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她和英国志奋领奖学金的故事:如何用演讲打开世界的大门

英国驻上海总领馆 2019-02-10 16:21:02

weiwei老师


英国外交部志奋领奖学金学者

9年跨年龄层语言培训经验

毕业于伦敦大学学院(UCL)教育学院

(全球第一教育学院)

2015国际演讲会浙湘赣地区英文演讲第一名 



从“胆小鬼”到演讲冠军


小时候,在别人眼里我是公认的“胆小鬼”,每次见到陌生人都会躲到大人身后,说话轻得像蚊子叫。


尝试着站在台上主持和演讲,是我证明自己并不胆小的重要方式。二年级的时候,我代表自己所在的乡村小学去县里参加一个演讲比赛,意外拿到了二等奖,从此和演讲结缘。


大学毕业后我没有再接触演讲,直到2012年参与一个名为Toastmasters的国际演讲组织,帮助它在宁波的落地和发展。


在宁波Toastmasters的三年多里,我和团队一起突破重重障碍让其在宁波的第一家俱乐部有所起色,直到成为了第一位拿到浙湘赣演讲冠军的宁波会员、也是第一位成为全国峰会主持人的宁波会员,宁波第一位区长。



朋友都说,站在台上演讲的我是闪闪发光的。几年演讲的训练,让我在工作和生活中也有不少收获:雅思裸考拿了7分的成绩,顺利申请上宁波诺丁汉大学(UNNC)的研究生和伦敦大学学院(UCL)教育学院,并且以素人身份拿到英国政府旗舰奖学金——志奋领奖学金。


我结识的许多良师益友,支持和鼓励着我前行。这也促使了我的职业转变:从单纯的外语语言培训师转型为演讲培训师。2015年,我开始了正式的演讲培训课程,学生包括青少年、创业者和企业中高层。


相比语言学习,做演讲需要更综合的能力,除了优秀的表达能力,还要有对生活的洞察力和对他人的同理心。倾听青少年的故事、帮助他们成长是最令我有成就感的。



那些在大人眼中不够成熟、不够自信的孩子,当有足够的支持和恰当的引导,仅仅5-7天时间就可以实现自信的大突破并能展现睿智的思考,让我和他们的父母们一次次收获惊喜。


TeenTalk的诞生


2016年,我在宁波诺丁汉大学创业创新管理即将毕业,毕业论文我以青少年演讲为核心内容写了一份商业计划书。当时只是本着认真的态度去完成一份作业,做市场调查、竞品分析、分析数据、写出报告,却没想到自己的项目成了当时毕业设计中为数不多的落地项目。



在交完论文的那个暑假,综合参考TED Talk、Toastmasters其他一些亲子组织的运营组织经验之后,我和几位妈妈一起建立起了TeenTalk亲子演讲俱乐部。


我们把成人俱乐部的活动流程和内容进行了调整,在形式和语言表达上更适合青少年的表达能力以及亲子沟通的需求。


2017年7月,我拿到了联合国系统职员学院(UNSSC)的实习offer,与此同时,俱乐部的发展也到了要上一个台阶的关键时期。


正当我陷入两难的抉择时,趁着回国办签证的那段日子,我与团队一起办了一场反响热烈的演讲冠军分享会。



去联合国工作是我的梦想之一,但一次次的与团队沟通,心中更强烈的感受是做TeenTalk这件未尽之事。于是我断然放弃了联合国的实习,开始提升俱乐部的活动品质,同时升级培训课程,投入青少年教育事业。


用演讲来探索

更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


作为在教师职工大院里长大的孩子,我并没有对学校产生多么深的感情,内心对许多扼杀“灵气”的传统教学方式深恶痛绝。


因为对于传统教学方式的厌恶,我一直积极探索更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student-centered learning)。我的课堂上,总是会设计很多互动的内容。相比传统的课堂,这会花费更多的准备时间,对教师的课堂掌控能力也有更高要求,但对于我自己来说,这是一个更有趣的教学过程,因为这样我才是和活生生的人打交道。



不过因为资源的有限,我在教学上也渐渐遇到了瓶颈。于是2015年我选择了去宁波诺丁汉大学深造,亲身体验西方的课堂。2016年我很幸运地拿到了英国政府全额奖学金,继续到伦敦大学学院(UCL)教育学院深造。


这个听上去名字不怎么响亮的学校其实是英国G5超级精英大学之一,而教育学院连续四年在QS世界大学教育学排名第一。我学的专业叫做有效教学和学习(MA Effective Learning and Teaching),研究课堂教学法、课程大纲的设计和如何有效做教学评估。


在这里,我遇到了一群真正热爱教学、真正做教育的人。英国教授在学术上极为严谨和客观,西方鼓励、启发式的教学令课堂充满活力。来自英国、美国、德国、新加坡、韩国、印度、土耳其、哥伦比亚的同学互相分享讨论做陈述,探讨各种有趣的教学实践和严肃的教育问题。



