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第三帝国的毁灭之战:苏联红军吊打国会大厦守军

历史真相不忍细看 2020-07-29 12:12:22

请点击上面 免费订阅本账号!

1945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个年头,先是西线盟军跨国莱茵河进入德国本土并深入腹地,美国军队以雷霆万钧的速度打到了科隆,东线的苏军部队在赢得了库尔斯克会战后开始大举反攻,先后渡过第聂伯河,奥得河,维斯瓦河,从德国东部边境一直打到了柏林城下,就发生了著名的柏林会战。柏林会战是欧洲东线战场的最后一次战役,法西斯的老大最终是没有挺过苏军钢甲洪流和人海战术的攻势,1945年4月30日拿下国会大厦,叶戈罗夫中士和坎塔里亚下士把胜利的旗帜插在的国会大厦的楼顶。

这一战苏军伤亡将近30万,柏林郊外的农田房舍,在柏林城内的残垣断壁。苏军将士用不怕牺牲的战斗意志高喊“乌拉!”朝德军阵地发起攻击,众所周知当时的德军都是东拼西凑来的,有国防军,党卫军,国民掷弹兵,还有老百姓组成的部队,而苏军这边都是近卫军,机械化军和混合而成的方面军。1944年以后苏军的战斗力大有提升,已经不是卫国战争初期的状态了。T-34/85坦克,伊尔2对地攻击机,步兵手中的波波莎冲锋枪,DP-28机枪。配合着SU152自行榴弹炮和IS-2重型坦克都成为了苏军当时最经典的一幕,说实话德军的武器并不差而且是一直都不差就尖端来说 Me262喷气机 STG44突击步枪和虎王坦克,包括V2火箭这一类的黑科技。

就国会大厦战斗镜头来讲:苏军第三突击集团军第79军在29日开始了对国会大厦第一轮的冲锋,当时第三突击集团军的主要目标是总理府,但是因为总理府有强大的抵抗,一些指挥员误认为国会大厦没有强大的防御力量,所以组织了几百人的部队进行试探性的冲锋。结果这些年轻的士兵没有一个踏上国会大厦的广场。

但是这些失去的生命并没有唤醒苏联人,残酷的巷战让所有的士兵都发了疯,他们依然无所顾忌的组织人马杀向国会大厦,经过多次冲锋,他们终于冲到了国会大厦的广场前。复仇的意念让苏军士兵不做任何休整就冲向国会大厦,国会大厦里数个射击口和窗口架设的机枪,MG42、MG34、STG44、MP40、98K或是所有能射出子弹的东西形成一道道的火舌。他们好象并不在乎子弹的消耗,但是后来事实证明,德国人此举极其正确,但是在战斗的后期,这种大口径的机枪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苏联人和快被德国人的机枪逼到了广场外的街角,因为德军的火力压制,苏军的狙击手根本不能展开对德军机枪手的有效打击。也许刚找好狙击点就被德军狙击手爆头了。直至苏军几辆浑身裹着“征用”来的棉被的坦克开进广场时,苏军一片欢呼,但是德国人很快还以颜色,德军“慕钦堡”装甲师的残存士兵用他们最后一辆坦克和PAK40反坦克炮进行顽强的抵抗,国会大厦守军也对着这几辆坦克发射了数枚“铁拳”反坦克火箭炮。苏军的坦克顿时被掀翻,坦克杀手和“铁拳”直接当成枪用,守军直接用火箭弹轰击冲锋的苏军步兵,残肢断臂随处可见。

但是,好景不长,苏军装甲车不断的涌入国会大厦附近,部分杀红了眼的苏军凭借波波莎冲锋枪大容量弹股和德军展开激烈战斗,德军大部分用的是98K,MP40(虽是冲锋枪和前者单价容量不成比例)这拼火力很占下风。任凭MG42火舌不停的喷出也仍然阻止不了苏联红军的猛烈攻势。T34/85也没有止境的从后方攻上来,“慕钦堡”装甲师在几次消耗后,终于什么都不剩了,最后残存装甲师的士兵们开始拿起轻武器和“铁拳”反坦克火箭炮开始和苏军展开对射。

但此时已经是螳臂当车了,波波莎编出的火力网,T34打出的高爆弹幕,还有喀秋莎那耀眼的火光,德军束手无策。这时,德军陆陆续续的有撤回的党卫军战斗小队,他们神出鬼没在苏军背后发起打击,他们的武器相对普通部队来说就好多了,苏军在吃了数回亏之后,不得不在背后重新建立起防线,但是党卫军战斗小队还是不停的渗透苏军的防线支援去国会大厦,而且是屡试不爽,俗话说,好虎难架群狼。

