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他:“100万,我买你一夜!“ 她:“1000万,我买你一夜,如何?”

励志演讲视频 2021-04-03 16:10:24



程安雅,女,身高164cm,体重48公斤,大美女一枚,无性格也是一种性格。

她穿着一件浅黄色的衬衫,洗得发白的牛仔裤,朴素的帆布鞋,长相清纯漂亮,一双大眼,盛着满世界的天真。

今天是她男朋友王锐的生日,她想给他一个惊喜。

袋子里装着的就是她精心挑选的钢笔,名家手笔,价格不菲,她省吃俭用两个月才买得起。

王锐高她一年级,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全校学妹的梦中情人。

刚进屋她就感觉有点不对劲,鞋柜前有双红色的水晶高跟鞋,地上四处散落着红色的披肩上衣,短裙,长丝袜……

男人的衬衫,长裤……

卧室里传来阵阵不和谐的声音。

真人秀?

如果这里不是她男朋友的家,程安雅可能会有兴趣趴在门外看表演。

这对男女已迫不及待一进门就办事的猴急样子,地板上的凌乱,空气中的麝香味,程安雅她就算再怎么单纯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王锐,爱我吗?”妖媚的女声有着诱惑的味道。

陈盈盈?她的好朋友?额……最近游戏打得太猛了,幻听,幻听……。

“我当然爱你,盈盈你好棒……”

她一步一步地靠近卧室。

“说,我和安雅,谁技术好?”她的嗓音分外的媚。

喂喂喂,别比技术行不行,等过几年,我有实战经验,我们再来比也不迟!

“当然是你,安雅太古板,我们交往一年,最亲密的也是牵牵手,木头美人一个,不解风情,哪有宝贝你迷人……再快一点……”

切,你嘴巴这么臭,傻子才被你吻呢。

真猛啊!

这姿势摆得也太高难度了吧?

靠,这是怎么摆出来的?

程安雅有点佩服自己,这个时候竟然有心思研究他们的姿势问题。

“安……安雅……”王锐首先发现程安雅,眉心一拧,快速拉过棉被盖住他们的身体。

“安雅……”

陈盈盈羞愧之后,坦然自若地起身,毫不在意赤身裸体,身上还留着情欲的抓痕,**情色。

身材真火爆,有当公共汽车的本钱,程安雅暗忖。

陈盈盈随意丢给王锐一套衣服,她自己也套上王锐的衬衫。

程安雅很镇定,虽然她的脸色苍白,但她的眸光是含着笑意的,清纯的,甜美的,妈妈说,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微笑,是最好的伪装。

“安雅,你也看见了,我们在一起,你退出吧!”陈盈盈风情万种地勾着王锐的手臂,朝程安雅示威,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恩赐般的口气。

安雅这种穷酸相,怎么能配得上英俊亮眼的王锐,她陈盈盈才能配得上他。

“王锐,为什么?”要劈腿,你也别吃窝边草啊,况且这根草的名声还很烂,那是有名的公共汽车。

王锐冷冷一笑,一甩头,年轻英俊的脸有着嫌弃,高傲地说,“安雅,实话告诉你,当初会追求你,是因为和几个兄弟打赌,谁让你这么难追?说实话,你看看你,素颜朝天,一身垃圾装,配得上我吗?”

长得漂亮又怎么样,带她出去一样丢脸。

“原来是这样……”程安雅了解地点点头,她甜甜一笑,“你打赌的赌金是多少?”

“100万!”

“没我你也赢不了,赌金给我一半吧!”程安雅笑得更甜美了,双眸冒出人民币。

丫的,骗了我也不会分一半,你个铁公鸡。

王锐脸色铁青。

看,这女人就是这么俗气,一提起钱就两眼放光,光长一副骗人脸,靠之!

他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XXOO,她竟然笑得这么甜,还有心情问他赌金,还要钱?

靠!这是什么怪物?

陈盈盈怒不可遏,“程安雅,你要不要脸?”

