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牛津大学教授:别再早睡早起了,这是错误的!

洞见 2018-11-10 15:10:21

请点击上面 免费关注本账号!

来源:搜狐网



早睡早起是错!误!的!




小我们就听一句话,早睡早起身体好。还有诸如此类的早起的鸟儿有充斥,早起的XXXXX。


小的时候,觉得这样还是很正常的。但是随着年龄慢慢变大,睡觉和起床时间也拖得越来越晚。这个时间在大学时期达到了一个巅峰。




但是,早睡早起这个谚语遭到了权威数据分析的挑战。因为有学者表示,早睡早起就是一句彻头彻尾的废话。


在国外大学Final期间,许多人都会选择熬夜复习,这得到了权威教授的支持。


牛津教授:推迟上学时间,可提高成绩


牛津大学的这位学者叫Paul Kelley,他的一项研究表明,10岁的孩子自然睡醒的时间是6点半,16岁时是8点,18岁时则是9点。


论文中指出,不同年龄段的人群,有着不同的睡眠时间。


“比如,对于一些孩子,7点叫醒他们,相当于把50多岁的老师在4点半叫醒。”


除了睡眠时刻表跟年龄有着直接的关系以外。


Paul教授表示,10岁儿童在上午8:30之后才能专注地学习,16岁的青少年在10点之后开始学习才能有最好的效果,大学生应该从上午11点之后开始学习。

他表示,只要学校能够按照这个模式去进行授课,除了时间安排不用做任何调整的情况下,学生的成绩至少会提高10%。


他以前是一所中学的校长,在他将上学时间从上午8:30推迟到上午10点之后,获得高分的学生人数增加了19%。


尤其是针对现在的青少年,生物钟设定基本上是在午夜时分才会产生困倦的情绪,这个时候自然地去睡觉,然后睡到上午10点左右。



这样才能确保这些年轻人的精神完全清醒、注意力集中。


Paul教授并不是唯一一个提出早睡早起存在问题的学者,之前美国儿科学会同样表示,早睡早起这种事情,对于学习没什么益处


该学会曾建议,初中和高中将第一堂课开始时间推迟至8:30或者更晚,并建议睡8.5至9.5小时,使学校的课程时间安排和青少年的自然生物钟协调。



为了验证,自然生物钟能否促进学习。


牛津大学对英国100家学校,几万学生展开了调查。


为了配合这项调查,这些学生都是从10点开始上课。


调查结果预计将在2018年公布。



睡不够,不够睡,已经成了很多国家青少年面临的严重问题。


有的是因为娱乐生活过于丰富,但是大多数都是因为学习压力过大。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今年发布的《中国少年儿童十年发展状况研究报告》表明,近年来,我国中小学生睡眠时间持续减少,近八成睡眠不足。


这样对于学习效率影响十分严重。


 早睡早起会影响学习、工作效率


Pual教授认为:朝九晚五的上班时间是违背生理节奏的。而且是十分不合理的。


这一强制规定的上班时间和人体本身的自然生物钟存在分歧,也就是说,很多人在强迫自己的身体早睡早起,这样会对他们的工作表现、情绪和精神健康构成了“严重威胁”。


更别提现在很多工作都要起得更早。


他说,55岁以下的成人的工作时间应在上午10点,而不是9点。10点之前开始工作可能导致员工生病、疲惫不堪、倍感压力。


纽约客:有40%的人在生理上不适合早睡早起


美国著名杂志《纽约客》在二月份海报道了一项科学研究结果,有40%的人在生理上不适合早睡早起。


并且将人细分成了两种类型,按照按生物节律进行区分:早上容易兴奋的人和晚上容易兴奋的人,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早起鸟和夜猫子。



顾名思义,早起鸟类的人群,在早上效率更高更能掌控自己,无论是情绪还是思维。这类人在早上效率奇高,但是到了晚上,往往开始思绪混沌,精神萎靡。


而夜猫子的黄金时间则在晚上,这个时间段他们思绪发散,精神集中,情绪兴奋。反倒是早上的他们,根本起不来床,强迫自己起来,也只能是浑浑噩噩的浪费时间。


对于人体控制睡眠的机制,科学家们普遍认为是由两套系统决定的,一套是调控睡眠需求的睡眠内稳态,它决定你活跃时间是早上还是晚上;另外一套系统,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生物钟。


它们在能否和谐共处是个未知数,尤其对于“夜猫族”来说,可能身体节律已经困得不行了,生物钟却会淡定地告诉你:少年,该起床了!每天处于这样分裂状态的人可能会在低效中度过每一个困倦的早晨。


基因决定你是“早起鸟”还是“夜猫子”?


