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人物】这位来自清华附中的学霸 想在美国大学做“球霸”

腾讯NBA 2020-01-13 12:44:51

独家专访中国NCAA女篮第一人谌玥

美国西海岸,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新学期伊始,蓬勃的朝气洋溢在这所美国最著名的公立大学校园里,洋溢在一张张青春面孔上。

校园很大,犹如一个生活便利的小城镇,热闹又活泼。走在诺大的伯克利校园里,身高一米九六的谌玥很难被人忽视。

同样难以让人忽视的,是她那一副时刻微笑着的东方脸庞,更是背后特殊的身份——从清华附中高中毕业后,谌玥获得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全额奖学金,也就此成为了中国历史上首个参加 NCAA 一级联盟(Division I)的女篮球员。

离开清华园,迈入伯克利,这位曾经“学霸”的下一个梦想,就是在美国大学的球场上,做一名“球霸”。

谌玥

一次训练营,播下篮球种子

在谌玥还不记事的时候,篮球就已经是她生活的一部分了。

谌玥出生于篮球世家,爸爸谌彬和妈妈刘晓云都曾是职业篮球运动员。12 岁那年,小谌玥被父母的朋友带着,和一群小孩子参加了一个叫“少年NBA”的篮球训练营。当时整个训练营有 78 个队员,只有两名女生,其中一个就是谌玥。

训练营的教练名叫理查德-史密斯,是犹他爵士的篮球运营总监。身高超过一米八的谌玥很快吸引了史密斯教练的注意,并入选了最后的决赛。

“她个子很高,比较瘦,人有点害羞,”回忆起训练营里的谌玥,史密斯教练宛如昨日:“她骨子里有种精神。一个女孩,把自己放在一个全是男生的营地中,这么刻苦的训练。这么过人的毅力,应该得到回报。”

作为努力的汇报,史密斯教练选了谌玥进队,爱称她为“大女孩”。赢得比赛后,谌玥获得了来美国观摩 2010 年NBA全明星的机会,并且和自己喜欢的球星霍华德合影。

谌玥与霍华德在训练营中合影

对于史密斯来说,谌玥或许只是球场上见过成百上千的篮球苗子之一。但对于小谌玥,史密斯教练就是自己的第一位恩师。因为父母的原因,在家庭氛围熏陶下的谌玥从小就“玩球”,但是从来没有接受过专业的篮球训练。“从某种意义上,史密斯是我第一位篮球教练,”

“严厉“往往是教练的代名词。“可他第一次见面他就给我一个很大的拥抱,”史密斯的友好和亲切让谌玥不敢相信:“原来篮球教练还可以这样的。”

一场比赛,从此改变人生

篮球训练营结束后,谌玥和史密斯像两条有过交点的直线,又回到了各自的生活轨迹。直到三年后,谌玥看到了一场改变她人生道路的 NCAA 比赛。

那是 2013 年的 NCAA“疯狂三月”,路易斯维尔和杜克大学在八进四的淘汰赛竞争惨烈。比赛中的一个镜头,深深地震撼了还在读高中的谌玥。路易斯维尔大学后卫凯文-威尔在一次争抢落地时右腿骨折,腿骨直接刺穿了皮肤,场面极其惨烈。

“他当时肯定特别特别疼,他的教练和队友都已泣不成声了,可是他躺在担架上还在安慰大家,叮嘱队友一定要拿下比赛。”回忆当时的画面,谌玥依然心有余悸。

路易斯维尔最终赢得了比赛,挺进四强。而威尔在受伤后的表现,更是给谌玥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那一瞬间,我真的就被这种青春与热血,篮球与拼搏的精神深深感动了。那时候我觉得打篮球就变得很纯粹。”

在比赛中受伤的威尔

一场比赛,让谌玥“真正爱上篮球了”。

美国的篮球沃土,吸引着谌玥想打球又想读好书的心。她翻出了 12 岁时训练营结束后,史密斯教练给她留下的那张已经发黄的名片,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自己的“伯乐”发了一封简单而恳切的邮件:

“史密斯先生,我是你在北京遇到的那个大女孩。我想来美国打 NCAA。”

史密斯教练当然记得这个又高又腼腆的篮球姑娘。很快,邮件通过史密斯教练转给了 NBA 中国办公室。一来二去,谌玥打球的视频集锦,便躺在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ley)女子篮球队教练的电子邮箱里。

一次对话,选定梦想大学

在一段视频集锦里,伯克利女篮主教练林赛-高特列布第一次认识了谌玥。视频里的这个女孩子身高过人,身手却分外灵活。“她的球感不错,很有潜力。”

从小身高就出众的谌玥从来不驼背,这一点让主教练很欣赏:“有些孩子因为长得高而尴尬,会下意识地驼背让自己和一般人看起来差不多。”

由于相隔万里,谌玥和伯克利刚开始接触的方式,和本地学生有些不一样——和教练组的初次“见面”是通过 Skype 网络视频。透过摄像头,教练对谌玥的性格有了初步的认识:“能感觉到她是一个快乐,温暖的人,她一直在笑。”

“我当时很紧张,英文也不流利,”谌玥回忆道。

因为对谌玥的几轮面试比较满意,球队便派助理主教练夏尔敏-史密斯到中国考察谌玥。史密斯教练飞到中国,亲眼看到了在上海客场比赛的谌玥:“那天谌玥身体不舒服,可是在场上却很有韧劲。”

训练中的谌玥

谌玥对那场比赛也记忆犹新:“那场比赛非常艰难,球队落后了十几分,可我就有一种不服输的精神。这也让教练对我在赛场上的印象。”