“当然要脸,起码我这张脸要出去卖,价钱也比你高。”程安雅甜甜一笑,“真小气,不给就不给,一个人赢了钱独吞,小心天打雷劈啊你。”

“如你所愿,我们分手,我祝你们永浴爱河。”

两人脸色铁青。

程安雅微笑,扬长而去。

花灯初上,A市正闹。

坐落在A市黄金地段的酒吧热闹***舞台上,妖娆的舞女水蛇般的腰灵活地扭动着,浓妆艳抹的脸精致美艳,媚眼如丝,不停地放电,引得台下男子一片喝彩。

音乐震天,酒气醇香。

这是一个酒色场所,享乐场所。

程安雅在吧台前,一杯一杯地灌酒,脸色潮红。

王锐出轨,两人分手,她表现很潇洒,其实,心里还是有一咪咪点的痛啦,真是只是一咪咪点。

“安雅,来,乖,不开心的事都忘掉,多喝一点,多喝一点。”她名义上的姐姐林丽怂恿着她多喝酒,并不动声色地把一粒药丸放进酒杯里。

“你别在我耳边叽叽喳喳行不行,让我静一静。”程安雅淡淡地道,仰首把酒喝光。

丫的,要不是要拉着你来付钱,谁会忍受你的噪音。

程安雅的妈妈过世后,她的继母带着林丽嫁给她爸爸,两人虽然在一起也有三四年,感情一向不好,林丽的交友圈龙蛇混杂,男朋友换得比翻书还容易,程安雅一直不喜欢她。

只是,买醉,她没钱付账,只能拉着林丽。

林丽忍住怒火,死丫头,一会儿有你受的,她见程安雅喝下那杯酒,得意一笑,让酒保又给她倒了几杯酒,林丽闪到角门的黑暗处。

“怎么样,那就是我妹妹,漂亮吧,300万,不二价!”林丽狡猾地对一个长相猥琐的男子说,她欠了高利贷,实在还不起,只能把程安雅骗到酒吧,把她卖到地下卖场去顶债。

谁让她刚好倒霉失恋要买醉呢,林丽一点也不觉得内疚。

“成交!”男子摸着肥肥的下巴,眼睛露出淫光。

真是极品,这样的货色,地下卖场能拍卖到1000万。

程安雅喝得有点醉了,又不完全醉,丫的,王锐说她古板,无趣,她就有趣给他看,为他这么一个烂男人买醉,实在是蠢到极点。

程安雅站起来,放下酒杯,迷迷糊糊地往前头,倏地脚一拐,撞撞跌跌地冲向一个男子怀里。

很年轻的男子,看样子二十出头。

雕刻般完美的五官,长相极为精致,属于一种很妖孽的男人,他身上有一种浑然天生的优雅,尊贵,一双过分冷冽的眸子却把这种优雅衬得近乎冷漠。

优雅得冷漠的男子。

叶琛冷冽的眸子看向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一脸厌恶,他最讨厌这种主动缠人的女人。

当他看向她的眼睛时,倏地……

怔住了!

整个天地,都充满了明媚的颜色。

是她?

她有一双很美丽的眼睛,莹亮清澈,眸如点漆,如墨玉般美丽,澄澈,灵气,如盛满了全世界的明媚。

“咦,现在的MB都这么好看吗?”程安雅喃喃自语。

这男人长得也太好看了吧?程安雅心想,听林丽说,这家酒吧的MB都很极品,相貌出众,气质优雅,这男人全符合了,程安雅就把他当成MB了。

叶琛脸色一沉,细长的眸子危险地眯起?

MB?他叶琛是MB?靠,该死的丫头,你死定了!

他还来不及说什么,程安雅就揪着他的衣领,凶神恶煞问,“喂,你多少钱一夜?”

叶琛额头青筋暴跳,冷冽的眸子射出令人震慑心魂的冷光,扣着她腰间的手,猛然收紧,柔软的身子撞上坚硬的胸膛,“你来找男人?”

“废话,不找男人我问你做什么?”

这男人不但长得好看,连声音都这么有磁性,当MB一定很赚,程安雅心想着。

“很好!”叶琛的声音冷得令人打颤,不知道为何,听到她这么一说,心里涌上一股怒气,拽着她进入了私人电梯,既然来找男人,他也用不着客气,是吧?

今晚他拒绝了N个搭讪的女人,兴致缺缺,却不想遇见她,被她勾起一身情火。

林丽和猥琐男拿了支票回到酒吧时,程安雅已不在,气得林丽直跺脚,猥琐男目露凶光。

程安雅身上出了汗,体内升腾一股燥热,蠢蠢欲动,电梯里,清纯的少女化身妖娆女神,年轻的身子不停地摩擦叶琛的身子,吐气如兰。

嗯,这个男人身上太好闻了,淡淡的烟草味,没有人工香水,干净温暖,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身子热得要命。

叶琛的气息有些浮动,傲人的自制力濒临崩溃,这女人,简直是妖精的化身,她在他怀里不耐地扭动,媚眼如丝,清艳逼人,馨香扑面。

他忘了怒气,邪魅地勾起她的下巴,深邃的眼眸危险地看着那抹艳色,一脸邪气,忍不住低下头,吻上绯色的唇。

甜美的滋味令人迷醉,叶琛从不缺女人,身为MBS国际的继承人,有的是女人洗干净躺平等他临幸,叶琛女人无数,换女人比换衣服还频繁,可他从来不吻女人的唇,在这方面,他有些洁癖。

这次却破例了!

