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美国大学早申请发榜之际 谈谈AA平权法案

选美 2019-05-28 12:14:39
欢迎点击上方“选美”,关注选·美公众号


这是选·美的第888篇文章


这几天美国大学早申请陆续发榜,对于不少海外华人和国内同胞来说,看大学录取结果有点像是个美国人看超级碗、巴西人看世界杯一样的全民上心的事。提到美国大学录取,大部分人会自然而然想到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 简称AA)。


AA话题是个烫手山芋。谁敢不顺着微信圈主流民意,喊一嗓子“我支持AA!”,就跟自动认领“汉奸”标签一样,会被群殴。这个AA议题上确立的政治正确原则,是把尚方宝剑。不过,既然都固化成真理级别的信条了,就该不怕面对不同角度的信息。本文聊几点AA平权法案问题上的思考。


本文作者 moonpolar,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博士。游历欧美,从事运营工作。本文原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ID: ChineseAmericans)。


从投资角度看 Affirmative Action


华人对于学习的重视,本是我们民族的美德。由此衍生的爬藤梦,源自科举和高考这两个根子。本文用“爬藤”指代为进入好大学的各种努力,“藤”也不局限于那八所常青藤联盟高校,而是指所有同类级别的名校。


爬藤的利弊有海量文章分析过了。单从经济和投入时间看,里面有不少违背理性投资的因素。但还是有大量家庭乐意做这种努力,根源之一是科举-高考情节给爬藤成功带来的无形资产的魔力。有人总结:“科举制度源于汉,成于隋,定于唐。历时一千多年,是古代中国的一项重要政治制度,对中国社会文化产生了巨大影响,直接催生了不论门第,以考试选拔贤能的用人之道。高考是科举制度与时俱进的延续。” 确实,中国人对高考的特殊感情有千年历史原因,对部分人,这事上已经有类似宗教朝拜的份量。因为这层华人圈(拓展到亚裔也类似)里流行的历史文化情节,让“爬藤成功”自带一种没有上限的价值回报


没有 AA,又会如何?


理解爬藤家庭奋发努力的上进心,这个群体在华一代中为数不少。但华人中,游离在这个“主体”之外的人群也有。比如从小在美国成长的,生活在教育环境与科举-高考文化不同质的西方社会,藤校出身没有那么大的光环。美国当然也看学校牌子,不然川普在竞选的时候多次提到“我毕业于藤校,很聪明" 这话的受众市场在哪里?只是跟在东方文化圈里的热度比,还是小巫见大巫。


既然美国文化中藤校文凭离万能钥匙还远,从实惠角度,对于有些人,AA能给少数族裔带来工作高升机会的一面,就是更有价值的考量点。比如,不讲究AA多元化(diversity)的2017年的白宫实习生组成上与更注意AA的2016年的情况比,有色人种比例明显降低。不要小看白宫实习这类机会,现在的众议院议长Paul Ryan当年就是从众议院实习生起步,开始开挂的政治事业。如果推翻AA,类似的后果会不会波及到商界、司法界、政界等其他实权方向?这是亚裔想要的“color blind”(不按肤色)还是成了“color bleach”(漂白)?



2016年与2017年白宫实习生合影对比
图片来自脸书


共和党的众议院议员们(House Republicans),发过一张著名的以“统一(UNIFIED)”为内容的推特。看看彭斯副总统与共和党众议员的合影照片,一点不难找到规律——在伸手不见AA的地方,华人也同样成功地被埋没了。这就是“color blind”的真相?共和党的众议院议员是由全国各地共和党占优区选民选出来的。这个"color bleach"的结果,反映的是民间红区选民的心意你真觉得这种没几个亚裔,白人不成比例地高的情况,是在体现公平竞争吗?



