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牛津大学出版社专家大讲堂你了解自然拼读吗?

宝可思ICC国际儿童会 2019-02-16 10:04:59

  朱国梁先生(Tony),现任牛津大学出版社首席顾问,负责牛津大学出版社英语课程的师资培训、家长讲座、牛津课程英语比赛评判。

   

  朱国梁先生(Tony)同时兼任宝可思(ICC)国际儿童会英文出版及教育培训名誉顾问,助力宝可思教育事业的发展。

近十多年来谈论 phonics (中文大家都叫自然拼读法) 的文章很多,大部分看到的都是拥护 phonics 一边的, 谈的都只是它的好处, 给人印象是小朋友懂了一套 phonics 课程中的所有单音 (音素 – phonemes) 和学了拼音技巧就可拼读出所有英文单词来, 这无疑是一种误导。因为历史上复杂的语音演化原因, 英语虽为拼音文字,英文字母却并非一套完美的音标,故很多英文单词是不能以phonics 课程所教的普遍读音拼读出来的。这些例外读法(exceptions) 就是反对phonics 一派所持最强论点。举例如 “ai”读音一般是/ei/, 但“ said” 读/sed/, 这里“ai” 读/e/。一个拼音技巧纯熟的小朋友如听老师读出/lʌv/(love) ,如果他不懂这个单词,他会把单词拼成“ luv”

还有一音素结构有多种读法的问题,例如“ ou” ,它有多至六到七个读法,我却未见过有phonics课程教/aʊ/以外的读音。这里让大家看看:①“out” 内“ou” 读/aʊ/(基本读法);② “cousin”, “tough”却是/ʌ/;③“cough” 是/ɒ/;④“soup”, “group”是/ u:/; ⑤“could”是/ʊ/; ⑥“court”, “source”是/ɔː/(受‘r’影响), “journey”是/ɜː/(也是受“r” 影响) 。这些音都常用而字数亦为数不少,故我不想用“例外”来形容这些音。那我们应如何应付?   

又例如“ a”, “e”, “i”, “o”, “u” 这五个基本元音(vowels), 大部分phonics课程都只教/æ/, /e/, /ɪ/, /ɒ/, /ʌ/这五个短元音, 但其实它们在很多字上都以 /eɪ/, /iː/, /aɪ/, /əʊ/, /juː/的读音出现的, 好像table, prefect, dinosaur, cold, uniform. 那我们怎样分辨它们何时读短、何时读长呢?

要说明的是我本身是赞成小朋友学phonics的,甚至成人去学也有好处,它的确可以帮助学生发音更准确(尤其是对英语是第二语言的学生而言) ,串写更容易;只是要在认知phonics不能解决所有读音问题方面的概念要做好,配以适当的阅读训练,问题便可解决。否则有机会令学生染上“hypercorrection”的坏习惯,意思是因学生因循一种读音方法或文法的认知方法,把方法死板地套入所有读字和句式学习上,把一些对的读音和句式反而弄错了。   

Hpyercorrection 多数指发生在文法(grammar) 上的问题,但也可用在语音学习上。举一个有趣的实例: 譬如“ Oxford” 中的“or”, 有一位小朋友因学了“or” 是/ɔː/音,回家便勇敢地更正他在大学主修英语的妈妈一贯读对了的/ ɒksfəd/的读法,说应读作/ ɒksfɔːd/(很多香港人的错误读法) 。这是读一个多音节英文字牵涉轻重音的问题。Phonics的拼读方法是不能指示出一个多音节的字的重读(stressed)、轻(unstressed)、又或更复杂的次重音(second stressed)的位置分布的。这又牵涉到/ə/(schwa) 代替轻读(unstressed) 中的元音问题, 这个以后我们会再谈。

以上我只指出及抛出很多问题而未讲及读音上的原则和概念或解决方法, 因为我会在以后的篇章中逐一作较深入的讨论,今天就说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