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两线作战——一切超级强权的终极宿命

从大地到星辰 2019-11-07 16:30:14

几个小时以前的消息:

看到这个消息,笔者心中一声长叹,在这个星球上,一切超级强强权的崛起,首要面临的终极挑战,就是两线作战。而一切超级强权的根本特征,就是两线利益。


俄国作为陆权强国,同时拥有欧洲强权以及亚洲强权的两线利益。美国作为海洋强权,同时拥有太平洋权益和大西洋权益,是美国成为超级强权的根本所在。


回顾一下两次世界大战,无论是欧洲战场的德国,还是亚洲战场的日本帝国,作为世界岛边缘国家,崛起的同时,必然会对身为同时拥有欧洲和亚洲利益的俄国以及对同时拥有大西洋和太平洋利益的美国,形成挑战。


德国第二帝国,在崛起过程中,与当时的海权强国英法以及陆权强国俄国进行两线作战。后来的纳粹德国,虽然竭力避免两线作战的命运,可是依然不得不在海狮计划无限制推迟之后发动巴巴罗斯计划。


日本陆军主张北进,日本的海军主张南进,在自身深陷与中国大陆战场的同时,因为美国的石油禁运,不得不以偷袭珍珠港的方式,发动太平洋战争,陷入两线作战的陷阱。


而美国作为全球性的超级强权的崛起,是在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因为英国在大西洋的绝对海权不可撼动,而展开的西进运动。正是西进运动,将美国从大西洋国家,变成了两洋国家,为未来成为两洋超级强权奠定了基础。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西进运动,就没有后来美国在资本主义世界举足轻重的地位。


作为陆地强权的俄国,则在十次俄土战争的失败中,为了寻求出海口,向东方的亚洲前进,特别是在第九次克里米亚战争之后,俄国人发现根本就无法在一个团结一心的欧洲人跟前取得一个出海口,将视线转向了东方。


克里米亚战争的参战双方都已经精疲力尽,几乎崩溃是毫无疑义的。1856年战争结束以后,双方都立刻冲向东方补血。3月底巴黎和约刚刚签订,英法立即在10月借口亚罗号事件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夺得了领事裁判权和一家八百万两白银的赔款不说,最后还一把火烧掉了圆明园。


俄国也以调停为名挤了进来。本来1689年索额图,佟国纲和戈洛文伯爵签订的《中俄尼布楚条约》确定了中俄边界,但这次东西伯利亚总督尼古拉·穆拉维约夫又和黑龙江将军奕山签订了《中俄爱晖条约》,除了将黑龙江以北,外大兴安岭以南的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完全划为俄国领有之外,还将包括库页岛在内的乌苏里江以东的黑龙江下游40万平方公里的被称为“外东北”的部分划为中俄共管,这就算大清付的调停费。这一次被割跑的中国领土为所有不平等条约之冠,不要忘记现在中国的领土面积就只有960万平方公里。而外东北那部分中国领土也在两年后的《中俄北京条约》中又再次成为俄国领土。


在《中俄北京条约》之后,俄国完成了自己跨欧亚大陆的双线利益布局。成为一个真正的世界性的超级强权。


在笔者的上一篇文章:按下葫芦浮起瓢——朝鲜半岛与印度半岛里,笔者曾经预言未来中美在南亚次大陆上可能出现的博弈。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讲,中国以一带一路为代表的西进策略,将是中国在寻求拥有两线利益的全球性强国的必由之路。


谋求两线利益,必然会形成对当下的两线利益的国际格局形成挑战。


而川普签署了《台湾旅行法》这一行动本身,与最近一段时间金正恩与川普谋求会面的消息结合起来看,很明显是对台湾势力的一种安抚,表明美国不会放弃台湾对大陆的牵制作用。在客观上,也隐含了中国未来将要面临的两线作战的境况。


反过来说,中美未来在西太平洋的博弈重点,将从朝鲜半岛,转移到台海。


在中方强烈的反对之下,川普依然签订了台湾旅行法。

但是笔者认为,中美双方最近一段时间,恰恰不会就台湾问题做出让双方都血压高升的举动。


与之对应的是,中美双方在南亚次大陆上的博弈将会进入一个加速状态。中国起码要完成两线利益的格局之后,才能对台海做出进一步的反应。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苏英先是确立了先欧后亚的战略的。可以想见,中国在未来几年的战略方向,首先还是西边,而不会在台海做出什么举动。在最近几年内,中国大陆方面对台湾方面的和平统一的策略,会逐步的扭转。对台强硬势力,将会逐步在国内对台事务的发言上占据主导地位。


在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的美国西进运动的同时发生了1812年战争,后来又被称为美国第二次独立战争中,美国是吃了大亏的,英国军队占领了华盛顿城后,放火烧了包括美国国会大厦和总统府之类的建筑物。过后,为了掩盖被大火烧过的痕迹,1814年总统住宅棕红色的石头墙被涂上了白色。1902年后来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的远方表兄西奥多·罗斯福总统正式命名为“白宫”。


这个时候,中国恰恰不会与美国公开翻脸。而是会在这个消息的刺激下,加快中国版的西进运动。对此,印度也有所领悟,做出了相应的柔软举动:印度当局禁止达赖在新德里的所有集会活动。

有趣的是,自从川普上台以后,从来没有会见过达赖。在川普刚刚坐上美国总统的宝座后的2017年1月份,达赖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希望与美国总统川普会见。川普很明确的拒绝了达赖的要求。


笔者反复强调过一个论调:大国都是以内部矛盾为主要矛盾,以外部矛盾为次要矛盾的。


大陆与台湾的关系的进展,必然是以中国大陆的内部矛盾,以及台湾方面的外部矛盾的博弈为主要推动力的。这其中的博弈与合作的过程是非常复杂而深刻的。


不过,这就是另外的话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