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一国一世界】沈大公子的全家英国16天自由行(上)

HiLocal旅行 2019-11-07 15:10:34

作者:沈大公子,医生。怀着一颗医者之心,珍爱生命,热爱生活。带着历史情怀,对各地文化的研究周游世界,并坚持记录每一次出行的见闻和感悟。孩子们尊敬喜爱的好父亲。


Hilocal将持续连载沈大公子的全家英国旅行记,孝顺的小伙伴,也有计划带上父母旅行,赶紧来观摩。



经过一个月的路线准备,2013年9月19日中午12点50分,我们全家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搭乘荷兰皇家航空公司KL896前往英国希思罗国际机场,中途在荷兰阿姆斯特丹转机。中国时间隔日凌晨3点英国时间19日晚上10点到达英国伦敦。儿子通过在英国的朋友叫的出租车,司机在候机厅等我们出关。把我们的行李放上车后,就根据我儿子在网上预定的旅馆地址(肯辛顿公园Kensington Park的北面一条叫王子广场街(Prince’s Square)上的凤凰酒店(Phoenix Hotel)进发,沿路没有发现伦敦的繁华,即使是进入市区,既没有看到高楼大厦,没有看到灯红酒绿,也没有看到攒动的人群。45分钟后驾驶员把我们放到了酒店门口。

(英国第一个晚上——凤凰酒店)

英国人办事还是比较认真的,确认酒店后把我们的行李搬下了车,而后道别后离开。酒店很老,看不见气派的门头和前台,前台很小,仅一名接待小姐。房间在前台大门的另一个大门进去二楼,没有电梯,有一个很窄的过道,过道旁有壁炉,有拼花地砖,简单的墙纸。很窄的楼梯对着门,在楼梯上有地毯,走在上面软软的。我们扛着行李小心地进了房间。房间很小,一张双人床和一张单人床。很明显浴室是加出来的,原来的房子结构是没有浴室的。天花板依旧有繁复花纹的角线,虽然有点破损,但依旧有点老爷气派。看得出是一间很经典的30—40年代伦敦老房子。房费相当昂贵,每晚240美元。听儿子说,这是他在网上找到在伦敦市中心城区内房租属于比较低的一间。英国的第一个晚上我们就在这二战时期的建筑内度过一个平安夜。

(酒店的走廊)

英国的第一天——伦敦 大本钟、伦敦眼、西敏寺、白金汉宫、大英博物馆第二天我们在酒店的地下室(30-40年代伦敦为防止空袭,房子都造有地下一层庇护间)吃的早餐,虽然房租不包含早餐,但我们在进餐厅时,没有服务员提醒和阻拦。非常简单的早餐,就是2片面包和牛奶麦片,还有果汁和酸奶,服务员会问你要咖啡还是茶,她们会直接为你提供所需要的茶水。用过早餐后我们就去地铁站。第一天我们的计划是去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白金汉宫、大本钟和国会等,我们必须座地铁。如果叫出租,伦敦市内的费用相当昂贵的。地铁站离我们酒店不远,大概也就300米路程。

在Queensway 路上的地铁站门口看地铁运行路线

从王子广场街往东到第一个路口右转,就在女王路(Queensway)上有一个地铁站Beyswater,这个站点有两条线路,一是环城线(Circle);另一路是区间线路(District)。儿子在自动售票机前看了一番,然后决定买1、2区的单日旅游车票,比较贵7镑1人。伦敦的地铁网络相当复杂,头一次来,看地铁地图是必须的,没有地铁图及标识提示,你很难找到所乘地铁。站台一点也不奢华,甚至有点粗旷,墙面是裸露的砖石,但电子标识提示却清晰明朗。只有火车经过的轮子与铁轨的摩擦声、震动声,没有人与人的嘈杂声,站台上有不少人,有不少的过来人,只听到皮鞋落地的声音,甚至可以听到1米开外耳机的吱吱音,就是听不到喧哗的人的声音,不少人穿梭在你身旁……

