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康奈尔大学爆性丑闻!把撩妹子当比赛,睡的越多,积分越高....

INSIGHT视界 2019-07-05 23:24:07


一提起康奈尔大学,很多小伙伴的第一反应就是美帝常春藤名校,妥妥的学霸聚集地。在图书馆熬夜赶due、小组同学热闹讨论作业的画面一下子就浮现在脑海了。


然而就是这样一所美帝Top20名校,竟然爆发了一起令人难以置信的性丑闻...


把女生当游戏筹码

睡得越多,积分越高


一直以来,康奈尔大学存在着名为“Zeta Beta Tau”的兄弟会。



“Zeta Beta Tau”也是世界上第一个犹太人兄弟会,已经有百年的发展历史,遍布美国很多高校,是目前最大的犹太兄弟会。


成立以来,已有超过14万的成员,康奈尔大学不过只是其中之一。



然而,兄弟会近几年内名声不是特别好,隔三差五就爆出各种恶劣新闻。提到兄弟会,不少留学生父母都是唯恐躲之不及,嘱咐孩子少掺和这种社团。


但其实,在学生眼中,兄弟会并非污名化的存在,不过是一帮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了一起,没事搞搞社交联谊,偶尔也有些学术讨论,直到“pig roast(烤猪)”的竞赛的诞生....


烤猪比赛?怕不是兄弟会成员们自己搞了个厨艺大赛?


不,真相远远超过你想象...


他们嘴中的“烤猪”实际上指的体重较重的女孩子


比赛规则就是参与者,即兄弟会的成员,去勾搭一些体重较重的女孩子啪啪啪,在同一个有效时间内,每睡一个就能得1分,谁睡的姑娘多,谁就是赢家



如果分数打平,则自动加赛,开始比拼各自睡过的姑娘的体重,谁睡过的总体重更高,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对于这种恶劣到令人发指的游戏,参与其中的兄弟会成员们却对这个游戏持享受态度:“这个游戏真的太有意思了,我很沉醉于此。”


可是,把女生当成游戏筹码,标榜睡到的女生数量和体重,这种行为真的正常么?


不仅如此,卷入其中的女生并不知情,这也是他们的游戏规则之一,任何人都不能告诉要睡的对象这只是一场游戏,所以那些女孩她们要么只是单纯地认为对方是喜欢自己的,要么就是被哄骗着被“性侵”


只有当这个比赛玩得越来越野时,那些受骗的女生才恍然自己陷入了“情色”圈套之中,于是,她们开始向康奈尔大学校方反馈这件令人发指的事情。


很快,校方便介入了调查。学生事务的管理负责人表示兄弟会的这种行为非常恶心,这和康奈尔大学的价值观完全相反,这种比赛为女性带来了屈辱,无形间助长了容忍性暴力的不良文化。



目前,校方表示这件事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兄弟会 Zeta Beta Tau 的确存在着睡女孩赢积分的情况。


校方由此公开了惩处方案:所有曾参与这一活动的成员,需要参加学校举行的“性侵害宣传周”活动,Zeta Beta Tau要接受为期两年的监督观察,在此期间,它不能再独立运行,必须聘请至少一名驻会顾问,还得接受外部评估,参与所有性暴力有关的教育活动,校方将尽全力阻止有关事故的再次发生,若再次发生,则会以开除学籍处分


不仅是康奈尔,哈佛亦如此


康奈尔大学兄弟会的这种行为其实是一种变相欺骗女性、物化女性,甚至严重点可以说是性侵女性的行为。可是,在美帝大学校园中,这种恶劣的行为不在少数。


在去年1月份,美国西北大学的Sigma Alpha Epsilon兄弟会联谊期间,有四名女学生相信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喝下了约会强奸药,其中两名女学生因此遭到性侵



同年2月,又有一起迷奸案发生在西北大学的兄弟会聚会上。


在这类案件中,通常会出现GHB(Gamma Hydroxybutyric Acid)、FM2和K他命等目前最常见的三大约会强暴药物,尤其是GHB,在兄弟会的聚会上使用最为广泛,成员会刻意在被骗来参加兄弟会的女孩的酒里混入这一类药物,然后在女孩昏倒后实施不轨行为。


西北大学虽然当即表示会立刻调查这件事,但伤害已然发生。


不光西北大学,哈佛大学亦如此。



哈佛大二女孩维薇安娜就曾被一个很熟的男同学邀请参加party。就像是预谋已久一样,女孩被那群荷尔蒙旺盛的男生灌醉,然后被剥光衣服,被迫和他们发生性行为


那晚,维薇安娜一辈子都不想回忆,她想反抗但却根本没有力气,就这样任人摆布。


后来,维薇安娜选择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也是想让女孩们一定要在party中提高警惕。


“在哈佛和其他拥有才华出众的学生的精英大学里,很多男生想要证明自己有与女生上床的本事,可悲的是,他们常常通过酒精帮助自己达到目的。”


受害者并非“有罪”


再好的大学都不是净土,美帝大学校园文化中阴暗的一面的确不容忽视,因此对于留学生来说,无论何时何地都应该提高警惕保持判断力,从而保护好自己不受到伤害。


但对于那些已经收到侵害的人来说,最让人痛苦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去指责受害者的过错,而真正的恶魔——那个施暴者有时却无法得到应有的惩罚。


在主页君前几天发的文章《“被性侵那天,你穿了什么衣服?”这场展览证明,吸引恶魔的并不是你的穿着》评论区,仍有一部分人坚持“受害者有罪论”,认为“要不是你们穿着暴露,喝酒不自重,又怎么会让自己陷入被性侵强奸的境地”。


但我们应该清楚地了解,任何女生都有决定自己穿什么出门的权利,也有在party上喝酒的自由。性感不应被扰,醉酒更与他人无关。


就拿2015年1月斯坦福大学的性侵事件来说,游泳队队员特纳在参加兄弟会派对的时候强奸了一名醉酒女孩,然而只被判了6个月监禁。不仅如此,在服刑三个月之后,他居然还被成功保释出来了,当时甚至有人为他说情,“要不是女孩醉得不省人事,事态又怎么会变得如此严重”。



特纳的恶魔行为、美国司法的不公及美国民众不明真理的说三道四,“激怒”了当时纽约大学的20岁女孩Yana Mazurkevich,她创作一组摄影图片名为 It Happened(它发生了),为了引起媒体以及大众对于性侵的重视。


它(性侵)发生在每个地方



每个人都可能会遇见(性侵)



它(性侵)的发生可以是突然的



它(性侵)可以是对任何人的



它(性侵)的发生不需要任何理由



它(性侵)不是自愿的



它(性侵)确确实实地发生了



所以,如果受到了伤害,不要觉得任何羞愧,错的不是你,是那个恶魔


也请公众在这类事件上保持一个理性而清醒的认知,不要把利剑指向那个浑身血淋淋的受害者,而是真正威慑到那些伺机伸出魔爪的坏人。


最后,主页君也希望这种乌烟瘴气的兄弟会能够彻底整改,不要再拿女孩、拿生命开玩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