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尼克松“水门事件”——比想象的更黑暗

美国时刻 2018-11-24 13:53:15


水门事件引发的政治风暴使尼克松丢掉了总统宝座。


但恐怕很少有人知道,尼克松下令将白宫办公室的工作谈话秘密录音是导致他被迫辞职的直接原因。


从法律角度看,如果没有白宫录音磁带的存在,尼克松很可能不会辞职下台。尼克松本人曾极为懊悔地哀叹:“我弹劾了我自个儿。


水门大厦地处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西北区风景秀丽的波托马克河畔,由一家五星级饭店、一座高级办公楼和两座豪华公寓楼组成。


大厦正门入口处有一个小型人工瀑布从高处飞流直下,水花飘舞飞扬,使整个建筑群有了“水门”的美称。


水门大厦


水门大厦与市区15街的麦迪逊饭店齐名,是美国上层权势社会的象征之一。大厦距国务院和肯尼迪国家表演艺术中心只有两条街,离白宫、国会大厦和五角大楼也很近。


公寓楼里的住户大多是内阁部长、国务院高官、参众两院议员和白宫高级幕僚。


水门事件中的两位重要角色——尼克松竞选班子的主管、前司法部长米切尔(John Mitchell)和尼克松的女秘书玛丽·伍兹女士(Rose Mary Woods)恰好也是水门大厦的住户。


而办公楼的第六层当时是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总部。


1972年6月17日凌晨,水门大厦的保安偶然发现从地下车库通往大厦的门锁两次被胶布贴住,他便立刻报警。当时正在附近巡逻的警车恰好需要加油,警方只得传呼两位便衣特警支援。


由于特警身着便服,所以没有引起望风报警人的注意,结果,警方出其不意地抓获了五个潜入民主党总部安装窃听器和偷拍文件的嫌犯,其中一位名叫麦克德(Jams McCord )的嫌犯曾是中央情报局特工,现任尼克松总统竞选班子(Committee to Re-elect the President)的安全顾问,另外四个伙计是反卡斯特罗的古巴流亡分子。


后来的调查发现,负责遥控指挥这次行动的人物居然是白宫特别助理亨特(E.Howard Hunt)和尼克松竞选班子的法律顾问利迪(G.Gordon Liddy)。



那么,尼克松究竟是不是水门窃听案的幕后主谋者和策划人呢?


30年后的今天,历史学家和水门事件专家已经可以比较肯定地回答:


第一,尼克松不是这起窃听案的直接主谋者和策划人;

第二,尼克松从未批准对民主党总部进行窃听的任何密谋或行动计划;第三,尼克松事先对水门窃听案一无所知,他本人在《迈阿密论坛报》上首次得知水门窃听案,当时感觉这是个玩笑。


从案发现场分析,水门窃听案的具体策划者和指挥者是一帮既无美国政治常识又缺乏基本间谍技术训练的傻冒儿。


其次,既然要潜入警戒外松内紧、素有“豪门大厦”之称的水门大厦玩政治窃听的脏活儿,那就应当派出一位训练有素、象特工007那样的谍报高手。谁料想,策划者派出了由五位生手组成的浩荡队伍。


他们不但撬门扭锁的手艺糟到极点,而且还犯下了用胶布贴住门锁的低劣错误。


当便衣特警把他们堵在屋里后,人数占优的这五位仁兄惊惶失措,乖乖地束手就擒,一点儿反抗或越墙而逃的举动都不敢有。


最后,既然窃听行动由白宫幕僚直接指挥,就该有个脱身之策,绝对不能暴露白宫幕僚涉嫌的丝毫马脚。


可是,麦克德的身份是总统竞选班子的顾问,在另外两位案犯身上又搜出了白宫助理亨特的私人电话号码。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案发之时亨特和利迪正在与大厦隔街相对的约翰逊旅店(Howard Johnson)遥控指挥,见大事不妙,他们立刻仓惶出逃,竟然遗留了文件箱和连号的百元大钞。


《华盛顿邮报》记者根据百元大钞线索持续追踪调查,终于发现这些钱源自共和党的政治捐款和竞选经费。


尼克松辞职的报纸


总之,水门事件留给后人的感觉是:鬼迷心窍、胆大妄为的白宫幕僚犯下一堆令人难以置信的低级错误,最后把国家最高元首也拖下水,淹得半死不活。


1973年,尼克松在新闻发布会上声称,自己不会让属下就“水门事件”出庭作证


针对反战运动、媒体、民主党、司法乃至历史的五场“秘密战争”,令尼克松成为自由派媒体眼中最邪恶、最危险的美国总统之一。


本文原载于《青年参考》2012年6月27日,作者章鲁生,原题《“或许,尼克松比你想象得更坏”》。


说起最不受自由派媒体欣赏的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榜上有名,其中原因远不止“水门事件”那么简单。


