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玩的不是心跳

书包里装把伞 2019-06-30 19:19:03


Alan John Hackett

1987626日,一个名叫Alan John Hackett的新西兰人从埃菲尔铁塔上纵身一跃后被警察局带走,因其非法壮举而被短暂拘禁,同时也引起国际社会对蹦极这项运动的高度关注,世界各地犄角旮旯不乏热爱波澜壮阔或想要挑战极限为平淡如水的日子带来点疾风暴雨的人。

1987 AJ在法国埃菲尔铁塔

第二年,AJ和他的商业伙伴Henry van Ache在新西兰皇后镇成立了世界第一家商业蹦极中心,第一个蹦极跳台设在Kawarau Bridge(卡瓦劳大桥),高度为43米,绳索是绑在脚上的(这是我没敢在那里跳的原因),可以选择是否将头浸入蓝宝石色的河流中。

新西兰皇后镇卡瓦劳大桥蹦极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安全性是蹦极之前的首要考虑因素,AJ的蹦极王国自然不是从埃菲尔铁塔上一跳而建成的。在这之前,这位极具冒险精神的蹦极之父做过多次大胆的尝试,他首先和朋友在新西兰科学和工业研究部的帮助下,利用他们提供的数学公式计算特定体重所需要的橡胶的数量以保证拉伸时不会断裂。之后的三、四个月里AJ在新西兰北岛各种蹦,用自身不断验证。1986年,AJ第一跳在奥克兰Upper Harbour Bridge,用的是降落伞的背带,这段经历被他自己称作"人生最精彩之一"。同年AJ跟随新西兰速滑队去到法国,埃菲尔铁塔之前,他分别从离湖面147米的一座桥上和滑雪场的缆车上跳下。

但严格意义上来讲AJ并不能算蹦极第一人。这里要提到David AttenboroughBBC灵魂人物,世界自然纪录片之父,纪录片频道常常播放的《冰冻星球》、《蓝色星球》、《植物王国》等由他主导策划和解说。David曾在南太平洋瓦努阿图共和国83个岛屿中的Pentecost Isalnd拍片,镜头记录下原住民的古老习俗Land Diving(当地语言称作Gol),每年四月、五月或六月,当地人会用木头搭成一座二、三十米高的塔,砍下藤条绑在塔上,藤条的另一边绑在脚踝上,年龄小的男孩从三米左右的高度跳下,地位越高声望越大的人起跳的高度也逐渐增长,除了三两根藤条没有任何其他的保护措施。村民们认为这种陆地潜水仪式不仅能够保证作物丰收,还可以消除在雨季常患的疾病,同时它也被当做成年仪式,是男孩成为男人的象征。南太平洋小岛的绝美风光使得世界各地的游客向来络绎不绝,有的村庄至今保留这项习俗,甚至将它开发成旅游观光项目,一年一次的仪式演变成一周一次的节目,由于文化保护商业拍摄是不被许可的。

David Attenborough

Land Diving

牛津大学有一个惊险运动俱乐部,其成员从David的这部纪录片中受到启发,寻思着是不是可以用橡胶圈尝试一下这种运动。197941日,他们首先从英国布里斯托的Clifton Suspension Bridge跳下,之后在美国旧金山Golden Gate Bridge,这也是第一次有女性参加,她Jane Wilmot,后来在科罗拉多Royal Gorge Suspension Bridge蹦的被美国一档流行电视节目That's Incredible播出。也正是AJ的朋友看到俱乐部成员的事迹,问他是否感兴趣,才有了后来蹦极运动的普及。这些冒险精神我向来敬佩至极,鲁滨逊和尼摩船长堪称个中典范,两本书翻来覆去看过好几遍,我琢磨着自己的胆子怕是在小说里练出来的。

 

去新西兰之前我从没想过蹦极,有一次国庆在北京去十渡玩,早上八九点蹦极台的大广播就放着特别带劲曲风混乱的音乐,扰我美梦,也因此间接地对蹦极没一点好感。但这次蹦极,我想的是既然来了,不如斗胆往下一跳,以后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也不怕了,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在刚到新西兰的时候如愿,不过总算在离开之前达成,期间也未被学校各种deadline打倒。现在想想这样的逻辑并不能成立,蹦极是建立在我的身体和心理都能承受的基础上而去做的一件事,身体上没啥毛病,心理上我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相信AJ Hackett的安全措施,想想似乎没有多少是对未知的恐惧,更多是对那种妙不可言的刺激感的渴望,和对空中观景的绝佳视角的坚持。在酒店提前一天预定了Ledge Bungy47米,不算高,但视觉体验是俯瞰400米以下整座皇后镇,安全带是系在腰上的。

蹦极那天清早一看是阴天,有些失望,和朋友从一条徒步登山道路抵达蹦极点(也可以乘坐Skyline的缆车,不过徒步中途能看到不少玩空中滑索和极限山地车的),阳光渐渐拨开乌云,Lake Wakatipu波光粼粼。等待中我不停向下看高耸的树木,像是万丈深渊,紧张感逐渐升级,工作人员说别怕,你去前面看看那个玩Swing(想象一下要自己跳下去荡的空中大秋千)的人,她比你紧张多了。哆嗦着腿过去看,果真是边往下瞧边后退,不停说自己害怕,周围的人一直鼓励她,最后总算哭嚎着跳下去了。真轮到我时,自己都不可思议地拿出百米冲刺的劲儿助跑了一段跳下去,超出了预想的动作范围。放空过程中前半段时间用在了紧张和尖叫上以至于大脑空白,完全忘记是什么样的感觉,后一半时间才后知后觉地真正享受没有任何捆绑和束缚的体验,那一刻像是拥有了绝对的自由,深蓝的湖水、幽深的树林和南阿尔卑斯山在自由落体的移动中尽收眼底,湖光山色实在令人心旷神怡。


真正跳下去的那一刻,会爱上蹦极,爱它带给我的意义

"Everyday do something that reminds you you are still alive."

至于做什么样的事

"You have your way. I have my way. As for the right way, the correct way, and theonly way, it does not ex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