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干货分享 | 我如何横揽南加大及牛津剑桥PhD?

引知研究生申请 2019-11-07 13:52:56

文字 | 黄淇  编辑、排版丨王明荃


黄淇

中国科学院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

辅修物理

GPA3.8,托福104,GRE325

科研经历

中国科学院大学科创计划

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暑期科研

瑞士洛桑联邦理工

Master Research Project

被南加大、德州农工

材料科学专业PhD录取

被牛津、剑桥物理专业PhD录取


欧洲二月的大雪纷飞,连带着邮箱中刚刚收到的offer,让我焦躁不安的心平静了起来,那也应该是我自申请季以来,最轻松愉快的几天,也许好运确实会延续,就连回国飞机起飞前的一个小时,也能收到牛津导师急切的面试邀请。我的这些收获,都有引知导师的一份功劳。


我来自一所神秘年轻的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简称国科大。作为第一届本科生,自然是开天辟地的一拨人,也就导致了我上无学长学姐指点迷津的尴尬处境,申请季临近,却无从下手准备。


这时引知进入了我的视野。引知给予了学生充分的自主权,又有充足的方向指引和出色的文书修改,但总的来说,是我们学生对自己的申请负责,引知的导师们随时为我们提供问题解答和方向指引,这让喜欢everything in control的我深深被吸引,于是我就和引知签下了合同。


科研经历及文章

1. 海外交流经历半年(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材料专业世界排名非常靠前);在瑞士的实验室有一段科研,为其课题组写了一个分析AFM&MFM图像的程序,导师对我非常满意,并且给我写了一封推荐信。

2. 大学生科创计划一年科研经历,这段经历产出较多:有一篇已经写完的文章在投(一作);一篇还没写完的文章(一作);两个已经提交的专利;导师推荐信一封。

3. 中科研半导体所暑期科研实践,主要学习分子束外延技术(MBE);导师推荐信一封。



申请经验分享

我的语言成绩一直不太好,终于在我出国交流的前一天考出来了能用的成绩,那段时间给我的压力确实挺大的,因而对于要申请的同学来说,语言成绩要尽早考出来,特别是托福的口语部分,对于大多数中国学生来说,23分的口语并不是很简单。如果可以尽早考出来语言成绩,就可以多方一点时间在科研上,做出来好的成果不仅可以在paper方面加分,也会得到导师的赏识,获得导师的推荐。

 

海外的交流和科研经历确实让我长进不少,一方面让我口语水平有了更大的提升,让我在面试的时候能够和导师谈笑风生。另外海外导师的推荐信也是申请的强力助攻,面试我的所有导师,都对我在EPFL的科研经历非常感兴趣,有时候不会问关于我paper的科研,但一定会问我在EPFL的科研经历。所以,如果有机会,大家一定要去海外做一段科研,比如利用学校的交换学期等,因为国科大给了我们非常好的交换学习机会,因而我感觉自己也是非常的幸运,能够抓住这个机会来提升自己的背景。

 

科研的重要性自然不用提,其他一些申请的心得相信大家肯定也都有所了解,我也就不再说一遍了。但有一点知道我拿到offer后才意识到,那就是做科研的时候的导师和国外目标学校导师的合作关系,以及科研方向和导师的match程度,也是非常重要,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重要的事情当然要说三遍)。举个栗子我在瑞士做科研的导师,和牛津一个导师曾经有过合作,在牛津的导师面试我的时候,他告诉我说他们两个曾经有过合作,对我来说,这无疑是我的一个加分项,并且他非常需要一个来做MBE生长的学生,这和我的一段科研经历又非常符合,外加我其他的条件也不差,这位导师就墙裂安利我去他们的课题组。(虽然我后来很不好意思的拒了他)。另外一个例子是美国的一个导师,是我做暑期实践的导师的博后老板,他们现在的研究方向非常接近,而且我辅修的物理正是他们需要的,于是乎我就顺理成章地拿到了全奖。不过这些例子都是导师在录取学生时有较大权力的才会很有用,而对于委员会权力较大的那种则用处显得不是很大。


另外要注意的一点就是,英国和美国的系统有一定的差别,英国几乎不会给国际生奖学金,就算是申请奖学金(包括csc),也会有很多在5月之后才会出结果,这个时候美国的offer就已经过期了,因为我刚开始申请经验不足,拿到牛津剑桥的offer后等奖学金的过程也是非常难熬的,希望后来申请的同学在申请英国学校的时候提前考虑一下funding的问题。


与引知的合作经历

和引知导师的合作还是非常愉快的,在一次又一次的交谈后,我的口语水平飞速提升,帮我能在交换前拿到说得过去的口语成绩。


导师们的经验对我确实有很大的帮助,在无数次的文书修改后,发现自己对文书修改能力有了质的飞跃,这不仅仅是对我留学申请的帮助,也是对我英文写作等能力的提升,而且我也慢慢掌握了各种申请的套路,从此变成申请老油条哈哈哈~~ 在我心里他们已经成了我朋友了,现在即使是一些非申请的问题,有时候我也会跟他们聊一聊,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