“女儿身上有一种不服输的特质,”爸爸在谌玥很小的时候就观察到了这一点。后来,便有了谌玥和父母一起到伯克利的正式考察。

“我们刚见面就觉得很亲切,还一起去了旧金山中国城。那时候我就觉得,来这里读书打球可以为谌玥带来一个全新的体验,对我们球队的队员来说也打开了崭新的视角,”谈起和谌玥及家人的初次见面,主教练历历在目。

正式考察可不止伯克利一家。谌玥和爸爸妈妈还一起看了篮球名校北卡罗来纳大学和乔治亚理工大学。“我觉得自己特别适合伯克利这支球队,而且这里学术氛围好,亚洲学生比较多,”

不需要犹豫,谌玥选定了这所第一眼就爱上的大学。

一次留洋,汗水与泪水并存

留洋,绝对不是“从此过上幸福生活”的童话故事。即便是获得全额奖学金,走进伯克利校园的谌玥,道路依旧充满坎坷。

刚来的头两个星期,谌玥的每一天都充斥着挫折感和泪水,“一点点小事就能号啕大哭”。远离家园的陌生感,父母不在身边的孤独感和文化差异的恐惧感,让谌玥无所适从。她想回家,想放弃奖学金,甚至想从此和篮球告别。

“她性格里的乐观和向上帮助了她,”主教练林赛说到:“她没有把这些感受憋在心里,而是把情感释放出来,向我们寻求帮助。”

“我当时坐在学生顾问的办公室,什么都没说就开始哭,后来分别和主教练,助理主教练打了一两个小时的电话,她们还带我去了学校里的心理咨询。”在全队的支持下,谌玥在这个离家最远的地方感到了家的温暖,逐渐平复了心情。现在回头看自己的当时的脆弱,谌玥会心一笑。

“痛苦难以避免,而磨难可以选择。”谌玥把学校的个人主页换成了村上村树的名言。

比赛中的谌玥

后来,教练和队员都尽力帮助谌玥渡过难熬的适应期。谌玥挺过来了,即便是后来在训练中脚部遭遇骨裂,谌玥也没有退缩。受伤休养期间,谌玥始终在场边支持队友。而在痊愈之后,她更是立即重新投入到自己热爱的篮球赛场上。

“伤停让谌玥变得更坚强,也给了她更多的机会了解比赛。她还很年轻,还在成长,通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她对篮球语言掌握得更加熟练,我们希望看到她为球队做更多的贡献,”史密斯教练对谌玥充满期待。

“我很少为自己的选择后悔,与其后悔不如珍惜现在,我在这里收获真的很大,”谌玥的收获是多方面的。作为独生女,父母身边的时候,生活中的琐事都由父母打理。留学后,除了合理安排读书打球,谌玥在一个陌生的国度,不熟悉的语言环境里学会了处理生活中的各项杂事:洗衣服,开通电话,办银行卡……

主教练林赛把谌玥的进步看在眼里:“对于任何一个年轻人来说,上大学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更不用说是异国求学,当学生运动员。我是教练,她是队员,我反而觉得我从她身上收获了许多。”

一个学霸,更想做“球霸”

“一直都是名列前茅。”谈起谌玥的学习成绩,母亲语气很平淡。的确,对于高中时就读于清华附中的谌玥来说,优异的学习成绩,从来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出国后的学业,是从前在国内的延续。虽然是学生运动员,安排了大量的训练和比赛,甚至还要跑客场,谌玥对自己的学习从来没有放松过,上课,写作业,大量的阅读,写作,考试……谌玥常常在宿舍里挑灯夜战。问她周末有什么安排,她一准说写作业,看书或是队里有活动。偶尔也会和朋友一起到附近的中餐馆打个牙祭,算是忙里偷闲。

由于要到客场,谌玥会遇到比赛和考试时间冲突的情况。“一般老师都会允许提前考或是比赛回来再考。可是有一次有个教授怎么商量都不行,一定要我和全班同学同时参加考试。所以我就在球队大巴上考的试,身边还坐了监考老师,”谌玥说起这次特殊的考试,依然露出了标志性的微笑。

学校对学生运动员的要求不含糊,谌玥自己也丝毫不松懈。随着选修的课程越来越多,成绩单上出现了第一个“B”。队友和教练都对谌玥的第一个“差成绩”印象深刻:“因为她难过得捶胸顿足,教练坐下来安慰了她好久,告诉她在她全’A’的成绩里,偶尔有一个‘B’也是很正常的,”负责球队媒体事务的副主任巴雷特笑着说。

谌玥在旁边听着,还是一边笑着摇头,一边叹气。

生活中的谌玥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同时修两个专业的,而且是商业和统计这么难的专业。我单是修一门社会学,就已经很难平衡打球和学习的时间了,谌玥居然可以修双专业,而且 GPA 有 3.8,”队里的好朋友,新西兰人戴维森对谌玥的学习成绩同样感叹不已。

但相比于学业上的成就,谌玥更希望能够在球场上证明自己——除了能当学霸,更能在强手如林的美国大学篮球赛场做个“球霸”。“霸”字在谌玥身上,似乎显得太“重”。她性格的开朗,谦和,似乎和“霸”沾不上边。但谌玥深知,想要在 NCAA 某得一席之地,没有点儿“霸气”是万万不行的。

高兴的是,在大一历经骨裂之后,谌玥在大二创下多项生涯新高:代表球队出场 13 次;在与里海大学、萨克拉门托州立大学的比赛中两次四投全中,砍下生涯最高的 8 分;单场抓下 8 个篮板,与大一赛季篮板总数持平……

脱下球衣,换上休闲装,谌玥私下里最爱做的事情,还是读书。谌玥从小就很喜欢苏东坡的一句话: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坚忍不拔之志”,这正是谌玥所追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