你到底是“早起鸟”还是“夜猫子”?根本决定因素在于你的基因。


据睡眠专家尼尔.斯坦利称,已经有6种基因被认为和睡眠类型有关。举个例子,有一个名为DEC2的基因有独特功能:它的表达受到生物钟的调节,而表达出的蛋白质又会反过来影响睡眠的时长。



基因是人体自带的一种固有天赋,强迫改变的话,比如,作为早起鸟的你,强迫自己变成一个夜猫子,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强迫自己这样去做,换来的结果就是,注意力消散,精神不集中,长时间下来就会导致记忆力减退,思维缓慢等一系列症状。


所以,不是你能熬夜,就代表会学习好,也不是你能熬夜就代表工作效率高。


你适合在什么时间段睡觉,什么时间段睡得最香,都是基因决定的。


晚睡能变聪明?不,只是聪明人睡得晚


其实,一直以来,睡得早和睡得晚,到底哪一种对人体更有益处,一直都在争论。


早睡派和晚睡派的口水,就没有停过,今天你发一个论文,明天我必然要用别的数据怼回去。日本还有个专门的“早起心身医学研究所”,跟晚睡党死磕到底,真是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其实,在上个世纪,我大土澳的悉尼大学就已经参与到睡眠问题的研究中了。


悉尼大学的心理学家和美国空军合作,研究睡眠时间早晚对智力的影响。


结果,研究发现,夜猫子的记忆力和记忆敏捷度也就是记忆速度要更强一些。


2007年,意大利研究人员提出了另一个议题。夜猫子的创造力高于早起鸟型的人。


从科学角度来分析这种现象,:夜猫子型的人更习惯用右脑从事创造活动,而早起鸟型的人更擅长用左脑从事逻辑思考。



进化心理学家金泽哲认为智商高的人更能适应晚上的工作节奏,不过把控各种因素之后,由于智商差异造成的睡眠时间早晚也比较微小了。


2014年的搞笑诺贝尔奖就颁给了一个关于晚睡的研究,研究发现晚睡的人虽然在日常生活中表现得更好,但同样更容易有自恋、控制欲和心理变态的倾向……


晚睡也需要睡得好


其实,很早以前我们就讨论过一件事情,深度睡眠和浅度睡眠的问题。


有些人每天只睡4-5个小时,依然神采奕奕,精神饱满。


比如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在工作日时间里,每天晚上只睡4个小时,白天依旧可以保持极高的工作状态和旺盛的精力。


同样是因为基因问题。

2012年美国癌症协会公布了一项长达6年的大型研究结果,通过追踪发现死亡率最低的是每晚平均睡7个小时的人。名列第二的人每晚平均睡6个小时,而人们传统认知中的“8小时最佳睡眠”拥有者竟然比每晚睡七小时的人死亡率高出12%。而另一项哈佛的研究证明,每晚睡9-11小时的人会产生记忆障碍,而且比坚持睡8小时的人更有可能患上心脏病。


所以,睡得多,不代表睡得好。


睡得多更不代表身体好。


最后的论证问题,又回到了最初的那个点上:早睡早起这句谚语不一定就是正确的,具体的情况,还要取决于基因问题。


是不是有一种恍然大明白的感觉,为啥我一直学习不好,就因为我天天起的太早了。

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一直低头闷声吃饭。好不容易把饭吃完,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等到马车来了之后,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龙姐,谢谢款待,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说道:“呵呵,就怕招待不周,你们路上慢点。”无论怎么看,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再见。”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一切都小心翼翼,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车一走开,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我呸,这个疯婆娘。”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车夫可是这里的人,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她俩只好一路沉默,总算到了营地。下车之后,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现在还去不去了?”尹菲菲说:“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我们一起长大的,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左芝点了点头,说道:“嗯,好,希望你能明白,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正说着呢,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应该是恋爱了。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拉着左芝的手说道:“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和她去夜店玩了吧?”左芝说:“哪啊?我是这种人吗?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蓝凌琪低声道:“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左芝说:“哪里啊,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没一个好东西,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好了,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这时候,齐松说道:“行行,这可是你说的啊,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左芝一拍脑门,说道:“哎呀!对了,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今天请大家吃饭哈!”大家伙马上叫好,尹菲菲拍着巴掌说:“好,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行行行,我们去个大饭店,好好吃一顿。”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定在第二天吃饭。与此同时,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都纷纷打招呼,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见到门开着,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显得非常气愤。雄锡山走了进去,笑着打着招呼:“左指挥使,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