灵巧的唇撬开她的牙关,攻城略地,勾着安雅的丁香小舌,吸吮轻咬,扫过她每一处细嫩的肌肤,程安雅背脊窜过电流,浑身战栗,双腿发软,若不是叶琛扣着她,她可能丢脸地瘫在地上了。

这男人,真有勾人的本钱!

霸气的吻,野蛮,冲撞,让人忍不住沉沦!

程安雅*****青涩而热情,完全把叶琛的欲望勾出来,几乎让他把持不住,差点在电梯里要了她。

这个女人,是罂粟,危险而致命。

两具年轻身子拼命地摩擦在一起,密不透风,程安雅脸色酡红,叶琛呼吸急促,整个空间都充满暧昧的颜色。

叮……清脆的声音,叶琛从咬着牙,强忍着逼人的渴望。拖着几乎要瘫的程安雅往他的专属房间去,眸光压抑着一股喷雾而出的暗色。

清潮翻滚。

靠,你丫的不会温柔一点啊啊!

被拽得手腕生疼的程安雅,爆发了,怒!

膨一声关上房门,叶琛忍无可忍,反身把程安雅压在门上,一手扣着的脑门,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英俊的脸上,布满了可怕的潮红,让整个空气都沸腾,火辣辣起来。

野兽般的撕咬,吓怕了程安雅,“唔……等等……唔,混蛋……放开啦……”

“怎么,现在才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叶琛的眸子,深沉暗红,布满危险,邪气地捏着程安雅的下巴,“这火是你挑起的,你必须负责灭掉!”

靠,你能不能说点新鲜词,程安雅吞吞口水,话说,她真有点害怕了怎么办?只是,体内那股热潮是怎么回事啊?身子越来越热,脸色也越来越红,看着叶琛的眼光垂涎得冒出幽幽绿光。

好想亲他……想要摸他……

靠!

林丽给她喝了什么鬼东西。

陌生的感觉让程安雅眸光也开始迷乱,本来就喝了酒,又被下了药,她还能撑这么久,算是她奇迹了。

“你被下药了?”叶琛终于发现她的不对劲,怪不得从刚刚就发觉她的身子热度很高,他还以为是……少女脸颊潮红,媚眼如丝。

这是一副活色生香的妖媚画面,是男人都受不住这样的诱惑。

“该死的,你一个人来这种地方,被下药了都不知道吗?”

愤怒,一贯冷冽的叶琛怒不可遏,一想到刚刚这丫头要是撞上别人,是不是……谁都无所谓?

一想到别的男人也能看见她这副妖娆的模样,叶琛就想杀人。

不,是杀了她!

程安雅口干舌燥,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一舔唇角,这样的行为看在叶琛眼里,无疑成了诱惑,绝对的诱惑。

叶琛邪魅一笑,暧昧地勾起她的下巴,手指在她柔软嫣红的唇上暧昧地摩擦,热气扑洒在程安雅耳际,她浑身窜过一身电流。

丫的,这男人真是妖精,没事长这么好看做什么,她要陷进去了!

“如果真是你欲擒故纵的把戏,恭喜你,成功了!”

低头,想要吻她。

丫的,还欲擒故纵,你自恋过度了吧?

程安雅一扫花痴相,甜蜜一笑,“先说好,你一夜多少钱?”

太贵了,她可买不起,本来她是想等着叶琛说个价钱,然后她说买不起,然后逃之夭夭,谁知道,计划和变化总是违背的。

叶琛脸色铁青,fuck!

他堂堂叶三少,什么时候沦落到被人买的地步,这个死丫头。

他怒极发笑,邪魅的勾起程安雅的下巴,深邃暗红的眸光有着蛊惑人心的魅力,让程安雅忍不住沉溺其中,“100万,我买你一夜!”

轰!

程安雅脑子轰一声炸开了!

靠之,她现在最恨的就是有人仗着有钱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欠扁样。

熊熊小宇宙愤怒燃烧,甜甜一笑,程安雅高傲地仰起头,一副女王气势,倨傲,嚣张,“1000万,我买你一夜,如何?”

