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十衷|我们需要周杰伦

十衷 2019-06-27 22:14:20

穿梭时间的画面的钟/

从反方向开始移动

                                                       ——周杰伦《反方向的钟》

2018.2.7




镜头拉回到十几年前,那些酷热难耐的夏天,街头蹲着头发五颜六色的非主流,电视机里《还珠格格》一枝独秀;

我们手头零用钱还不多,笔记本上认真抄录着歌词,装五号电池的mp3风头无两。


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

你转头望着窗外出神,数学老师在讲课,电风扇有气无力的转动。

南国多雨,雨季来时,你和喜爱的女孩回家路上。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


一整个青春,回想起来,是周杰伦拿起了麦克风。




有次采访,面对口齿不清的质疑,他的回答是:对人声的态度并非主体,而是与弦乐钢琴、鼓点一样作为音乐的一个组成部分,在乎呈现效果而不在逐字逐句是否清晰,歌词唱太清的话,要歌词本干嘛。


盯着电视机的我,震惊的目瞪口呆。

妈的,连舌头不利索都能圆的这么好的男人,不愧是我偶像。


在大部分普通的孩子生活里,无论多喜欢他,还是只能透过电视与网络来了解他。

每每电视上出现他的身影,家里人也会打趣着说:来吧,你的周杰伦,我不调台了。

而父亲听到《青花瓷》、《菊花台》、《东风破》这些合他胃口的歌,甚至会点着头哼唱,而不是再讽刺他的吐字,与有荣焉。


初三时和喜欢的女生回家,毕竟路上有一条步行街,街头的内衣店店长估计也是爱的不行,每回经过店门口总能听到破音响扯着嗓子放杰伦的音乐。

好一家清新脱俗的内衣店。

这时我就会拉着女孩听完才肯走,背对内衣店,跟着拍子点头,吃臭豆腐或是丸子。




上高中之前,网络上极其流行“周杰伦江郎才尽”论(其实就是qq空间里)。

那时候愤慨不已,拿着连wifi都连接不了,一个月30M流量的手机不停与网友们唇枪舌战。

弄了很久才明白,就像苹果手机,从无到有比从4到8代给人们的震惊更强烈。当人们对周杰伦的宽容度默认为:一声爆炸后出现的歌手。那除非他出车祸,那么再难给人们同样的震惊。

心理学上有个词来形容,具体叫什么我忘了,你们谁知道麻烦留言一下。


大学之前,连逃个课都不敢。

那么,看起来很叛逆的周杰伦,看上去就是很厉害的人。

我们越来越个性化,音乐软件会根据喜好推送来不同语种与曲风的音乐,有些人看书,有些人不看,有些人喜欢张惠妹,有些人喜欢霉霉。

只有说起周杰伦,我们会不约而同的点头。


我偶像超酷,你也喜欢吗。



甚至不敢想象没有周杰伦的世界。

我狭隘而目光短浅,我的世界就是我自己。

没有周杰伦,我的青春会失色几分。


不会对饶舌感兴趣,不会去查蓝调与节奏蓝调的定义,不会在学校晚会之前偷偷练两个星期的吉他,不会写出那些漂亮的词句,桌面上不会刻下歌词。


《圆游会》的可爱,《以父之名》的可爱,《大笨钟》的可爱。

当编曲与词曲演唱都巧妙的如同挠你痒痒一般,恰到好处,甚至多了三分舒爽,一切都变得可爱。

可爱至极。




最为人所称道的是,他的中国风音乐。

早在杰伦之前,有许多人对中国风进行过尝试,胡彦斌没唱红,陶喆也没做到极致,黄霑的《沧海一声笑》与林夕周华健的《难念的经》大概是最了不得的尝试。

《沧海一声笑》给了我们五声音阶做流行乐的种子,歌词磅礴大气古风古韵。《难念的经》立足于《天龙八部》,爱恨情仇禅意人事都在其中,这是林夕的不世才情。


周杰伦以扎实的西洋乐底子,以流行音乐为里,五声音阶与民乐为表,方文山的词为其魂魄,让流行乐坛上挂起一阵“中国风”。

提起周杰伦不可复制的音乐成就,我们除了感叹其带有浓厚个人特色又符合我们想象中温婉优美的“中国风”意向,还由衷承认他的搭档为其增色不少。

能写出“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水向东流,时间怎么偷。”与“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的词人,以美来论, 当世无出其右者。


真正喜欢音乐的人,鲜少对某一位音乐人极度追捧。

在不同的音乐领域,都有各自的理解与探索,流行音乐数十年,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不计其数,再难有歌手让人目瞪口呆。

周杰伦不同。


同时期的歌手有陶喆王力宏等,往前看更有罗大佑李宗盛等大师。

周杰伦以他的方式,拓宽了我们对于音乐的认知。

在公众接受度并不很高的两千年,他是父辈严重“念经”的歌手,比李宗盛自说自话的念白式唱腔还扯。

周杰伦说,在规划每张专辑时早有考量,这首歌可以拿来做前菜,这首歌是重头戏,要有钢琴为主的抒情歌,这一首呢可以比较摇滚一点,然后这一首......

电子音乐、摇滚乐、饶舌乐、放克.......每张专辑里都自有分工,融合了不同风格后取其精华化为己用,这是周杰伦的狡黠。


与更多流行歌手相比,制作专辑的思路不同。普通的流行歌手制作专辑,是收来不错的歌,就都放进专辑里,削弱了制作人的制作权限,整体性也不如创作歌手。

而周杰伦的“多情”,在音乐上给了听众极大的享受空间,以专辑为单位听歌时,是他规划好的各色菜肴,荤素得当,凉热皆有,非得要你看他能烧出多少菜。


对了,你最喜欢哪首?

写不下去了

发现写一年也写不完

干脆不写了

 ——得闲conmen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