-07-31 15:27:11

戳蓝字“祖厉河”关注我们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简介:万兆元,男,1978年生,甘肃会宁人,兰州交通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牛津大学李纳克尔学院在读博士生,自由译者。在国内外期刊发表论文十余篇,在大陆和港澳出版译著十余部。

我的求学之路

      我出生在丁沟乡沈屲村的一户农家,家里非常贫穷,父母也不识字,但是母亲铁了心送我和两个姐姐去上学。那时小学每年的学费是几元钱,有时候母亲实在凑不够我们姐弟的学费,就去邻居家借钱,答应下个月卖了攒下的鸡蛋后就还。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状况,父亲曾经去靖远煤窑背煤,结果钱没挣几个,倒得了一场重病回来。由于深知家里的艰辛,我从小很少向父母要零花钱。有一年过年,我没忍住向母亲要五毛钱买鞭炮,可是母亲想了想还是没给,我深感“悲愤”,下决心从此“一辈子”不买鞭炮。

      我一开始上的是沈屲小学,沈屲小学倒闭后转到了李窑小学,离家有一个钟头的路程。我的小学老师大都是民办教师,由于水平和资源的限制,每天只给我们上两门课——语文和数学,其他美术、音乐、科学等课程都没有。我很喜欢语文课,往往开学领到语文课本的当天就把整本书读完了。我非常渴望阅读,但是苦于无书可读。三年级的时候,我在一位堂爷爷家的粮仓里偶然发现了一本厚厚的评书——《少西唐演义》,立刻如饥似渴地读了起来。我读了一遍又一遍,对书里每一个细节都了然于心,甚至闭上眼也能想象出在哪一页哪一行。儿时的这种对贫困的感触以及对书籍的饥渴深深地影响了我;我上大学期间及工作以后之所以几次设法给小学母校捐赠书籍和学习用品,主要原因便在于此。

      小学毕业后,我以全乡第一的成绩考入了丁沟初中。中学离家更远了,早上要很早起床去上学,冬季往往天麻麻亮就得出门。由于家里没有钟表,父亲要在夜里起来几次看星星判断时间,然后叫醒母亲给我做早饭。有好几次父亲看错了时间,半夜把母亲叫起来,结果饭做好了,可天一点亮的意思都没有。中午自然来不及回家,我便啃点干粮,困了就趴在桌子上小睡一会。当时我并不觉得这有多苦,因为好些同学都是如此。傍晚放学回家的路上,我一个人时经常会把课本拿出来,一边走一边扮作老师把当天学过的内容给自个儿大声地讲一遍。这是我发明的复习功课的方法,后来才发现原来很多教育专家都在提倡这种方法。我学习很认真也很努力,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还被评为市级三好学生。

      初中毕业时,我最大的愿望是能够考上靖远师范,因为师范不交学费,那样就不用给父母增加负担了。可惜的是,我虽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会宁一中,但却没能考上师范。当时大姐已上高中,家里是无论如何供不起两个高中生的。母亲要求我回初中复读,来年再考师范,但是初中的几位老师建议我上高中。我决定在暑假外出打工,看能否挣到一部分学费,然后再做打算。我去了西兰公路会宁段当小工,干了半个月,挣了90元;那是我挣的第一笔钱,所以数目至今记得清清楚楚。后来父母又向亲戚借了一些钱,初中李老师好像也接济了一点,终于凑够了高一的学费(好像是178元),让我上了高中。

2016年1月在会宁五中高三、17班重温当年恩师朱学军校长的课堂

      高中期间,我跟许多农村来的同学一样,用煤油炉子在宿舍做饭,几乎顿顿都是洋芋加面条。舍友时不时还会买一些蔬菜改善生活,我囊中羞涩,从来没有买过。不良的营养似乎并未严重影响我的学习,我的成绩一直都是班上前几名。高考时我发挥出色,成绩超过重点线近40分,据说还是全县文科第三名。遗憾的是,我在估分时严重了低估了自己,只填报了一所普通本科院校——甘肃工业大学(今兰州理工大学)。为了凑够大学的学费,我又在暑假去县开发区的建筑工地打工。干活间隙,我还抽空背记英语单词,为即将开始的大学学习做准备。有一次,我随一位瓦工到一户人家去铺地砖,好心的户主看到我背单词后便询问我的情况,然后主动提出愿意帮我申请一笔上学的贷款,令我感动不已。