在威斯敏斯特大桥上看英国国会大厦

你甚至会怀疑你是人间还是在阴间,咋有人而没有人声!静的有点可怕,有点不可思议,是不是因为这个时段正置上班时间我们碰到一群上班族的缘故?回到地面那种运动着的静音才算消失。我们踏上了英国之旅的第一站——伦敦大本钟。当你近看就可以发觉这只钟远比图片上的想象中的要来得豪华,有相当精致的金色的钟框和显眼白色的钟面。

在威斯敏斯特大桥上看英国国会大厦

此钟建成于1859年,有96米之高,它是英国国会大厦(Houses of Parliament)建筑的一部分。国会大厦(House of Commone)也叫威斯敏斯特宫(Palace of Westminster),它是哥德复兴式建筑的代表作之一。国会大厦是可以进去参观的,可惜我们没有去。站在威斯敏斯特大桥中间,你可以拍到大本钟和国会大厦的全景,你转过身来,就可以看到伦敦眼。


在威斯敏斯特大桥上看伦敦眼

俩个伦敦标志性建筑站在威斯敏斯特大桥中央一览无余。可以说这是伦敦的中心,也是英国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港台人及海外华人也称西敏寺Westminster Abbey,直翻译为威斯敏斯特修道院)离这桥不远,大概20米,在联合王国高等法院马路对面。

西敏寺

西敏寺参观是要收费的,可能是因为这教堂里安放着从爱德华一世1066年以来绝大多数的国王与女王的灵柩以及所有国王的加冕都在此地的缘故。在英国头一次买票参观,每人16镑,3人48镑,这个价格起初还可以接受,但是随着参观的景点增加,这个门票的价格就很难接受。进参观前你可以拿到一个可以听到中文讲解的耳机,你可以按照参观地点标识的数字来确定所要收听该处的内容。西敏寺的确是名不虚传的教堂,它是一栋相当有特色的哥特式建筑,非但它的建筑恢弘,而且保持完好,更主要是它记录了英国从12世纪以来的英国历史。

西敏寺的一侧走廊

教堂的各个角落都有显赫的历史故事以及与故事相关的国王或女皇的石棺与祭台,这些石棺和祭台制作精美绝伦,他们的石雕像均在石棺的上方,造型美轮美奂,可以说都是历代艺术家的最高水平的杰作。除了这些国王、女皇的陵寝外,还有历代教皇的陵寝;还有一处为“诗人角”是英国各时期的诗人和剧作家的纪念碑和雕像;教堂的另一处北廊还有科学家、政治家的纪念碑及其他们的雕塑。在这里你不仅仅可以阅读英国的历史,而且可以欣赏到英国各个时期的艺术品,或者说是古董艺术品。果然你喜欢英国历史或艺术,那你绝对不要吝惜这16镑钞票,你看到的绝对值这个价格。参观是不可以拍照的,所以你无法一一记住和描述这些惊人的场面。但是最让人不能忘怀的是亨利七世礼拜堂,不仅是因为这个礼拜堂的建筑相当有特色,而且安葬在这里的人物情节也相当复杂且富有故事性。

西敏寺的另一侧走廊

亨利七世礼拜堂位于中轴线正中的最后方,占据了整整三分之一的面积,是亨利七世在1503年下令建造,历经10年完成这座哥特式风格建筑的礼拜堂。这个礼拜堂最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它的穹顶, 礼拜堂中厅主体部分穹顶的两侧各有5个呈圆形的钟乳石状下垂的扇形肋拱, 顶端扇形部分有6个与主体部分相同的圆形钟乳石状的下垂造型。每组扇形肋拱垂下为圆的1/4。这些扇形肋拱是用10厘米厚的石板雕刻而成,然后按照所定的一些弧形线条图案砌在一起,其施工的难度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使教堂穹顶造型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亨利七世礼拜堂内的布置本身也有点独特,在中间大厅进入区域的两侧,在二排座位的上方插满了五彩缤纷的印有骑士族徽的旌旗,给人们以明快欢乐的世俗气氛。亨利七世夫妇的陵寝就在礼拜堂的中间,更有意思的是他们夫妇俩人的陵寝是被用黑色的铸铁栅栏围的严严实实,当然这些铸铁栅栏做的相当考究,有几何造型相配及金色点缀的栅栏,显得十分庄重而又高贵,亨利七世夫妇的鎏金雕像就在石棺盖上方,他们双双二手合一,俨然一幅虔诚的基督教徒的样子。是不是因为上面的雕像金太多,所以才用厚厚的铁栅栏把他们的棺椁围起来,这就不得而知。用这种方式来保护棺椁在西敏寺里也是非常独特的;在它的右面耳室,是亨利七世的二个孙女,英格兰女王玛丽(亨利八世与第一任妻子阿拉贡的凯瑟琳的女儿)和伊丽莎白一世女王(亨利八世与第二任妻子安妮•博林的女儿女)的陵墓,有意思的是伊丽莎白一世的石棺在她的姐姐血腥玛丽的石棺之上。

