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聚焦 “牛津需要什么样的学生”——牛津大学圣埃德蒙院长到访川大

四川大学 2021-04-04 13:43:11

昨(24)日,牛津大学圣埃德蒙学院院长济慈·高(Keith Gull)教授一行到访四川大学,并与吴玉章学院的学生们进行交流,还在江安校区水上报告厅作了题为“牛津、中国和埃德蒙学院: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讲演,发人深省。演讲结束后,谢和平校长向高济慈院长赠送了自己的书法作品。


书法连接两校友谊




谢校长赠予高济慈院长的书法作品是他自己今年8月访问牛津大学时所写的体会,书法作品写道“牛津之认识:牛津大学之行,重在对牛津之认识。牛津也,精英教育也,其学院制是其传统和特色。其二,牛津也,卓越学术也。其三,牛津也,高水平的精细化服务也,吾与川大同事均有此体会。学必悟,悟必行,行必高远,此乃推进川大一流大学建设的关键所在。甲午秋八月十四日于牛津大学。 ” 圣艾德蒙学院高济慈院长非常高兴地接受了谢校长这份珍贵的礼物。


与吴玉章学生对话谈“金字塔”



牛津大学圣埃德蒙学院院长济慈·高教授一行来到江安校区,与吴玉章学院的学生进行交流。学生代表介绍了吴玉章学院的总体情况,包括每年的180名吴玉章学院学生如何通过各种测试“层层筛选”从9000名学生中脱颖而出、学院与众不同的“导师体系”和课程安排、学生参加的国际项目等等。


高教授介绍,他们和全世界很多学校都有合作,中国西部是非常有趣的地区,牛津大学与四川大学的交流是非常重要的。他认为真正的教育,是众多年轻的、有趣的、特别的、有才华和富有探索精神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互相探索和沟通。学校不是要划分成不同的群,也不在乎你是不是在底层,“你还年轻,还会更年轻”。真正对知识感兴趣的年轻人,通过训练、深思,一起学习和工作,将走向神奇的未来。


牛津的中国印记



在水上报告厅的讲演中,高济慈院长饶有兴趣地介绍了牛津大学的第一本中国书和第一位中国教授,并展示了第一个中国学生的申请信,同时他也梳理了牛津大学中国问题研究情况的脉络。


据他介绍,1604年,即明万历三十二年,牛津大学就拥有了第一本中文书,这是由牛津大学包德连图书馆(Bodleian Library)的创建者托马斯 • 博德利爵士(SirThomas Bodley)捐献的,而此时牛津大学已建校400多年。


八十三年后,牛津迎来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学者。1687年,沈福宗求学于牛津大学,并对图书馆里丰富大量的中国图书和手稿进行了分类及目录编写。之后,这里陆续有了中国人的足迹。1878年,詹姆斯·乐(Jemes Legge,1815-1897)成为了牛津第一位中国语言与文学教授。


目前,牛津的中国问题动态、国际化研究已十分活跃,2009年,由琳达月(Linda Yue)主持的“中国成长中心”(CGC)成立,随后由弗兰克·黄(Frank Hwang)任主席的“牛津中国经济学项目”(OXCEP)也在2013年建立。中心学术指导圣艾德蒙学院的John knight教授,在研究中国经济成长问题和挑战方面著作不断,今后中心还将会逐步展开多项计划。高教授欢迎更多的中国学者与学生到牛津参与这些研究。


“小”牛津的“大”学问



高教授惊叹中国大学的“大”,但也满怀爱意介绍了牛津的“小”。他赞叹到:成都是一个精彩的城市,四川大学是一个精彩的大学,有很多聪明的学生,学生人数也达到几万人。他同时表示,自己的夫人也非常热爱四川美食。


他笑着介绍说,他所在的城市很小,骑着自行车就可以转一圈。而且学校也很奇怪,一个院子,四个面是建筑,一面临街,旁边花园一个老教堂,连着一个建于17世纪的老图书馆,奇怪的是图书馆的另一部分,却在另一侧建筑里。


圣埃德蒙学院是牛津38个学院中最古老的一个,于13世纪创建,是医学院的起源,15世纪成为一个独立学院,本科只有400人,研究生200人,访问学生30人。虽然学院学生人数很少,但让他骄傲的是学院呈现出非常多样化的形态,本科的课程总数达到220个,是一个国际级的多样化社区。


牛津导师制精髓:什么是最重要的问题



当有人问及是否能给中国教师一些建议,高教授表示自己无法胜任,因为每个学校是如此不同。但他可以介绍牛津的导师究竟教学生什么、怎么教?他透露,在牛津,学生每周都会去见自己的导师,每个导师会指导1-2个学生,导师会给每个学生指点阅读材料、提供实践和练习建议,并提供有关科目和信息的建议,重要的是交换彼此的观点。


在牛津,导师们会问学生这样一些问题——

How?你是怎么找到这些材料的?

Why?为什么用这种方式做这个事情?

So What?这个信息的重要性在哪里?

What’s Missing?你漏掉什么了?

你必须去判断,什么是最重要的、可重复验证的,并且它们是否足以支撑你不同的观点。


高教授也强调了他认为教师最重要的作用在何处。他介绍,牛津不同的教授、导师和课程各不相同,学生的经历也完全不同,两个人就有两种完全不同的学习和研究方式,两个组也有完全不同的讨论。有一些问题很有趣,但是不重要。我认为有趣的,其他许多人并不这样认为。导师的作用,就是让学生知道:你需要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问题,什么是更重要的问题,你要问真正重要的问题。


透露与川大合作四大方案



高教授透露了最近和未来一段时间与四川大学的合作。首先是2014年秋牛津访问学生的课程和奖学金;其次经济学科目的课程拟请四川大学教授前往牛津讲授;三是第二次组织定于2015年6月7日举行的中国研究国际论坛的有关事宜,除此之外,还将筹建在学生之间的个人学术等交互关系。


高教授表示,研究中国经济问题的两大中心每年为访问学者和访问学生设立了奖学金,欢迎中国学人的加入。他引人注目地发布了“我们正在寻找什么样的学生”的信息:你的背景不重要、你的所处地和来自哪个学校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没有学术能力或潜力,是否符合牛津学科上的要求,你适合不适合你选择的课程,最重要的,是你有没有创造性、兴趣和独立思想的能力。


作者/何炜

编辑/陈爽


谢谢您关注大川,大川是四川大学新闻中心的一员。新闻中心还有许多平台可以给您带来川大的新鲜资讯、服务信息、逸闻趣事,期待您的关注!

四川大学网站:www.scu.edu.cn

四川大学微博:http://weibo.com/u/3624694175

同时我们欢迎文字、图片、视频等形式的投稿,邮箱:scdxb@sc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