      上大学后,我并没有因为学校一般而气馁,而是继续努力学习,并且积极参加各种校园活动,以锻炼自己的能力。我本是一个不善言谈的人,也没有任何特长,但是我有会宁人踏实刻苦、坚忍不拔的精神。这种精神为我赢得了一些锻炼机会(也赢得了一位女同学的芳心),也帮助我找准了自己的信仰和人生目标。记得大一时,我和10余名新生加入了校学生会,做普通干事;一年后,大部分同学都离开了,只有我和少数几位仍在坚持,任劳任怨地完成“上面”分派的各项任务。因为这一年的坚持和锻炼,我后来得以创立甘肃工业大学英语协会,当选系学生会主席和校学生会副主席,并先后两次被评为校级优秀学生干部。在大学期间能够获得两次校级奖励还是很不容易的,所以毕业时被顺利评为优秀毕业生,学校也因此减免了我的一半贷款。大三的时候,我还参加了甘肃工业大学——会宁四中大学生支教活动,并在次年联系、协助新加坡的William Hui教授来会宁讲学,据说那是会宁县历史上举行的首次外教讲学活动。正因为有了这些锻炼,我在毕业时顺利地被兰州铁道学院(现兰州交通大学)录用,如愿以偿成了一名大学教师。


      然而,我内心的重点大学梦一直没有熄灭。工作后不久,我克服工作上和家庭里的重重困难,抽空复习考研。三年后,我终于如愿考取了南京大学的硕士研究生。三年的研究生学习生活,让我领略了名校的底蕴和大师的风采,也让我再次明白了一个道理:一切的一切,离不开踏实和认真。我在南京大学的专业是翻译研究,所以我在学习之余也会从事一些翻译实践,完成了自己在大陆出版的第一本译著——《童年的秘密》(太原:希望出版社,2004)。同时,我还参与翻译了导师主持的《世界民间故事》(南京:译林出版社,2008),工作态度和翻译水平深受导师的赞许。也许正是因为我的踏实和认真,导师后来又将我推荐给了南京译林出版社,接手翻译《牛顿新传》。该书翻译难度很大,内容涉及牛顿科学工作(数学、光学、力学等)和非科学工作(炼金术、神学、年代学等)的多个方面。我花了整整一年时间,经过多方查证并请教外国专家,才得以完成翻译任务,得到了译林出版社编辑和编审的赞扬。

      硕士毕业后,我又回到兰州交通大学工作,给英语系本科生和研究生授课;课余笔译不辍,本着“做到自己的最好”的态度,先后翻译出版了《创造新思维》、《成功跨越学习困难》、《寻找意义——一种循序渐进的心理疗法》、《合作纪律——课堂管理指南》、《追求灵性——巴哈伊经典选编》等多部著作。这些译著,大都是出版社或作者主动邀请我翻译的;而他们之所愿意邀请我,正是因为看重我认真的工作态度和扎实的翻译功底。2011年,我参加了我国翻译界非常重要的“韩素音青年翻译奖”竞赛,并荣获一等奖,据悉这是该赛事举办23年来首次有西北选手获得一等奖。

      如今我已年近不惑,回首漫漫求学之路,不觉有些感慨,也有些感悟。虽然我没有什么天赋特长,但我始终怀有一种不息的上进心,始终秉持着会宁人刻苦认真、坚忍不拔的精神。我觉得有了这种精神,不管做什么事情,只要做到自己的最好,都会吸引来上天的佑助的。古人说的“天道酬勤”,也许就是这个意思吧?   (2017年12月14日23:45分改定于兰州安宁)



长按二维码关注

或者微信公众号搜索祖厉河

关注祖厉河公众号





免费发布公益,供求信息

点击阅读原文进祖厉河天天快报关注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