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心怀热忱 以刻为言——记清华大学绘画系副主任代大权

合肥美术中心 2019-07-03 04:30:47

一、版画艺术魅力

问:您在从事版画艺术创作的三十余年来,收获了许多荣誉,也沉淀了许多深刻见解,在您看来,版画艺术具有什么独特的魅力?您曾说过,“版画是所有画种中画家人性与材质物性的矛盾最为鲜明的画种”,这句话我们该如何理解呢?

代教授:版画独特的魅力在于它个性的艺术语言。它的创作材质、技法技术都很独特,和其他艺术种类有相当大的不同,它的创作也和艺术家对于材质的认识息息相关。版画的外表可能看起来是清高的、落寞的,可是一旦当你认真地接触过、一点点地体会过这个东西,你对它的感悟就不同了。你看一个艺术家,他可以画油画,可以画国画,但是不一定能做好版画,因为它有很强的画种个性。创作版画可以使用不同的材质,运用不同的技法,而对于这些材质技法的单独使用或者综合使用,就形成了版画艺术变幻多端的视觉效果。创作出好的版画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达到的,这需要版画家对表现语言长期的积累和深入的理解,版画只是一个形式,做版画既要关注它在行为结果上的物理与化学变化,又要把我它作用于审美形式之上的精神内涵。



二、民族精神表现

问:您创作了一系列弘扬民族精神的作品,如《顽强的希望》、《来自老百姓》、《重于泰山》等等,都气势恢宏,震撼人心。请问您在进行创作的时候,是如何精准把握人物的内在精神并通过作品表现出来的呢?

代教授:我认为所有的民族中,真正可以在民族之林立于不败之地的、经久不衰的民族,一定是有它自己深刻的民族精神的。我们中国人也有中国鲜明的民族精神,几千年来,在自然环境方面和人文文化方面都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与变化,却仍能得以保存发展,一定是因为拥有自己顽强的民族精神。从我自己的经历说起,我在大概十四五岁的时候就是工人,并不是一个学生,更不算一个知识分子,在宁夏的工厂中工作和成长,不仅锻炼了我的观察能力,还让我更深刻地体会到了劳动人民优秀的精神品质,那就是不计报酬,一定要把事情做好。工人身上有“主人”的荣誉、责任、价值的体现,因为他们认为干活儿偷工减料、做不好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我这幅《老艾的午餐》中的主人公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他自己带来了干粮和一袋旱烟,吃完干粮再抽一袋旱烟,这就是他的午餐。“午餐”这个词本来是用在富贵人家身上的,老艾吃的干粮和旱烟是一种最简陋的午餐,简陋的午餐并不代表人的简陋,它的丰富就在于正是这样的中国人,构成了中国社会最原始、最本质的建设——你不得不承认我们今天所有的物质成果和精神品质就是靠他们这些最底层劳动者所创造的。他们虽然得不到应有的报酬,反而很多方面都受到压制和盘剥,但他们顽强的支撑着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所有的变化,有一些人靠对市场的认知和把握,投机取巧借力发力,一夜之间就可以赚的盆满钵满,但这对老艾来说是不可想象的。很多像老艾这样的人,一生所得还不如别人一夜赚的多,但是他就是这样默默的奉献,而且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在这样奉献着。中国的发展、中华民族的发展实际上就是依靠着他们才有了今天,他们在角落里就像一颗块石头一样顽强,正是这样无数的石头才堆积出山的形态,这样的精神就是我想表达的最本质的精神。


三、多维度创作

问:您的作品反差与跳跃性极大,或具象写实,或抽象变形,或虚拟象征。请问是什么造就了您这种多维度的创作兴趣呢?

代教授:我认为首先你要有一个最初的创作想法,为了这个想法可以用很多方式去表达。就像一个曲子一样,这个适合用小提琴去表现,那个适合用钢琴去表现,各种手段都不应该限制和阻碍你表达自己,而应该能辅助你的创作意图,如果我就会二胡,那就只能拉二胡的曲子,如果我还会小提琴,那同样的曲子我就可以用小提琴再拉一遍,比较哪种乐器更合适曲子的内涵。画家用油画、国画、版画都能表现,就不会再局限于一个领域。你会的表现技法多了,就可以找到相同之处,有些人为什么会七八种外语呢,就是因为他找到了其中融会贯通之处,然后就发现可以合并同类项的东西了,画画也是一样,适合什么就用什么,就可以非常主动、可以采取更好的表达方式。


四、深刻的“过程”

问:在您创作的众多作品中,您印象最为深刻的作品是哪些?为什么?