西敏寺中间的草地

生前伊莉莎白被她同父异母的姐姐玛丽女王曾经关进伦敦塔,差点死于非命;死后伊丽莎白却要压迫在姐姐玛丽的上方;而在亨利七世陵寝的左面耳室是被伊丽莎白一世处死的苏格兰女王玛丽·斯图亚特(亨利七世的尊孙女,亨利八世的姐姐玛格丽特.都铎的孙女)的陵墓,它是被其儿子,伊丽莎白一世的王位继承人詹姆士一世从彼得伯勒大教堂迁到西敏寺来的;而二个女王的父亲亨利八世却不埋于此地,他一生娶了六个老婆,杀了二个、废了一个,他死后与第三个老婆珍.西摩(生有一子爱德华六世,因产褥热而死)一起埋葬在温莎古堡。王室里的故事真是千奇百怪,不管你是妻子还是丈夫,是兄弟还是姐妹,是徒子还是徒孙,只要有碍皇帝,六亲不认,照样人头落地,可谓是“伴君如伴虎”啊。我到过所有欧洲国家的教堂,也从未看到过如此庞大的教堂室内陵墓,即使在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也只是在大教堂的地下室内存放有众多的石棺,但大多为宗教人物而非国王,在这里,绝大多数都是国王的灵柩,宗教人员只是在主厅与礼拜堂之间的走廊边。在这些国王的棺椁上面,都躺着他们离世当初的石雕像,绝对是艺术品,当你在细细地欣赏他们的脸部细节时,他们的阴魂也在紧紧地缠绕着你。这个参观的确是有点阴森、诡异、惊悚及沉重,还可怕,但你的确也不得不被这个场面所震撼。出来西敏寺你突然舒坦了好多,刚刚游历在阴魂之间,在美丽的阳光下,那些鬼魂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地狱中走出来到了人间,你终于可以放心地吸一口阳间的空气,释放一下沉闷紧张的气氛。

(白金汉宫)

下一站,我们去找白金汉宫(Buckingham Palace),英国的王宫,它建造于1703年,为新古典主义风格的五层白色建筑,自1837年维多利亚女王登基后就入住于白金汉宫后,它一直成为王室居住地。白金汉宫虽然离西敏寺不远,但毕竟我们刚刚踏上伦敦这块不熟悉的土地,GPS还没有得以发挥它积极的作用。为了避免走冤枉路,我们便找当地人问路,看见一扇大门有个岗亭,儿子就前去咨询路线,那人见有人问路,赶紧先转身把放在台上的的大盖帽子套在头上,然后才与你交流,详细地回答你的问题。可以肯定,戴着帽子与人交谈是对对方的一种尊重的表示。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英国绅士的腔调。延着所指路径,我们来到了白金汉宫。白金汉宫部分对外开放,但我们没有计划入宫参观。白金汉宫前黑色大铸铁门是关着的,我们只能在铸铁门栅栏外张望白金汉宫的正面,这里的游客还是蛮多的。我们在白金汉宫广场上转悠了一阵子,浏览了维多利亚纪念塔(Victoria Memorial)及周围的人物雕塑。突然在The Mall大道方向传来了有节奏的马蹄声,远眼望去看到了一群黑马和银铠甲皇家卫队,于是抓紧照相,生怕错过难得的好机会。这洋马就是高大英俊,这洋人也个个神气,就是稚嫩了点。卫士的行头也花哨了点,头戴银鎏金帽子,帽子顶端有红缨;身穿黑衣黑裤,胸腹部的铠甲银光闪闪;手持战刀。算是我们碰巧,赶上了换岗卫队。