丫的,比谁钱多吗?姑娘我也可以用钱砸死你啊啊。

冥钱你要多少我给你烧多少!

一夜混乱,暧昧激情。

程安雅早上醒来,浑身酸痛,心里狠狠地把叶琛诅咒了千百万遍。

丫的,这个男人简直是野兽,野兽啊!

她浑身上下被他掐出无数青紫的痕迹,有掐痕,有吻痕,程安雅特意无视掉他在叶琛背上抓出来的痕迹,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问候遍了。

小小的身子被他紧锁在怀里,程安雅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钻出来,天快亮了,她匆匆忙忙地穿上衣服,扯动到下身的痛楚,程安雅不免得又诅咒了叶琛几声,好不容易穿上衣服,程安雅一摸口袋,只有一百块钱。

一百块买1000万冥钱,够了吧?

管他呢,吃干抹净的人是他,吃亏的是她,不够他垫付。

花了一百块,她心疼极了,花钱买疼痛,她脑子进水了。

在程安雅的计算里,叶三少没100块,真是够便宜的,估计叶三少知道要吐血,.这么一想,程安雅就心安理得把钱放在桌上,又好心地撕了一张白纸,写了几个字,丫的野兽,这是你的卖身钱,再见!

程安雅偷偷摸摸出了房间,逃一样,溜了!

回家找林丽算账,敢给她下药,不想活了是不是!

免得他真的找她要1000万,卖了100个她都没这价钱。

叶三少醒来,天已经泛白,亮了,舒服地把枕头抱进怀里,顿了顿,感觉不对,猛然睁开眼,房间只剩他一人了,双眸微微一眯,妖娆的五官瞬时染上危险的色彩,在晨光中看起来慵懒又致命。

该死的丫头。

竟然给她逃了?

逃吧,还没有人逃得过他叶琛的手掌心,这坏丫头,滋味还不错。

他有点心动,叶三少现在是典型的食髓知味。

眼光瞥见桌上的一百块钱,粉红的色彩很亮眼,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叶琛的眼角狠狠地抽了一下,最好不是他想的那样。

很显然,他低估了程安雅的恶魔本性。

当他看见白纸上那一行娟秀的字,叶琛的眸子沉了,浑身散发出一股阎罗般的杀气。

野兽?

一百块?

卖身钱?

好,很好!

一手拽过纸头,揉成团,叶三少扭曲地微笑了。

A市老旧的贫民区。

老旧破败的房子,肮脏腥臭的街道,拥挤的人群,处处散发出一股城市最底层生活的困苦,四边都是高楼大厦,唯有这一段,破败不堪。

程安雅拉着小皮箱,出了拥挤的街道。

“安雅,在英国和你小姨好好地过,别担心爸爸,好好地生活,爸爸对不起你。”程爸爸双眼红肿,哭了一夜,自从娶了林丽妈妈,他就一直愧对安雅,“爸爸无能,一辈子庸碌无为,什么都没能为你做,幸好小姨接你去国外,不用跟着我受苦,我对你妈妈,也能交代一声。”

“爸爸,你别这么说。”程安雅抱着她爸爸,“我去英国,又不是不回来,爸爸,你放心,以后安雅还会回来,我会让你享福的。”

“姐夫,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安雅的。”顾美玲慈爱地说道。

“爸爸,林丽在外面手脚很不干净,欠了人很多钱,你千万不要搅和进去,好好过你的日子就好,她都那么大了,自己会处理自己的事,再说,你也没义务为她做什么,记住了吗?”程安雅最担心的就是这点。

程爸爸点头。

那天回来之后,程安雅直接揍了林丽一顿,别看长相如此清纯,骨子里却是极烈的脾性,逼得林丽不得不把所有事情招供,她还是不死心,幸好她的小姨把她接去英国深造,不然她难逃一劫,心里却很担心她爸爸。

出租车开动,程安雅看着身影微驼的爸爸,流下眼泪。

爸爸,你等我回来,我一定会让你享福的。

红绿灯处,一辆银色的跑车停着,叶三少最近的脾气很不好,眼看着就要回美国了,他还找不到那丫头的下落。

那坏丫头,抓住她非要把她活剥了不可,还没人敢这么耍弄他叶琛,就算她跑去天涯海角,他也会找到她,让她付出代价。

那一双盛满明媚的眼睛,很迷人!

她的滋味,也很迷人,让人上瘾。

坏丫头!

