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英国最黑暗的地方:近千少女被性侵或当做性奴,警方却毫无作为

英伦校园 2019-06-18 22:28:30

发现留学生活中的一万种可能:)


3月11日,英国的《星期日镜报》披露了一则丑闻:

过去四十年来,在英国一个叫Telford的小镇里,一直发生着对少女进行性侵害、将少女当作性奴隶贩卖的事情……

这些少女,无一例外都处在十来岁的花季,最小的甚至只有十一岁。

然而,根据《镜报》的报道,Telford的警官在明知侵害持续发生的情况下,却毫无作为。

正因如此,英国人民甚至将Telford称为——“英国最黑暗的小镇”

《镜报》为了做这个报道,已经准备了半年时间。在这半年里,他们收到了来自Telford近千名女性的叙述,讲述自己的经历。

其中有迹可循的,最早是在1985年

一切,还要从1985年说起。

当年,一个14岁的女孩子,被一个刚成年的男性侵犯,并劫持到了自己家。

女孩子却不幸怀孕了。

该男性思虑一番,把这个女孩子“送”给了自己的朋友,少女又经历了一番强奸。

如今,这个女孩子已经长大成人,47岁了。

这件事给她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创伤,她曾经向Telford的议会报告了这件事情,但没有后续;

她去寻找心理医生请求帮助,心理医生却只是说,“你该吃药”

对于这样的事情,当地议会为什么会“没有后续”?

原来,Telford的议会成员,认为受到性侵害的少女们,都是“妓女”;

同时,为了避免被人指摘“种族歧视”,议会并不会记录下受害者们的具体信息,因为其中有些是亚裔。

看到这里,你或许会以为,Telford的性侵害事件是个人行为,同时由于当地议会成员的观念陈旧,才会造成这种局面。

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2004年,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被20出头的男子盯上。

这个女孩子是个混血儿,长得十分美丽;男子却是个毒贩。

为了得到这个女孩子,该男子伙同自己的毒贩朋友,对女孩实施了漫长的纠缠,同时一直以暴力和恐惧威胁她。

最终,这个女孩被迫与两名男子数次发生关系,经历了三次堕胎。

第四次连胎都不用堕了,直接就自然流产。

Telford的恋童癖男子们,似乎很擅长用这种手段使少女屈服。

在另一个少女的事件里,犯罪者的手段如出一辙,受害者的经历却更加悲惨。

“我非常愤恨当时所有的一切,缘起仅仅是我的电话号码遭到泄露,辗转到了一个恋童癖手上。”

当时,她只有十四岁。

“他们用欺骗和暴力,让我一点点滑入恐惧的深渊。”

“他们说,如果我敢把事情说出去,就杀了我的妹妹,然后告诉我妈妈,我是个妓女。”

“每天,我都在油腻肮脏的快餐店里,被迫和无数的人发生关系。”

“我每周都去诊所里买紧急避孕药,但没有人关心我到底有什么问题。”

“我经历了两次堕胎。第二次堕胎手术结束后,我立刻被拉去给更多人强奸。”

“最痛苦的一天,是在我的十六岁生日。我被下了药,然后被五个人轮奸。”

“当时我已经决定报警。可是头目出现在了我家,威胁我,如果敢把事情说出去,就把我家的房子烧掉。”

看到这里,小伙伴们能感觉到,Telford的性犯罪有一个团队在操纵。

这个团队混合了毒贩和皮条客。

他们常用的手段是欺骗、暴力威胁和下药。

那么,他们真的会如威胁里所讲的,“烧掉房子”、“杀了妹妹”、“告诉母亲”之类的吗?

一定程度上,他们会的。

1997年,14岁的Lucy被一个出租车司机Azhar Ali Mehmood纠缠,她被迫为他生下一个女儿;

2000年,16岁的Lucy和她的妈妈、姐姐葬身火海。

经过警方调查,纵火犯正是这个出租车司机。他因为谋杀罪入狱监禁,性侵Lucy却没有得到任何惩罚。

2002年,13岁的Becky Watson不幸遭遇车祸,失去了生命;

警方认为,这是由于一个“过火的恶作剧”引起的;

但媒体披露了Becky的日记,她从十一岁开始就受到了某亚裔帮派的控制和性虐待;

在日记里,她写下了她被帮派成员侵害的可怕经历。

还是这个亚裔帮派,Becky的朋友Vicky也遭到了毒手。

Vicky12岁的时候,被诱吸食了可卡因,入了毒品的圈套;

从此无论什么事,她只能听信于帮派成员,20岁的时候就早早去世。

Vicky的姐姐Emma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十分痛苦地说道:“如果没有这些人,她肯定还活着。可是这些凶手却仍然逍遥法外。”

看到这里,小伙伴们可能会疑惑,那些警察呢?心理医生呢?药店老板呢?

为什么在侵害事件里,出场的只有少女们的家长和施害者,其他成年人呢?

Telford好歹是一个大型城镇,近几年还是英国发展最快的小镇之一,它的警察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管?

还别说,有些警察还真不管这些事儿。

一个叫Becky(不是之前那个)的姑娘,数次前往警察局报警,警察却“像对待罪犯”一样对待她,“没有任何人采取行动”。

同时,《镜报》的记者在调查警察档案的时候,还发现了端倪。

有些少女受到侵犯后,家人会带她来报警。但记者发现,当警察试图联系受害者后,法医的证据会被销毁。

Telford自己也承人了这方面的漏洞。

2013年,在Telford议会发布的文件里写道:

一些老师、社会工作者和精神健康工作者,早就知道了发生在这些女孩子们身上的可怕经历。

可是这些人不仅没有站出来制止罪恶,也没有向警方求助。

在这份文件里,当地议会承认自己“没能解决关于虐待和性剥削的问题”

Telford的儿童卖淫如此严重,却没有人敢站出来披露它。这说明Telford的“性交易圈”已经发展到一个极为庞大的程度。

为什么选择不谙世事的少女?很大原因,就是她们好哄、好骗。

除了暴力威胁,有时候皮条客会在选择的女孩面前,摆满烟酒和毒品,劝说她们去卖淫;

在这些被洗脑的女孩眼中,烟酒和毒品,都是得到“男人宠爱”的表现。

另一些女孩,却坚持认为自己和施暴者之间是“美好的爱情”;

尽管,这些男人大多已婚。

《镜报》的内容引发轩然大波后,Telford的警方不得不做出回应。

“在近几年里,我们始终在关注这个领域,同时还与社区密切合作,确保居民遭遇这类问题后,有信心向我们反馈。”

当地议会同时表示,更多的案件,已经开始进入法律程序。

希望时间能带走受害者悲苦的回忆,法律能给施暴者带来应有的惩罚。

逝者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