前往白金汉宫的皇家卫队

高潮过后,我们便去特拉法加广场,英国人就是这样,屁股大一块地方也叫广场,南面是一尊很高的海军上将纳尔逊的雕像,北面是国家艺术馆,中间左右有喷水池。在特拉法尔加广场相邻的一个餐馆,儿子请我们吃了在英国的第一顿午饭,算是豪餐,共花去70多镑。这也是我们在英国旅游最贵的一顿午餐。午餐后,我们便往英国国家美术馆(The National Gallery)参观,它也称国家画廊。这美术馆竟然是免费开放的,它惠顾到了英国全体公民、也惠顾到外国来英国参观所有人,特别是对那些爱好油画的那帮艺术人群,画廊成了他们的天堂。美术馆成立于1824年,馆内分有众多的展厅,有各个年代各种流派及名家的画,有 达芬奇、拉斐尔,有威尼斯派、英国山水派、法国写实派、前期印象派,直到塞尚、梵·高。展览厅内,竟然有不少画手,竟然在撑起画架细致地临摹起名画来,也有亚裔画家在这里临摹。这在中国是件大事,因为第二天你就可能在古玩市场上看到这些高仿真名画。我们戴着中文解释耳机,细细地听着每一幅有标识图画的介绍,名画太多了,目不暇接,一幅连一幅。如果你爱好画画,那你真正享受到了这份艺术大餐,参观它,一天时间不算多。饱尝了眼福后,我们便匆匆赶往大英博物馆。经过儿子一番引导,我们终于找到了英国最著名的博物馆.进去参观是免费的,租二个耳机到花去了我们9个英镑,我与儿子匆匆忙忙进入这迷宫般的博物馆。


特拉法尔加广场 纳尔逊雕像在右边的立柱上方拍不到

大英博物馆(The British Museum)始建于1753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博物馆。建造大英博物馆的起因是医生、博物学家和收藏家汉斯·斯隆爵士(Sir Hans Sloane)希望将自己的71000多件藏品遗赠给国家,经国王乔治二世和国会的批准而建立的。博物馆的原址是蒙太古府邸(Montagu House)。1759年1月15日,正式对公众开放。此后,随着政府的收购和收藏家们捐赠,藏品日益增加,老建筑渐渐不堪重负。在1823年至1852年,由斯默克爵士(Sir Robert Smirke)在旧址上设计了现在看到的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大英博物馆。大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是“埃尔金大理石”(Elgin Marbles)、罗塞塔石碑(Rosetta Stone)和亚述王宫和神庙中的精美浮雕。

大英博物馆

埃尔金大理石”是古希腊时期帕特农神庙(Parthenon)上的雕刻及希腊建筑的细部。是由埃尔金爵士在1799至1803年,担任英国驻土耳其大使时,从雅典巴特农神庙和其他古建筑上拆下来运回英国的大理石浮雕,因此而得名。我们没有找到。我们看到了罗塞塔石碑(Rosetta Stone)。它是块很不起眼的黑色残石碑, 1799年,拿破仑远征埃及,在罗塞塔发现了这块石碑残段,因此被称为罗塞塔石碑。这块残石之所以著名,是因为石碑上用三种文字描述了同一件事情,分别用古埃及象形文字、古埃及世俗体文字和古希腊文,讲述了公元前196年3月27日埃及国王托勒密五世发布的一道诏书。法国学者让-弗朗索瓦·商博良(Jean-Francois Champollion)在1822,就是根据这块石碑上的古希腊语成功地破释出了古埃及象形文字,使我们今天能够详细解读出古埃及的历史。石碑是法国人发现的,但是1801年英、法战争,法国战败后,根据《亚历山大里亚条约》石碑被割让给了英国国王乔治三世。国王又将石碑转送给大英博物馆。

