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牛津大学校长的一天

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OxfordSBS 2020-07-31 15:52:17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微信


路易丝·理查德森教授(Professor Louise Richardson)自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履职,成为英语世界最古老大学的第一位女性校长。这位牛津首任女校长如何度过她的一天呢?今天,我们就跟着牛津大学面向员工的杂志《蓝图》(Blueprint),从记者马特·皮科斯(Matt Pickles)对理查德森教授的专访来感受下牛津大学校长的一天。


刊登于《蓝图》杂志的专访原文


早上六点钟,路易丝·理查德森教授的一天从泡咖啡与读报纸开始。“从我来这里到现在,没有一天牛津大学不出现在媒体报道中。”她说道。随后,她开始为当天的工作和即将发表的讲话做准备,“我是一个习惯早起的人,我的头脑在这个时候最为敏锐,因此我会把重要文件的撰写安排在早上。”


早上八点半,她会准时到达位于克拉伦登楼(Clarendon Building)的办公室,开始投入到接连不断的各项会议中——她要会见大学的管理层、捐赠人、来访政要、以及决策者们。她有时也要讲课,前往伦敦,或是到海外出差。她每接受一个邀请,就需要拒绝掉另外九个。晚间,她通常需要主办或出席晚宴活动。她的一天很少会在晚上十点半之前结束。


校长办公室所在的克拉伦登楼建于1711-1715年间


2016年2月25日,理查德森教授一行代表牛津大学在白金汉宫获颁女王周年奖(Queen's Anniversary Prize)


尽管理查德森教授的日程总是排得满满的,这些计划仍难免被突发的紧急事件所打乱。光是今年,就有两个院系因为Tinbergen大楼中发现了石棉而迁址,而左右两翼政党中也都有议员在媒体中批评牛津。


校长工作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理查德森教授如何能避免过度疲劳呢?“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获取能量的方式,而我从与人互动交流中得到力量,”她表示,“我能够接触到最优秀学生和工作人员——他们都在各自的学习和工作中表现出非凡创意。我很喜欢跟学生相处,我的孩子也是差不多的年纪。我是名副其实地‘保持初心’的典型——从17岁迈入大学校园之后就从未离开过。”


校长的工作并非一直像当代这般紧张。“噢,从我念本科的时候到现在,已经发生了巨变。”她说道,“跟我目前的状态相比,印象里当校长曾是一个更加轻松休闲的角色。以前的校长们比我现在拥有更多的时间去开展学术工作,而如今像我们这样的大学也变得庞大而复杂了。”


牛津这份工作格外充满挑战。虽然理查德森教授以前在圣安德鲁斯大学(St Andrews University)和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担任过类似的职位,但她表示,此前从未预料到她这一年会面临如此严格的舆论监督。“牛津大学校长俨然就是一个公众人物,这一点让我感到意外。”她说道,“在很多社会问题上,牛津就像是新闻报道的引雷针,我的一言一行都被放在显微镜下细致观察。想要胜任牛津大学校长一职,需要具有强大的韧性。”


当每日行程如此紧凑时,难免会缺乏用来进行长期规划的时间。但是校长的目标明确,她需要改变大众对于牛津大学的认知。“我非常希望改变牛津的公众形象,让大家都能认识到这是一座唯才是举的机构。”她说道,“我希望我们大学因为有在各自学科最聪明最热情的人才而举国著名。”


她认为要想达成这一目标,大学教员发挥的作用至关重要。“我们的员工与当地社群紧密相连,而他们是我们最好的大使。”她说道,“他们了解我们的学生不都是出身上流社会,并分享那些来自于不同背景的学生们的故事。”她进一步举例,提到了之前在圣安德鲁斯,大学职员们说服来自非传统背景的学生申请入读这座苏格兰的著名学府。


理查德森教授在OXFO揭幕活动后与来宾交谈


校长的另一个目标是提升大学的工作效率——这意味教员们需要更多的灵活自主权,而无需事事都通过繁复的磋商和会议来定夺。职员的重要性也体现在主动发现可以改善的地方。“我们的教员们总能有最好的想法,使工作更具成效,”她表示,“我希望我们可以营造一种让大家乐于各抒己见的氛围;同时,也能有完善的机制,聆听和讨论这些想法,并期望加以落实。”


理查德森教授还有其他旨在改善教员生活状态的计划。她希望能够“大幅度地”增加大学员工可负担的住房。她想为职业发展创造更多机会。并且她也将非常乐于在每学期四次的开放办公室时段接待更多教员,听他们分享自己的经历。


“了解大家在大学的生活和体验使我受益良多,哪怕有时只是投诉也无妨,”她说,“跟学生们和教员们保持近距离沟通能够切实帮助我时刻把握这所学府的脉动。”



更完整深入地了解牛津大学的管理体系?不妨跟随我们一起探秘牛津大学校董会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牛津大学校长专属页面


长按读取下方二维码,关注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微信公共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