代教授:要说最深刻的作品,我更觉得画画的过程才是深刻的。一个作品,你在酝酿它、成熟它、表现它的过程中,这个生命就在酝酿着、成熟着、表现着,直到你认为画完了,这个思考的、感悟的生命历程也随之结束了。大家看到你的作品,都只是看到思考过程的结果。你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体验到的东西,这种隐秘的心理状态是无法和别人分享的——你惆怅、你失落、你愤怒、你恋爱般的感受,这个感受的变化才是你享受的,深入的过程即是洗涤灵魂的过程。无论痛苦也罢、欢乐也罢都是你的精神生活,落在纸上的只是记录——人们把它叫做画。画画不是刻意为了一件作品的完成,而是刻意为了一个“人”的完成,作品伟大人就伟大,作品渺小人就渺小。


一.对推广活动的看法

问:您是否听说过美院学生作品装饰公共教学楼的活动?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代教授:听说过,这是由学生自发组织的美术作品推广与普及活动,它会使清华大学的校园建设更美丽、更文化,图书馆也有许多这样展示画作的空间,所以我们版画专业也积极准备了一批作品参与这样的活动。这次的主题是“只要相见,就会相爱”,要是见不着那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了,所以要让大家看到我们的作品至关重要。这次的美术作品推广活动正好和团委四教在做的挂画展示不谋而合,所以这两件事其实是一件事。我认为图书馆挂画与收藏的活动非常有意义,这是学生在美术道路上的一个脚印、一个见证。你们的作品可能放在家里、放在画室最后也就不知所踪了,可是如果学校收藏了你们的作品,替你们保管,为你们展示,那么当你们毕业很多年以后再回到母校,尽管你可能不再画画,看到你的画作还收藏在图书馆里,这会是你一生的荣誉。

另外我觉得清华大学多年来一直存在各个院系沟通不足的问题,其他的院系看不到美院的作为,美院也得不到其他院系的反馈。我认为作为一个全国顶尖的大学,不仅仅要有顶尖的教学设备、顶尖的师资、顶尖的学生,还要有顶尖的生态环境和艺术氛围,这个活动正好促进了清华各个院系的交流沟通,也促进了清华文化氛围的建设,所以我觉得很有意义。


二.对作品形式及其内容的建议

问:您认为在教学楼里展示怎样的艺术作品既能与学习氛围相融合,又能引起师生的关注?

代教授:我个人认为,油画更适于开阔一些的场所,国画更适于传统一些的场所,而版画则灵活一些,任何场所都能悬挂。像在国外有很多中产阶级的人家,除非是有很大的客厅,或是公共场合有挂油画的需求,一般都是悬挂版画作为装饰的,所以我建议在教学楼里可以多挂些版画。在图书馆悬挂的版画可以和藏书相结合,尽可能的起到装饰美化环境的结果。


三.对挂画活动的建议

问:您对这项活动有什么建议?

代教授:这次的活动,版画系里的教授和同学们都特别支持,我也向他们征集了很多作品,但是我更希望这种活动能由相关的学生组织来宣传、实施、负责。因为如果这项活动在美院的图书馆里实施后能够获得不错的反响,我们就希望把更多的艺术作品从美院推向清华,再从清华推广至更多高校,从而在广大高校中形成一种良好的艺术氛围。有很多方面我们自己来具体操作毕竟有能力不逮的地方。但我们作为艺术工作者,这就是一种责任。我们应该强化审美标准,应该自发的抵制丑、宣传美,趁着这个机会把文化建设做的更好。


代大权,1954年生于北京,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原绘画系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国家画院版画院副院长。曾获中国美术金彩奖金奖、中国版画“鲁迅”奖、全国版画展金奖、全军美展一等奖等;作品曾被美国波特兰博物馆、英国牛津大学美术馆等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