英国的同学都是当地的老师,所以我们共同设计了互动式教学项目到学校里进行实践。我从一个“少数派”变成了“正常人”。即便是在英国,教师都不是高收入人群。但是大家对于教育的热爱和认真态度,让我深受感动。


除了传统的课堂学习,我还进入欧洲最好的戏剧学院——英国皇家戏剧艺术学院(RADA)学习表演,这不仅是一种全新的学习体验,也圆了我二十多年的梦。话剧表演是语言艺术的高级形式,用英语表演话剧更是有挑战,而我的第一们表演课是看似简单实则难度系数很高的即兴表演。



即兴表演训练的不仅仅是语言表达能力、还有现场反应能力以及团队协助能力。这之后我又选择了小丑表演、声音表演作为自己的研修课程,课堂做得很多互动游戏,正是我梦寐以求的教学素材。


戏剧学习让我对专业的互动教学、玩中学有了更多的体悟和实操经验,而两年英制研究生学习,让我在保持互动式教学上的基础上变得更加严谨,从关注单个教学环节到关注教学项目的连贯性和系统性。


优质的课堂体验和大量文献呈现这样一个事实:学习不仅仅是大脑的事情,更和内心息息相关。内在驱动力才是实现可持续学习的有效途径。现在我把这些经验综合在一起,融入我的演讲课堂,让学生通过全身心参与的方式进行学习,发掘自身的学习主动性。




市面上很多演讲课程以讲座式教学为主、而且充斥着成功学的味道,但依然吸引了大量家长为孩子报名。


我希望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做一些改变:比如我的课堂是在舞蹈教室,这样身体就可以自由活动,孩子们就更能释放自己的天性。有些家长会觉得这和学校里规规矩矩的课堂很不一样,但对于我来说,这份允许可以让我更多看到他们的本质,也就更能够对症下药,帮助提高或者修正。


有觉察力也有包容心

  

2016年我拿到了英国政府的全额奖学金,开启自己的伦敦之旅。这个奖学金覆盖全球将近120个国家,支持在各个领域的潜在行业领导人。每个月,志奋领秘书处都会组织文化、体育和讨论类活动,邀请世界各国的领友参加。



得益于志奋领的组织,我们得的一些很难得的参观机会,比如英国外交和联邦事务部,我也有机会被选拔受到约克公爵的接见。


志奋领是一个拥有多元化的工作、学习专业和国家背景的群体,我们既探讨关于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教育公平等大问题,又分享在异国他乡的小确幸和小乡愁,那样的经历真的是once in a life time,一生只有一次。


在那个环境里,你会发现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发展和局限,不同语言、肤色、种族的人有着相似的情感和追求。



我特别喜欢伦敦政治经济大学一位教授的一段话:”If you are a Chinese, I ask you not try to defend your country. You need to be critical about your country. But if you are a foreigner, I hope you to consider the difficulties China is faced with. Think like a Chinese. We criticize a country because we love it.”


(如果你是中国人,我建议你不要为自己国家辩护。你应该辩证地看待它。但如果你是个外国人,我希望你去思考中国现在面临的困难。像中国人一样思考。我们批评一个国家是因为我们爱它。)


我摒弃了以往对于中国教育一味的批评,也看到了更多关于西方教育的真相:西方教育尤其在英国和美国的教育,也是十分重视考试、以考试成绩作为评定学生能力的重要标准(很多英美教育人欣赏的是芬兰、瑞士的教育)。



西方的课堂上也有很多“讲座式”教学的现象,不是每堂课都能激发学生的主动性;国内媒体的很多描述其实是拿西方最好的教学方式和中国普通的教学方式进行比较。这样的比较,给中国家长造成了恐慌和对抗心理,频添压力。中国现在的教育问题不是一个个案,而是全球化背景下的一个普遍问题。


我们无法改变大环境,却可以创造一个小环境。以高考为主要人才选拔方式的教育制度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存在,学校、老师和家长们会围绕此而工作,那我就做他们的补充——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补充,把孩子的学习压力转化为学习动力,同时促进孩子和大人间的良性互动,避免可能产生的心理问题。



这就是TeenTalk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志奋领奖学金面试时,我说未来我想做一个教育机构的孵化基地,引进英国资源支持中国教育发展。面试官问我一个问题:“为什么觉得是你做这件事?“我觉得当时没能回答好这个问题。


我欣赏的一位女性——盖茨基金会北京区首席代表、一土学校创始人李一诺说了一段话令我印象深刻:“我们如果有机会做这件事,是因为我们恰巧在某个时间某个情境碰到了这个机会,来成为做这件事的‘工具’。”


而这正是我内心的想法。


# #



- 更多志奋领故事 -

一个吃货玩家的志奋领求学生涯

去争取,世界会为你打开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