公元前700-500年巴比伦时期的世界地图。两河流域的楔形文字被破解,美索不达米亚的历史也被揭开

遗憾的是在大英博物馆我们没有能够找到希腊卫城中伊瑞克提翁神庙的一个女神列柱。今年5月分我们去希腊旅游时,导游特地关照,如果你去英国一定要去大英博物馆看一看这根希腊列柱。离开大英博物馆我们便乘地铁回旅馆,在途中,儿子用20英镑办了一张英国电话卡。这张电话卡一直用了半个月,依旧可以使用。在英国他手机上能做到所有导航以及订房等,均使用了这张卡。英国的第二个晚上我们依旧住在凤凰酒店。

1820年制造的时钟,靠一颗滚珠在一个平面上移动,最后滚珠的重力改变了平面的倾斜度,时钟走过了一分。

英国的第二天——伦敦到剑桥

英国的第二天 因为儿子在网上订好的出租车要到下午才提车,于是我们早上就去附近的肯辛顿公园。肯辛顿公园内有肯辛顿宫,是查尔斯王子与已故王妃戴安娜在伦敦的居所。此宫部分对外开放,因为要买门票,我们没有进去参观。肯辛顿公园与海德公园就一条马路把二个公园分开。公园内有跑步的,有骑自行车的,也有休闲的路人。绿化很简单,碧绿的草地和粗壮的大树。动物也不少;肯辛顿公园内有不少可爱的小松鼠,它们自由地串行在公园的草地上,不十分怕人,到是怕狗。河中有天鹅,有鸳鸯,有野鸭,还有有海鸥之类的白鸟,还有鸽子、乌鸦、鹦鹉及雀类。它们共同的特点是不怕人。如果有人发面包之类的食物,它们就会聚集到你周围。


伦敦市中心的肯辛顿公园

在公园里,你与动物共同享受着这块土地。能够做到动物和人的和平共处不是一年二年的事。在中国,这些野生的动物一定会在市场上见到,或者成为盘中餐,或者就是笼中鸟。况且,在这样一个具有极大市场的城市。下午的租车很不顺利,按照事先预约,我们必须在谋地方打电话给租车公司,然后他会引导我们去租车。

肯辛顿公园里的鸟与人


但当我们把行李从旅馆扛到出租车,叫出租车到了约定地点把行李扛下来,结果电话那头说不对,让我们重新回到谋地点,这地点离我们旅馆其实只有200米左右的一条叫Porchester Terrace North街159号。其实,第一个出租车驾驶员他已经怀疑这地方有租车公司,他曾在那地方兜了一圈探头看了我们,他看到我们还在用电话联系,以为我们找到了地方。人生地不熟,第一次走了冤枉路。但在办租车手续时那办事人说儿子的卡刷不出,连刷了3次270元。妻跟儿子急,反复要求儿子询问,那人说这是“预授权”,不是最终的消费。我们在下午2点刚刚才把那辆路虎越野车开出车库。第一站我们的目的地是剑桥。从租车地到剑桥大概有60英里(100公里)左右,我们在车载GPS的导航下行驶,出市区时走过一段错路,我们到剑桥已经下午4:00多。匆匆游历了小镇,镇上的著名学院基本上就延剑河而座。

