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贸易战和英国脱欧有毛关系?

一起来演讲 2018-12-05 16:03:20

 在上一篇川普咋“疯”一文中,我提出贸易战是川普的中期选举的一波操作。很多人提出怀疑,甚至质疑。首先,对于跟我讨论甚至争论的人,我都深表感谢。在我看来,提出质疑,跟我争论,甚至跟我激烈的交锋(虽然现在还没有等到对手),是看得起我的。不然,一句“懒得理”,就大大地抬高了自己,狠狠地鄙视了对手。然饿,作为一个负责任的“软文”写手(所写“软文”只是为了给默默关注的公共平台拉人气),目前,我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以及观点背后支撑它的现实和逻辑的。本文的要点是看看川普如何走上仕途之路的。他的上位和英国的脱欧有关系吗?读后,看官大老爷们可能对我的观点会更买账。


    记得川普当选后第二天,我在给一个金发萌妹子上经济学课,闲聊到了大选。她问我怎么看川普,我随口说我还是喜欢他做真人秀吧。在没竞选总统前,川普还是位很有人缘的名人,他的真人秀也非常好看。通常他率领着自己气势如虹,美丽夺目的女儿,以及被女儿的气场完全碾轧,没啥存在感的其中一个儿子,出现在镜头前,面对着自己的十几位颇有才华和能力小迷弟小迷妹,一番铺派任务,甩手走开。这些“川粉”经受种种非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压力挑战,相互厮杀,最终在董事会议室(broad room)接受他的裁决,赢的人的奖励是做他的学徒(是不是一股子资本主义拜金堕落的味道)。You are fired (你被解雇了)也成为他的标语,展现川普独揽大权,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模样。做总统真是委屈他了。这一点我真没开玩笑。总统可不是皇帝,是要放低身段,协调八方利益的。奥巴马通过的“奥记健保”,可是人家贵为总统吃了多少白眼闭门羹,苦口婆心沟通各方换来的。结果川老爷一上来,大笔一挥,就变了手纸。


  扯远了,回到川普的上位。在一本所谓揭露川普入主白宫内幕的畅销书《烈火与愤怒》(fire and fury)中,作者爆料称川普压根儿就没想赢。沃尔夫(作者)煞有介事地说这是川普亲近的人对他说的。“他认为自己通过竞选更加出名,伊万卡和库什纳成为国际名人,班农去做茶党领袖,凯莲恩·康威成为电视明星……实在是输了便是是赢了。”对这本类似狗仔的爆料,真假我们姑且不论,然而川普的竞选确实是漏洞百出。如果说小布什是成功的将自己包装成了一个白痴,代表共和党赢得了大选,那川普便是成功的本色演出了又一个白痴,又一次代表共和党赢得了大选。(这两次选举还真有很多很有趣的相似之处,感兴趣的读者大老爷可以留言,我再出一期细谈。)但,这一次川普的胜出,和小布什的胜出,本质上不一样。这一次川普的胜出和英国脱欧本质上是一样的。这是近两年接连的两起政治“黑天鹅”事件。之前几乎压倒性的舆论都认为这事儿不可能,结果还真发生了。如果这两件事,统统冠上一个“新民粹主义”,不但一些看官大老爷要跳出来批,我自己也都会跳脚。背后当然有更深远的原因。然鹅,如果懒惰如我,给这些糙事儿划个大类,冠个大词儿,那也许这个词儿还真行。和人胡侃时候,“刷”地亮出来,一时间让人很迷糊。然后再补一句“这背后反映出沉默的大多数话语权的提高和精英阶层之间的矛盾”,妥妥的,完美。


  说白了,川普的选战,以及脱欧,就是利用了“沉默的大多数”的情绪,催生了选票。以往选举,这些人往往选择不出门投票,生活如此多艰,默默做名吃瓜群众就好了。然鹅,情绪一旦被煽动,这些人变成了“死忠”“脑残粉儿”。川普的造势演讲,他用的词没几个能上托福词汇表,他说的句式,比咱社会主义高考的英文阅读理解句式差远了,简直是小学生水平。他时不时还流露出看不起女性的言论(比如他暗示女性生理期狂躁不适合参加工作)。这一切都非常迎合他的“死忠”群众,小镇上没受过高等教育的老白男们。一旦这些“无产阶级”把这位爷看成哥们儿,那政见辩论之类的都不用看了,就是无条件支持啊。


  历年选举,谁能拉拢中间选民谁赢。当希拉里卖力讨好中间选民时候,川普依然享受他在真人秀中的本色出镜。在排排坐的吃瓜群众面前,他慷慨激昂,情绪饱满,反墨西哥,因为墨西哥人非法打工拉低了你们的工资;反中国,因为中国人抢走了你们的工作;反穆斯林,因为穆斯林炸死了你们的邻居,反,反,反。这些言论在精英眼里都“懒得理”,不值一驳,然鹅,君不见台下掌声雷动,欢呼不已。川普不在意中间选民的,紧紧抓牢保守势力,催生出更多自己阵营的选票,动员吃瓜群众出来挺我,就是我的策略。


  好啦,上台了。转眼又到了中期选举。今年的州长选举,国会议员选举hin重要啊,不行后果很严重啊,出轨花花公子兔女郎、通俄门调查,各种破事儿,还要靠党内同志团结一致挺我掩护我啊。党内团结靠选举获胜,选举获胜靠死忠,呼唤死忠靠骂中国,今夜再来推特一波。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