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牛津商学院院长: MBA课程和驾驶学校

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OxfordSBS 2019-05-17 18:06:19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微信


根据Bloomberg新闻网站2月20日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院长Peter Tufano撰文Oxford Business Dean: MBA Programs Should Be More Than Driving Schools 翻译。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MBA项目就像是高级驾校。我们教导学生如何驾驭世界上最强有力的引擎:商业。我们教导如何让引擎完美构造(运营),如何运用特殊的燃料(金融),以及如何让每个零件协同工作(组织与领导力)。不仅如此,我们还指导如何监督测量(会计),以及如何高速行驶并克服恶劣的天气条件(战略)。


将这个比喻展开,我们近年开发的课程模块则是关注:“我们为什么要开车”-这样一个涉及诚信义务、人生观、社会准则等法律原则,甚至是信仰的本质问题。对“为什么”的追问,将帮助推动商业不仅对股东,也对客户、雇员、所在社区以及未来一代负责的理念。这种讨论不仅有益,且早该进行。


如果进一步拷问这个比喻,便会发现我们遗漏了重要一环,即:我们培养的毕业生将去何方?对于这个问题,商学院们大都上采取了不可知的态度。


当我们无法回答“去何方”时,商学院的评估和教学就会受到影响。目前各种MBA项目排名体系,很大程度上由薪水以及薪水涨幅这个重要因素决定。这一规则暗中决定了“去何方”的答案——将你的毕业生送去最高薪的职业。



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院长Peter Tufano教授


最近我与我们一位MBA毕业生共进晚餐,她成功进入了一家一流投行,却打算跳槽到一家社会企业。当我称赞她的热情并表明支持时,我不会天真的以为,当她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我们学校的排名不会受到负面影响。对于商学院排名的追求将导致院长们呈现分裂的人格:一方面赞赏推动社会进步和创业的人,另一方面则暗地里希望大多数人在三年里直奔有令人瞩目薪水的工作,以提高商学院的排名并支持未来的捐赠。


不考虑“去何方”问题也会损害我们的教学。战略课程教会学生们长期来看哪个行业哪些公司会有最高的利润,并定位个人价值。但是我们如何向学生展示商业对于人类影响最大的领域----社会价值?


在我与CEO们的会面中,我让他们列出未来25年哪些因素会根本性地改变社会和商业。一个常见的回答是关注人口结构上的变化:下降的出生率以及延长的寿命。美国、西欧、中国和日本的老龄化问题将影响到医疗系统、金融市场、房地产市场以及消费品领域,这几乎将涉及到商业所有领域。


我询问了我们的新生,他们是否认为需要学习这类大趋势来帮助定位社会价值。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是的!”我们不能期望自己的学生成为这些领域的专家,但他们可以思考这些问题对行业和公司的影响。如果久经沙场的CEO们和未来的商业领袖都认为这些材料是有用的,那为何对这些未来紧迫的社会挑战的审视研究没有出现在我们的教学课程中?


我们没有教授这些内容是因为我们被自己的组织结构和思维定势束缚了。我们的教授指导“如何驾驭”金融、经营、会计或市场营销领域。就像驾校教练,“去何方”,并不是其职责或专长。在人口结构、自然资源稀缺性、新技术、地缘政治变化和其他大课题方面,我们缺少专家。




于是通过与牛津其他院系专业的同事共同协作,我们设立了一项必修课----全球机遇与挑战:牛津(GOTO,Global Opportunities and Threats)----专注于包括人口变化、大数据和水资源分布等大趋势课题。大部分28岁左右的MBA学生还没开始思考生育率、老龄人口或移民问题。一旦他们开始关注这些方面,新的想法就会不断涌现,如对于老龄人口的新住房形式与医护监测,和简化移民流程的方法等。这些想法对于商业和政策制定者们都有积极的价值。


GOTO的意义不仅限于是一个缩写。它代表了MBA学生们应该是他人“Go To”寻求解答的对象。通过让我们自己和学生关注解决社会问题,课程将帮助他们更好地发现给人类带来重大影响的机遇。


商学院应该不仅仅是驾校。我们需要驾驶员,更需要制图者,为社会前进提供的地图。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阅读英语原文。

搜索 ID:OxfordSBS,关注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微博、微信公共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