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中国老人英国做清洁工13年,退休后月领14000元

财富人生 2020-09-15 12:25:24

# 全面开通留言啦~欢迎大家互动 #

网络配图与本文无关

原标题:一位中国老人在英国的养老故事

文:安光系,来源:人民网

英国政府每年据通货膨胀率调整退休金,以确保不会因为通胀导致老人生活质量缩水。

最近,国内的新闻焦点之一是关于“以房养老”的讨论。这让我想起中秋前夕,我所在的英国中文媒体做中秋特刊时,采访的一位从天津来英国13年的老人曲大爷。

69岁的曲大爷,56岁时来到英国,现在只身一人,没有买自己的房子,在英国西南部比较富裕的某区租了一间房,房租是每月480镑(1英镑约等于9.82人民币)。由于他够英国政府的养老金领取标准,其实这480镑相当于都是由英国政府支付,并不需要花他自己一分钱。

曲大爷来英国的13年里,前前后后做了4次心脏支架手术,共搭了7个支架。用他自己的话说,如果在中国,光这些最起码也花了100多万人民币了。但因为英国是全民免费医疗,包括在英国工作的外国人和留学生,因此这些手术也没花一分钱。

曲大爷现在每周还能领取130多镑的退休金,一个月是500多镑。他在英国是做清洁工,所以拿到的应该是英国最低的退休金。但笔者一家四口(两个大人两个孩子)在英每个月的生活费也不过两三百镑。这也就是说,即使是“低保”也足以保障他的生活了。

需要说明的是,在英国,你只要工作超过10年,每个月就可以领取到这笔退休金。曲大爷说,如果工作到40年以上,每个月的退休金会超过800镑。

除了生活费外,曲大爷每月还有额外的300多镑的补助,因为他做过心脏手术,够上了英国的伤残标准。凭着这个标准,曲大爷的车在地铁站等公共停车场可以停残疾人车位,不用付停车费,养路费也不用交,医院每年还会主动联系他做全面体检。

老人现在闲不住,每天做煎饼果子,全伦敦地给人送货。因为几乎没有交通、停车等成本,所以他把价钱定得很低,生意相当不错。他说,在这里摆摊做小本生意日子还是比较好过的以前在唐人街摆摊卖糖葫芦,一天也能挣100多镑,而且警察基本不管。直到有一次,他一边表演一边卖,影响到交通后,警察才出来制止他。英国设有专门的摆摊和乞讨区,允许人们卖东西卖艺,极少有中国城管赶人的现象。

现在,他每月从英国政府一共能领到1450英镑养老金(差不多是14000元人民币),扣除房租,他每月还有近1000镑可以自由支配,而笔者一家四口每月的生活支出,也不过800镑左右。


扩展阅读

保洁员起诉街道办:干了35年被辞 始终无医保和养老

作者:李小博,来源:华商报

手指关节粗大,左腿因为病痛走起路来一瘸一拐,被辞退5年后的李凤娥仍在保洁员道班房里住着,她希望医保、养老保险等能在她的晚年有个着落。

当保洁员35年曾获多次表彰

3月29日上午10时许,西安市东六路,李凤娥和老伴坐在路边简易保洁员道班房门口晒着太阳,旁边停放着熟悉的环卫车。

李凤娥今年73岁,她的二儿子李先生说,母亲一直在新城区中山门街办从事保洁员工作,清扫区域为东五路至朝阳门段,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变化过,后因年龄和身体问题被辞退。”李先生说,母亲被辞退后几乎没有了劳动能力,身体多病,此前工作期间从未办理过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和养老保险等,“这么多年了,包括正常的休息日她也几乎没有享受过,所以我们觉得应该得到相应的赔偿。”

李凤娥说,她1978年开始当保洁员,到2013年7月被辞退,工作了35年,“那会儿年轻,干活也利索,后来年纪大了,干不动了。”李凤娥说着伸出手比划着,“现在手指关节也疼,尤其是膝盖疼得腿都变形了。”李凤娥说,一开始保洁员每月的工资是30元,“后来慢慢涨到每个月1450元,结果我也被辞退了。”

李凤娥说,她5年前住进保洁员道班房,“刚开始每月房租300元,到了去年我们向法院把街办告了,房租也免了。”

李先生说,母亲在从事保洁员工作期间,曾先后多次获得新城区、西安市的表彰。说着,李凤娥拿出用塑料带装着的荣誉证书等摆放在床上,有1995年授予的“西安市文明标兵”、1998年新城区“文明市民”、1990年创卫先进个人、1994年市容环卫管理先进个人、1993年西安市清洁城市先进个人等,“其实有好多荣誉证书都已经找不到了。”李先生说。

目前已上诉至中院

自被辞退后,李凤娥不断找街办商谈退休问题,但一直无果,“去年6月我们向新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但因超过退休年龄未受理,所以就向新城区法院起诉了。”

新城区法院2017年12月17日的一份民事判决书显示,李凤娥作为原告,请求法院判决新城区中山门街办补发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养老保险22万余元,未办理医疗保险的损失22万元,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补偿金1.7万元,还包括双休日加班费、节假日加班费等合计51.58万元。

李先生称,母亲被辞退后一直找街办协商无果,因此才向法院起诉,“这些都是我妈以前的同事按过手印的证明书,他们就可以证明我妈的情况,没有签劳动合同也是街办的问题。”李先生拿出的一张2017年8月23日书写的证明复印件上,共有8个人的签字和手印。

3月29日,华商报记者前往中山门街道办联系采访但无果。

根据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中山门街办辩称,原告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并不存在劳动关系,街办只是代为西安市容园林局行使工作管理,工作期间薪酬是上报市容园林局后由财政按月下拨,街办实施发放,而且街办作为行政管理机构,不具有履行办理缴纳社保的条件。

法院审理认为,原告未在离开工作岗位后一年内申请劳动仲裁,也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仲裁时间有中止或中断情形,其请求既超过仲裁时效也超过了诉讼时效,依法不予支持。被告辩称其代西安市园林局管理及向原告发放工资未提供证据,法院不予受理。

最终,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目前,李凤娥已经向西安市中级法院上诉,该案将于近日开庭。

原标题:西安保洁员起诉街办:干了35年被辞 始终无医保和养老

作者| 安光系、李小博

来源| 人民网、华商报

原标题| 一位中国老人在英国的养老故事

原标题| 西安保洁员起诉街办:干了35年被辞 始终无医保和养老

版权声明: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