时隔40年,当初因揭露这桩丑闻而声名鹊起的鲍勃·伍德沃德和卡尔·伯恩斯坦两位记者,于《华盛顿邮报》上刊发长文,洋洋洒洒数万字指向同一个主题——“尼克松或许比你想象得更邪恶。”


许多人由此知晓:在结束越战和促成美中建交的政绩掩盖下,这位已辞世近20年的美国前总统,曾玩弄权术,对自己的同胞发起五场见不得光的“秘密战争”。


想偷取文件勒索前任


1969年入主白宫后不久,尼克松首先将矛头对准的,就是在全美风起云涌的反战运动。


为此,他于次年秘密批准了“休斯顿计划”,其内容听上去似曾相识: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授权中央情报局(CIA)、联邦调查局(FBI)和军方情报部门,加强针对反战积极分子的电子侦听。


该计划还授权这些强力机构拦截并偷阅反战人士的邮件。


负责策划“休斯顿计划”的幕僚托马斯·休斯顿心知肚明,这些手段是严重违法的。尼克松将部下的警告当耳旁风,一意孤行。


最后,直到执掌FBI近半个世纪的“情报大王”埃德加·胡佛出面反对,该计划才撤销。不过,胡佛反对“休斯顿计划”并非出于正义感;他只是认为,此类行动本该归FBI管,现在却由白宫主导,心头自然不爽。


不肯善罢甘休的尼克松决定踢开情报机关另起炉灶。


1971年6月17日,尼克松在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了最亲密的助手鲍勃·霍尔德曼以及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几个人谈起了尼克松的前任、民主党人林登·约翰逊1968年下令暂停轰炸越南的“失误”。


“可以藉此勒索约翰逊,这值得做。”当霍尔德曼告诉众人,(约翰逊关于越战决策的)文件存放在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时,尼克松插话了:“鲍勃,还记得‘休斯顿计划’吗?去干吧!我的意思是,要像贼一样潜入布鲁金斯学会,炸开保险箱,然后把文件拿走。”


就这样,尼克松的另一位亲密助手约翰·欧利希曼和助理艾吉尔·柯罗赫,组建了一支绰号“管道工”和“窃贼”的队伍,专门以各种非法手段获取总统政敌的情报。


至于约翰逊的文件,尼克松在水门事件前过问数次,其中一次要求“立刻动手”,好在未能付诸实施。


曾狂言干掉所有记者


尼克松对付媒体的第二场秘密战争更是无休无止。


事实上,以CIA退役探员霍华德·亨特为首的别动队刚一成立,首要任务便是“摧毁丹尼尔·埃尔斯伯格的名誉”——1971年前后,这位美国军方的分析师经常把机密的五角大楼文件提供给《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媒体,暴露了越战真相,助长了美国国内的反战浪潮。


尼克松对埃尔斯伯格的“背叛”恼羞成怒,在他授意下,亨特多次派人潜入为埃氏治病的心理医生诊所,试图窃取病历以便破坏后者的名誉和信用。


另外,埃尔斯伯格是一名犹太人,而犹太人在美国新闻界的影响力很大,这尤其令尼克松神经紧张。


1971年6月29日,在与鲍勃·霍尔德曼交谈时,尼克松指示:“鲍勃,你不能停下这件事(抹黑埃尔斯伯格)……他是个哈佛毕业生,还是个犹太人,很自大。”


对身边的工作人员来说,尼克松的反犹倾向是公开的秘密。他多次疑神疑鬼地抱怨道:“一些犹太团体密谋对付我。”


1971年7月3日,他又告诉霍尔德曼:“政府里面充满了犹太人,他们大部分不忠诚……不能信任这些混蛋,他们会背叛你的。”


奇怪的是,尼克松虽然不相信犹太人,被他视为左膀右臂的基辛格却有犹太血统。这位国务卿同样讨厌媒体,曾在未获法院授权的情况下,命令FBI窃听17位记者的电话。


基辛格的底气或许来自他的老板——尼克松有言,如果想打赢越战,“就得先把所有记者杀掉”。


耸人听闻的“宝石计划”