真正的进攻出是在4月30日凌晨,当时苏军已经攻占了总理府,全部的矛头开始指向国会大厦,苏军在30日上午展开了真正意义上的冲锋,但是在德军MG42机枪的怒吼下,苏军的冲锋竟被打退。在多次的失败下苏军统帅部就坐不住了,第三突击集团军军司令员库兹涅佐夫上将,开始调动他可以调动的所有重武器,准备对国会大厦进行一次性的毁灭性打击。上午11点,苏军集中了89门大炮对国会大厦开始了20分钟的炮火覆盖,苏军在炮火打击后从3个方向同时冲向国会大厦,这时国会大厦底层突然出现无数的射击口,大部分苏军刚刚踏上广场,就被德军子弹穿透身体。顿时枪声四起,炮声震耳欲聋。进攻进行了60分钟后,苏联人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只好退回重做部署。只能说这次冲锋苏军失利了,由于判断错误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下午1点,苏军再次进行30分钟的炮火打击,苏军的装甲部队和炮兵部队开始在这时对国会大厦底层及各窗口进行精确打击,把国会大厦地层炸开数个大洞。苏军在炮火打击后,苏军的三个营再一次进行冲锋,因为前线的苏军一线战斗兵力锐减,所以这次的冲锋很多士兵原来都是非战斗部队,如侦察部队,后勤部队。德军机枪起初向镰刀割麦子一样将苏军士兵击倒甚至还会往尸体上补几枪防止有漏网之鱼。此次冲锋,苏军在浓烟和机枪的掩护下,苏军的马克西姆重机枪和DP28机枪疯狂的对国会大厦的射击口进行压制。这火力网相互穿插,但射击口依然是火光四起,可能有时停一会儿。这一因为前边士兵阵亡了后边的马上就补上,反复这样消耗德军兵力,终于艰难的冲进了国会大厦地层,并且迅速的占领了国会大厦底层。

这时,苏军没有进行进一步的进攻,因为苏军认为德国人这时候会投降,但是等了1个小时后,苏军发现自己错了,德国人并没有一丝的投降意思,残酷的夺屋战斗开始了。国会大厦的内部也成为了战斗堡垒。沙袋,机枪阵地,甚至是火炮。完全看不出这是一座高达上的场所。苏军为了迫使德军投降,他们主攻力量为打通向顶层的通道。真的是每个楼层每个房间的争夺。可能几个苏军刚刚夺下一间房屋射杀了几名德军,刚刚要清理下一个房间就被门后的机枪全部干掉了。德国人却逐层逐屋的布防,并且在关键地方安置炸弹,而且火箭筒直接在房屋战斗中使用,根本顾不上这是什么地方,这样的防守给苏军造成不少损失和麻烦。双方都投掷了大量的手榴弹,内部的墙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弹孔。德国人使用了弯管枪等巷战武器。白刃搏斗不时发生,据苏联一老兵回忆,有一次的肉搏战是在一个会议厅里,居然有几十个人在殊死群殴。德国人在子弹用光后,基本上都使用了手雷开路后冲出肉搏的战术,此举以至于战斗的后期,双方都象发疯了似的,都不怎么使用枪械,而是用刺刀匕首进行冷兵器作战,甚至用钢盔对砸或者就直接打起群架了。可见战斗的疯狂程度。

1945年4月30日晚21点50分,苏军终于打通了通往顶层的通道,苏军叶戈罗夫中士和坎塔里亚下士把胜利的红旗升起在国会大厦的圆顶上。但是战斗并没有因为这一举动而结束。躲在角落里的德军没有放弃抵抗,誓死也要打完最后一个弹夹,这种冷枪给苏军也造成了不小的伤亡。国会大厦的守军并没有一人投降,苏联的一遍一遍的大声宣传,希特勒已经自杀,苏军已经在国会大厦升起国旗,德军战线已经全线瓦解……可是德国守军充耳不闻,他们依然顽强的和苏军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争夺,关于肃清国会大厦的时间历史上也众说不一,有说5月1日的,有说5月2日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最后一个守卫者是被击毙的,也就是说,从战斗的开始到结束,没有一名守卫者主动投降。

德军守卫者用年轻的生命,自己的鲜血证明了他们的忠诚,也实现了他们的荣辱和誓言。“忠诚既是吾之荣誉!”转自国会大厦的守卫者大部分都战死了,剩下的俘虏也没有留下任何的闲言碎语,也没有办法找到任何一名守卫者的名字,也许,把这些名字埋葬是对守卫者的最大的尊敬…… 1945年5月2日早晨6点,柏林城防司令维尔丁将军离开了地下掩体,向苏联军队投降。下午3点,剩余德国部队全部停止抵抗,向苏联人投降。柏林保卫战至此终于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