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报告 | 牛津大学网络研究院:全球有组织的社交媒体操纵盘点

互联网研究前沿 2018-11-08 16:43:07

点击上方“网络空间治理创新”可以订阅哦


前言

牛津大学网络研究院“计算宣传研究项目”(Computational Propaganda Research Project)日前发表2017年第12号研究报告:《水军、喷子和麻烦制造者:全球有组织的社交媒体操纵盘点》(Troops, Trolls and Troublemakers : A Global Inventory of Organized Social Media Manipulation)。该报告比较了28个国家的网络宣传活动,清点了网络宣传的消息种类、价值(valence)和通信策略,并根据组织形式对其项目预算和人员配置方面的能力进行了评估。



报告显示,最早关于“有组织的社交媒体操纵”的报告出现在2010年,到2017年已经有28个国家的情况有迹可循。隶属于政府、军队或政党团队的网络部队致力于操纵社交媒体舆论,作为一个普遍的全球性现象,许多国家调用大量资源和人力来管理和操纵在线舆论,有时针对国内受众,有时针对外国公众。几乎每个威权国家都会通过社交媒体有组织地针对本国受众进行宣传,但针对外国公众的社交媒体宣传却不常见。然而并非只有威权国家才这样做,最早关于政府参与舆论推动的报道就涉及民主国家,并且政治传播技术的创新都来自政党。样本中几乎所有的民主国家都曾组织过针对外国公众的社交媒体宣传战,而针对本国选民的宣传都是由政党支持的。


一、策略、工具和技术


网络部队使用各种策略、工具和技术进行社交媒体操纵。一般来说,团队有一个总体性的沟通策略,包含创建政府官方应用、网站或内容传播平台;通过或真或假或自动的账户与社交媒体上的用户进行交互;创建具有实质性内容如图像、视频或博客的帖子。

 

在各国有组织的社交媒体操纵中,从跟帖评论到针对个体的单独行动,从政府资助的账户、网页或应用到采用虚假账户或计算宣传,内容从正面支持(positive support)、开喷骚扰(trolling and harassment)、情感评论(emotive comments)到信息事实核查(fact-check information)等,招数众多。而团队发消息和与用户在线沟通的价值也不同。价值(valence)通常用来定义消息、事件或事物的吸引力(好)或回避程度(坏)。一些团队在网上与公众互动时,会使用亲政府、积极的或民族主义的语言;而其他团队会骚扰、捣蛋或威胁表达反对意见的用户;还有些网络部队将发表中立的意见,旨在分散或转移对正在讨论问题的关注。

 

报告指出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在选战中均通过社交媒体操纵舆论,但大众也许并不知道政府在使用这些工具来秘密影响他们。党派与威权国家使用同样的工具和技术操纵舆论,也许动机不同,但是不透明的情况下很难区分。


二、组织形式


网络部队通常由不同的成员构成。在某些情况下,政府有自己的内部团队,这些人被聘任为公务员。其他则外包给私人承包商或志愿者。2015年1月,英国宣布其77旅(British Army’s 77th Brigade)会专注于在脸书和推特上对敌人进行“非致死性心理作战”(non-lethal psychological operations),主要通过“动态叙事”(dynamic narratives)来打击恐怖组织的政治宣传。美国网络战群体DARPA(包括美国网络司令部、美国国际开发署、空军以及五角大楼)经由政府有组织的论坛作业通过社交媒体改变公众舆论。

随着时间的推移,网络部队的组织模式已经从涉及社交媒体舆论操纵实验的军事单位覆盖到与政府签订合同开展社交媒体宣传的战略传播公司。例如Centcom 和技术安全公司 HB Gary就是美国政府雇佣的代表美国政府特别项目的合约商。2011年,匿名组织称骇入 HB Gary 服务器,发现该公司为美国政府雇佣,开发了创立虚假社交媒体账号和水军的软件。这些账号被用来在有争议的问题上操纵民意。


2017全球有组织的网络部队密度图


三、组织预算、行为与能力建设


网络部队的预算、行为和能力各不相同。团队从小于20人的小团体到超过200万人的庞大网络都有。关于网络部队的预算和支出金额的资料相对有限,不过也依然有些数字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例如厄瓜多尔与私营企业签订网络部队合作合同,平均每笔花费20万美元;为叙利亚政府签约工作的EGHNA,通常项目的成本约为4000美元;在俄罗斯,用来进行社交媒体操纵行动的军费开支逐年增加。

 

网络部队经常组织能力建设活动。主要包括:培训人员以提高其生产和宣传的能力;奖励和激励高绩效个体;投资研究和开发项目。在培训人员方面,政府将提供课程、教学甚至夏令营,以帮助网络部队做好与社交媒体用户互动的准备。在俄罗斯,网络部队会聘请英语教师教授他们与西方受众互动时正确的语法。其他培训措施侧重于“政治学”,目标是阐述俄罗斯对当前事件的看法。在阿塞拜疆,年轻人被提供博客和社交媒体培训,帮助他们的微博网站更有效地抵达目标受众。

 

奖励制度有时被开发出来鼓励网络部队传播更多的信息。例如在以色列,政府为学生提供以色列“亲社交媒体活动工作奖学金”,而培训和奖励计划通常一起进行。在北韩,年轻的电脑专家会受到政府的培训,顶尖选手会被选中进入军事大学。而一些民主国家的网络部队正在对“网络效应”等领域进行投资研发,掌握如何使消息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和放大。例如在美国,2010年DARPA资助了一项890万美元的研究项目,通过跟踪用户对网络内容的回应以了解如何使用社交媒体来影响人们的行为。


四、结语


在许多国家,网络部队都有多个联盟、资助者或客户。虽然有组织的社交媒体操纵主要来自政府或政治机构,但搞清楚在哪些国家里,其他行为体也在利用网络部队进行活动同样重要。网络部队在将来无疑将持续存在,不断演化,成为全球现象。


全文PDF下载



编译 | 方师师  编辑 | 赵闪

长按识别文章后面的二维码

即可下载PDF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