随着大选年逼近,尼克松针对民主党的第三场秘密战争也悄然打响。这回,他的亲信从一开始就做好了祭出“十八般兵器”的准备,窃听、偷盗乃至绑架无所不用其极。


1972年1月27日,尼克松麾下的“争取总统连任委员会”主席约翰·米切尔(时任司法部长),在其办公室与G·戈登·利迪密会。


后者名义上是“争取总统连任委员会”的财务顾问,实际上负责搜集尼克松竞选对手、民主党候选人乔治·麦戈文的情报,并相机实施“特种行动”。利迪在尼克松的小圈子里颇受追捧,以行事不择手段著称。


这次碰头,利迪给米切尔带来的是一个精心炮制、耗资百万美元的“宝石计划”,该计划又分解为“水晶行动”、“蓝宝石行动”和“煤炭行动”3部分。利迪摊开一张由CIA准备的彩色图表,详细地解释了自己耸人听闻的设想——


“水晶行动”的核心是运用电子设备监控反对派,包括窃听民主党大佬的电话、偷拍秘密文件,乃至跟踪民主党人竞选时的座机,复制电信服务商的密件。


“蓝宝石行动”则诉诸于赤裸裸的暴力。利迪希望组建一支行动小分队,专门实施破门闯入和劫持等“脏活”,威胁反对尼克松的积极分子,绑架反战领袖,并打算在共和党召开全国代表大会期间,把这些人统统关进墨西哥的一处兵营。


该行动甚至包括“美人计”:安排应召女郎到民主党在迈阿密海滩包租的游艇上,并事先在艇上埋设窃听器。


“煤炭计划”寄希望于贿赂国会议员,以换取民主党阵营的内部情报。


即便对尼克松忠心耿耿,米切尔还是觉得“宝石计划”太出格了,要求利迪将其“砍掉重练”。


3个礼拜过去,利迪又抛出一个花费约50万美元的替代方案,重点是窃听并潜入民主党办公地点盗窃情报,还包括绑架、威胁尼克松的反对者,再次被米切尔否决。


第三方案的预算降至25万美元,殴打、绑架和色诱全取消了,潜入民主党总部水门大楼的项目仍然保留。


米切尔批准了这个看上去“足够安全”的计划,却没料到,在1972年7月17日半夜潜入水门大楼的“管道工”们如此低能,令尼克松阵营的密谋悉数曝光。


机关算尽终成政坛弃儿


即便是在水门事件东窗事发后,尼克松依然稳坐钓鱼台,原因在于,他相信自己在与司法体系乃至历史本身的战争中不会处于下风。


“水门事件”发生后一个半月,《华盛顿邮报》便载文指出,“尼克松的竞选资金流入某一嫌疑犯的帐户”。尼克松闻讯后立刻指示霍尔德曼,要设法封住涉案人的嘴,“这钱一定要花,除此别无他法”。


1973年3月21日,专门负责帮总统“洗白”的顾问约翰·狄恩和尼克松之间发生了一场对话。狄恩说:“我们被霍华德·亨特和那些窃贼敲诈了……更多的人在做伪证。”


“你需要多少钱(摆平他们)?”尼克松问。


“这些家伙在接下来的两年里要花掉100万美元。”  


“……我知道从哪里可以拿到这笔钱。这不容易,但做得到。”  


知情人士透露,亨特最终拿到了12万美元。


在随后的日子里,尼克松不断试图淡化水门事件。他坚称没有涉及任何不法行为,称自己在整件事中都是清白的,也极力否认曾经指示花钱封口。


伍德沃德与伯恩斯坦却在报道中指出:某份录音带显示,“尼克松12次下令狄恩筹钱”。言外之意是,他所做出的一切文过饰非的举动,都是在试图与历史对抗。


从就任总统的那一刻开始,尼克松的5场“秘密战争”持续了5年半时间。讽刺的是,正是他自己在白宫中安装的窃听系统,详尽地记录下了这些阴暗的勾当。


1974年7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尼克松必须交出这些录音带。8张赞成票里,3张来自尼克松提名的大法官。


随后的事情就是人所熟知的了:面对司法裁决,尼克松玩起拖延战术,最后,他交上去的录音带大都变得千疮百孔,其中一盘竟有18分半钟的空白。  


3天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以27对11通过弹劾案,赞成票里有6张是共和党人投下。这些昔日的同僚抛弃依然大权在握的尼克松,只因为后者背负了“太多谎言,太多罪恶”。


1974年8月8日,美国第37位总统的第二任期提前结束。在制度面前,尼克松打赢5场“秘密战争”的野心,终归只能化作一场破碎的梦。


来源:疾风倁劲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