剑河上的叹息桥

剑河就如一个耳朵,它从东北而来,形成一个弧状弯曲,向西南而去,剑桥大学的各所学院便怀抱在弯曲的剑河内,小镇的面积从其量也就4平方公里,在这弹丸之地内,集中了剑桥大学的31个学院;180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和3000多名教师。剑桥大学第一所学院彼得学院(Peterhouse)建于1284年;其中15所学院都始建于中世纪以前。所以,你走在剑桥城中,你就会发现你穿行在中世纪建筑群中。计划中,我们在剑桥至少要看国王学院、圣三一学院、以及横跨过剑河上的叹息桥和数学桥。国王学院是剑桥最著名的学院之一,成立于1441年,由当时的英国国王亨利六世设立创建,完成于亨利八世,整个建筑前后落成花了近一百年时间;三一学院是牛顿读书的学校,也是剑桥大学规模最大、财力最雄厚、名声最响亮的学院之一。由国王亨利八世于1546年所建,在三一学院的教堂前厅摆着从三一学院毕业的著名毕业生的玉石雕像,包括了牛顿、培根、丁尼生等人;叹息桥在圣约翰大学的老庭和新庭之间,传说那些因为考试没有通过,那拿不到毕业文凭的学生往往在桥上悔恨流泪而得名叹息桥;数学桥是全木结果桥。原先是牛顿用数学计算的一座力学桥,整个桥身上没有一颗螺丝。后因学生不信,拆了重造,结果再也造不起来,只能用螺丝和木头把桥架起来。



国王学院的前门(在King’s Parade街旁

我们在Queen’s Rd停车,这是一条狭窄的公路,它在剑河的西面,路的一边专门划出窄窄的车位提供前来剑桥的旅游者停放车辆,我们的车就停在圣三一学院和国王学院的后面。儿子在自动停车缴费机前付了1小时的停车费,我们便匆匆沿着Garret Hostel Ln小路前去镇中心。我们穿过剑河,然后进入Senate House Passage小道,这条小弄堂的一边是冈维尔与凯斯学院(Gonvlie and Caius College),另一边就是大名鼎鼎的国王学院(King’s Collere),这条小弄堂的顶端就是King’s Parade街,在剑桥,这条街属于主街了。这条街的一侧是商店,另一侧是各所学院的大门口。

圣约翰学院·新庭

国王学院就在我们眼前,不像大学,更像一座教堂,或者古堡。毕竟是500年前建造的一座大学,与500年后今天的大学自然有不小的差别。进门处有穿学袍的门卫。听说要买门票的,我们就没有进去参观。然后就去寻找数学桥。我们绕过国王学院,穿过圣凯瑟琳学院旁的小巷,在银圣(Silver St)街的桥上便可以看到数学桥。数学桥是用矩形木材搭成的拱形小桥,木材未上色,护栏用螺丝把木材组成多个三角形稳定结构连接,桥非常简洁不奢华,出名就是因为有牛顿参与进了有关这座桥的故事。

(国王学院的后面(在Queen’s Rd 路上远眺))

儿子怕停车时间要到,我们便匆匆往停车场赶路。为了在Senate House Passage街找到停车位,我们在镇上饶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结果又回到了Queen’s Rd,又找的了停车位,一看时间已经过了18点,停车可以不缴费,于是我们下车再去找叹息桥,但圣约翰学院后门已经关闭,怎么也找不到可以看到桥的路,只能悻悻离去。原本想在剑桥找旅馆,因为价格太贵,儿子一边开车一边找附件旅馆,最后我们开了12公里处的Station Road ,找到假日旅馆(Holiday Inn Express Cambridge)。虽然旅馆规模不大,但与伦敦相比,是一个较新式的现代化旅馆。房费比伦敦便宜了不少,80镑一天三人家庭房,含早餐,免费停车。晚餐是在旅馆斜对面的红狮子酒店内。旅馆的对面就是一个叫Whittlestord Parkway的乡村火车站。除了环境上有点问题,其他都满足了我们的要求。(第三晚)这一晚休息得不错。


(未完待续)

往期精选文章

去旅行前读简史

帕劳---就在彩虹的尽头

纽约---天堂与地狱之门

巴塞罗那--天使眷顾的城市

墨尔本--镶在南太平洋的珍珠

更多

美女走天涯

透明鸟一路栖息一路飞(连载)

两个人的婚礼,最美夏威夷(连载)

Grace小女子的Big World(连载)

生活在别处,行走五十国(连载)

巴塞罗那,邂逅皇马

这一种浓郁的后调(连载)

更多...

实用小贴士

支付宝海外退税图文攻略

中美签证新安排--十年签证袭来

16国消费全攻略

为旅行者而生的十款信用卡

旅途中丢失身份证,你必须知道的补救办法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