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特辑】英国牛津大学暑期交流项目学生心得—叹息桥的夏天

JLUGlobal 2018-10-10 13:28:45
点击上方蓝字可订阅吉林大学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微信公众平台


虽然早就听说英国的夏天不是那么温暖,但当降落之后看到两个穿着冲锋衣迎接我们的牛津学生时,才惊觉自己还是低估了盛行西风的威力。走出希思罗机场,雨丝细密,凉意更浓。湿漉漉的铅灰色天空,和不沾一丝暑气的盛夏,便是我对这个国家的第一印象。

驱车前往牛津的路上,坦白说,并没什么好看,沿途只有恣意疯长的树木,和几个略显冷清的农场,但就在昏昏欲睡之际,“Oxford”的路牌骤然出现在拐角,一栋又一栋别致的英伦民居开始争相登场,我的眼睛慢慢开始亮起来,并且这束光亮,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竟从未熄灭。


叹息桥(就在我们学习居住的Hertford 学院,我们经常需要穿过这座桥去上课,每每这时看着下面大波仰首拍照的游客,总会产生一种“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之感。)

一、生活在一座脱胎于修道院的小城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牛津大学孕育之初,是一个传教士团体,一个宗教机构,处于教皇的控制之下。宗教改革前,在这里学习的学者都是僧侣,以至于今天牛津大学的学袍还保留着中世纪僧侣长袍的样式,而拉丁文写就的校训“主照亮我”也是饱含宗教意味。因此,说牛津是一所脱胎于修道院的小城,就是对其漫漫历史最简明的一种概括。

维多利亚时代的诗人马修·阿诺德曾说:“牛津依然低吟着中世纪最后的魅惑。”百年之后,漫步在这片阴郁的天空之下,穿梭在拥有教堂尖顶的哥特式建筑之间,这种魅惑感依然挥之不去。每次晚饭后在牛津里信步闲游,途经一个个学院、教堂和塔楼,听着圣安东尼剧院里传出的阵阵撼人心魄的歌剧声,看着神学院窗子里明灭可见的摇曳烛光,仰望着汤姆塔的尖顶在沉沉暮霭中静静伫立,常隐隐觉得自己走进了简·奥斯汀时代,周遭穿着考究的英国老绅士好像都变成了布道者,路边一扇扇宗教味浓厚的木制大门里,也仿佛随时会走出穿着复古宫廷裙的英国贵妇,沿途大门紧闭却难掩无比恢宏的私人庄园里,也许有一场盛大的宴会正在进行,枝型吊灯下的觥筹交错,可能即是中世纪英国贵族看似奢靡富足实则怠惰空虚生活的一纸剪影。就这样漫无目的地游荡,漫无边际地遐想,直到夜色慢慢浸透古城的天空(一般在晚上九点多),才带着一肚子的故事和满脑子华丽丽的臆想回到宿舍,莫名有点微醺,却止不住幸福感的满溢。



作为牛津大学官方教堂的圣玛丽大教堂内景



圣玛丽大教堂外悠闲喝下午茶的英国人


二、来到世界顶尖大学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除了上面说过的迷人建筑与风景之外,在牛津的半个月时间里,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们无时无刻不受到充分的尊重与礼遇。从一开始到达,一直到最后离开,牛津的相关工作人员、RA们和老师们,都给我们提供了他们能力所及的一切关照,从生活到学习,简直无微不至。

第一,关于我们的RA。虽然知道这是分内工作,但他们安排日常活动的全面周到还是让我小小吃了一惊。首先,在我们刚刚到达有点慌乱无措又不好意思一一过问时,他们给我们展示了这样的时间表:



接下来的时间安排遵循这份时间表执行,每天都充实到不行,但又不会让我们觉得活动太紧凑而被剥夺了自由,这种又嗨又轻松的持续满血状态,为我们整趟旅程增色不少。其次,他们的全程陪伴也让大家既安心又开心,随时有两个local“万事通”在身边的感觉真的是非常无忧。

第二,关于我们的老师。两位老师都既专业又敬业,上课的方式跟国内是意料之中的千差万别,整个课堂更像一个主题略为丰富的小型研讨会,大家各抒己见,也偶尔因意见不一致而debate一番,而老师安安静静地旁观,有时笑而不语,有时抛出几句话指引方向。这样松弛的氛围,让我觉得正襟危坐在那儿努力冥思苦想一个单词的正确发音,抑或用心颇多地妄图编排一个格调很高的定语从句,都是既愚蠢又毫无意义的不明智之举。这样一想,话匣子也就自然打开了。从一开始措辞的举步维艰,到后来可以轻轻松松地吐露心声,这无疑是我这些天学习最大的收获,也应该是从任何的英语教程上永远学习不到的能力。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两位老师还在我们最后一天下课时请我们在University Church享用了一顿美妙的英式下午茶,吃喝任选,他们负责买单,当我们为这个重磅好消息欢呼雀跃的同时,是何等希望我们中国的老师也能深谙这个牛津传统。



深得英国贵族喜爱的英式茶 EARL GREY

第三,关于寻找那些著名的足迹。牛津大学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这对深爱英剧、英国电影和英国小说同时又脑洞很大的我来说,绝对是莫大的福音。牛津孕育了太多太多优秀的文学艺术和影视作品,以至于当你信步走在一条幽静的小巷里时,你无法知道雪莱在这里留下了多么美丽的诗句;当你经过Christ Church的大门时,也无从想象丹尼尔、艾玛和鲁伯特为了诠释最完美的《Harry Potter》在这里经历了多少次NG;当你贸然进入一家名叫Eagle and Child的小酒馆躲雨时,你也无法知晓,几十年前,托尔金是怎样在这里,构思出了精巧富丽的辛达语、昆雅语和半兽人语,写就了《霍比特人》这样一个宏大无比而又天衣无缝的故事。在这里,你甚至不需要刻意去寻找一个名人曾经的足迹,因为下一个转角,可能就是一次邂逅,而巧遇一个绮丽故事的感觉,远比苦苦寻觅它,来得美妙得多。



托尔金在牛津常驻的酒馆,《纳尼亚传奇》作者刘易斯也常常光顾

我回来以后,常常和周围问我的人说,牛津大学是那种一生只适合去一次的地方。因为你只舍得,跟它说一次再见。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