那一晚并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在海边的时候他已见过她,深深为她着迷,然而,酒吧里,她却这样羞辱他,他不会放过她。

叶三少不甘心,两个人之间就这么结束,心里总是有一个声音在喊,是她了,就是她了,这种特别的感觉,让人心悸,他不排斥。

细长的眼线微微扬起,倏地顿住,是坏丫头?

出租车里,程安雅正出神地看着程爸爸送给她的护身符,没注意到叶三少的眼光。

红绿灯转换了,车子开动,正是高峰期,车流大,叶琛不得不仅仅相随,生怕他跟丢了。

这样开车,很危险。

高速弯道,由于叶琛出租车转弯,叶琛一急,不顾一切抢道,结果,惨剧发生了,后面冲过来卡车狠狠地撞上他的跑车,叶琛连人带车在翻了好几翻……

坏丫头,不要走……

叶琛陷入昏迷前,唯一的念头,强烈,执着!

车中的程安雅心头一顿,刺痛一下,愣愣地回头,谁在喊她吗?

“高速上发生车祸了。”司机说道。

程安雅心里有些不安,好久,好久才平缓下来。

救护车护送着叶琛一路奔向医院的时候,程安雅也登上了去英国的航班。

少女扬着明媚的笑,大喊,“伟大的祖国,等我回来孝敬你!”

父子擦肩而过

7年后。

A市,机场。

一名粉妆玉琢的小男孩站在机场大厅,白皙的肌肤,精致的五官,幼嫩又可爱,明明这么可爱的脸,却挂着优雅的笑容,活脱脱一个儿童版的绅士。

每一处都完美得不可思议,直接秒杀不少旅客,上到奶奶,下到小奶包。

“宁宁……”

“妈咪,我在这!”程宁远扬着小手,笑着迎接他最爱的妈咪。

程安雅一头直发飘逸,戴着墨镜,穿着一件玫瑰红的衬衫,腰间一条宽大的黑色腰带,碎钻点缀,七分长的牛仔裤,一双红色高跟鞋,时尚又清纯。

终于回来了!

想念了7年家乡,连空气都比伦敦要清新多了。

“我的宝贝,家乡的感觉怎么样?”程安雅稳住皮箱,俯身,狠狠地在程宁远脸上亲一下,她真是太爱他了。

“比伦敦的天气好。”

程安雅摘下墨镜,清纯至极的脸庞露出甜甜的笑容,掩饰了她奸诈的想法,“走,我们敲诈芸姨去,记得哦,一会儿见到芸姨,一定要狠狠地亲一下,这样我们母子就有大餐吃了。”

“遵命,妈咪!”宁宁一本正经眨眨眼睛,母子两狼狈为奸,往出口处去。

她儿子真是太聪明了。

“老爷,你在看什么?”机场的大厅处,叶家的管家好奇地问。

叶老爷子锐利的眼光直直地落在母子的背影,若有所思。

“刚刚那小男孩,看见了吗?”叶老声音微冷,管家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只看见宁宁稚嫩的背影。

“怎么了?”管家不解。

那孩子和叶琛,像极了,虽是惊鸿一瞥……

但那脸,虽然稚嫩,却像极了,他仿佛看见当年第一次见到那孩子时的模样。

叶老脸色晦涩,摇摇头,“没事,兴许是看错了,走吧!”

“是!”

李芸是程安雅留学时的好朋友,交情甚笃,她比程安雅母子早三天回国。

宁宁一回来就抱着他亲不停,都不用母子狼狈为奸,立刻为他们接风洗尘。

这是一处很有名的湘菜馆,做的菜很有地方特色风味,远近驰名。

程安雅下了车去了洗手间,李芸让宁宁下车等着,她去停车,宁宁下车,李芸从另一边出口过来,朝宁远招手,“宝贝,过来这边。”

宁宁笑着跑过去,没注意撞入一男子怀中,差点跌倒,小小的脚踩到了人。

“对不起!”宁宁赶紧垂头赔礼,自幼在英国长大,小家伙是优雅的小绅士。

赔礼之后,见男子不怪他,他才慢慢走过去,李芸见他没伤着,这才放心,带着他进了菜馆。

“琛,怎么了?”娇柔女子亲密地勾着他的手臂,甜甜地笑着问。

他怎么一直看着那小孩。

叶琛摇摇头,冷冽的眸光微微眯起,不知为何,这孩子一撞,好似撞到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微微悸动,叶琛有点后悔,怎么没看清他的容貌。

“没事,走吧!”两人相携,进了隔壁一家西餐厅。

父子,擦肩而过。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