副总统彭斯与共和党众议院议员合影
图片来自推特和《Business Insider


除了民间,现在白宫的反应又是什么态度?川普在大选期间对AA的回答,Youtube上有录像可以看,他当时摇摆于中立和略支持之间。当选后,尤其最近,川普立场完全明朗化,反对AA。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变化?有人认为川总反AA是为了平等,尤其能够帮助亚裔增加大学入学机会。那么,让事实说话。


先看川普的白宫内阁任命,少数族裔名额是过去20年来最低,白人尤其白人男性则明显高于过去几届这是2009年奥巴马的内阁成员合影,有3位亚裔,且其中2名是华裔,朱棣文和骆家辉:



这是2017年川普的内阁成员合影,2位亚裔中1名华裔,赵小兰(其丈夫是共和党里排名第四的人物,Mitchell McConnell):


少数族裔内阁人数从奥巴马时期的10位骤降到川普手下的4位,是克林顿总统以来历史最低;这些名额都给了白人,白人男性从奥巴马时代的8名增加到18名,里根以来历史最高。


少数族裔内阁成员人数,资料来自《纽约时报》


白人男性内阁成员人数,资料来自《纽约时报》


再看川普对各级终身大法官的任命。共和党在2014年选举中夺回参议院控制权后,他们对几乎所有奥巴马的司法提名都进行了有效阻拦。最有名的就是奥巴马提名Merrick Garland做最高法院大法官,因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的阻挠而失败。除此之外,到他离任时,最后一批提名的54位司法候选人都处于不被参议院审批的状态。造成的效果就是,川普拥有比前几任总统多不少的任命终身法官的机会。共和党在白宫和参众两院都占优的便利,也为川普以比前几任总统快得多的速度任命法官提供了条件。结果,川普任命的各级别终身大法官,从女性、少数族裔女性、亚裔、非裔、拉丁裔等各项指标看,比例都比奥巴马时期大幅度下降。这些名额同样给了白人,尤其白人男性。川普提名的大法官,不少年纪不一般地偏年轻,工作经验有限,业务能力尚待锻炼。而这些任职因为是终身制,意味着这批人将影响美国各级司法系统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录像显示,川普提名的一位地区大法官候选人,基本的法律专业问题也回答不了

录像链接:http://bit.ly/2CgBzWy


根据《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有个别被提名的终身大法官候选人,业务水平甚至差到对最简单的专业问题都一问三不知,通过不了任命审核。这难道是按能力选拔人才“color blind”的“公正”体现?既然数据指向的是他在大幅度提高白人的名额,有什么依据能说明川普反AA是为了亚裔的利益?AA牵涉的不仅是大学入学这一个方面,还有职场(特别是管理层)就业问题。什么时候亚裔的利益都不至于变成在实权领域里把自己的名额砍掉一大半,让给白人——更何况里面还加塞了经验不足、业务水平极差的人。



川普各级终身法官任命中,白人男性不成比例的高

图片来源《华盛顿邮报》


上图的统计很清楚,直接比较川普就职以来提名的59位终身大法官,和奥巴马最后任期内提名的那54位候选人。亚裔终身大法官的比例,在奥巴马的提名里占11%,而在川普当政下已经被砍到只有5%。这一组背靠背(side by side)数据对比,让人不禁要问:难道川普上台这大半年,亚裔素质就陡然下滑到要被削减一半以上的名额?这些可是可以影响国家未来几十年的终身大法官职位。少掉的那6%,本来能为不少亚裔后辈提供鼓舞力量和前行支援。为藤校20%多的亚裔名额深感不满的人,能同时淡定对待管理层亚裔份额远低于10%的现实吗?在职场华人中高层人数还极度不足的时候,推翻掉对diversity的法律保护,这等于自己把上通渠道的扶手拆了。


毕竟,相对大学,工作才是真正的人生战场。一辈子花在工作上的时间长得多,职场上AA对亚裔的影响更久远。目前,本土出生华裔平均年龄在19岁,说明面临孩子升大学情况的家庭比较多。但是,再过若干年,随着ABC平均年龄的增大,纷纷步入工作,会让更多家庭体验到diversity的概念对亚裔在职场搏击上的重要。没有AA的未来,是藤校都变成加州理工那样40%多的亚裔学生,还是美国实权部门和管理层变成共和党众议员这样基本看不到华人脸。哪种对我们华人长远更重要?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但是,起码反AA不应该是华人圈里政治正确的唯一解。在带着白人族群政治痕迹的人群主导政坛的这个阶段,有充足理由让人担心,以要color blind之名推翻的AA,得到的只是与华人利益相悖的color blea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