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上议院的奢华与下议院的拥挤,走进英国的权力中心|国会大厦-4

书虫游世界 2021-06-08 11:44:04

系列1:一位是最英勇好战的国王,一位是最胆大妄为的议长|国会大厦-1

系列2:国宴国葬全在这举办,首次活动国王万万没想到|国会大厦-2

系列3:最卑鄙的国王和最心机的王后,圣斯蒂芬大厅的故事|国会大厦-3

国会大厦的中央厅是座八角形的建筑,所以以前也曾被称为“八角厅”。但人们更愿意叫它“中央厅”,因为它的确是国会大厦中最核心的十字路口,从这里向西是公众入口,向东是图书馆,向南是上议院,向北是下议院。据说如果站在大厅的中央吊灯下,打开南北方向的所有大门,向南可以看到上议院的国王御座,向北可以望到下议院的议长座椅。厅内四个方向的拱门上方各有一幅精美的马赛克镶嵌画,分别表现了联合王国各组成国的主保圣人,包括英格兰的圣乔治、苏格兰的圣安德鲁、威尔士的圣戴维和北爱尔兰的圣帕特里克。四扇巨型花窗下方各矗立着一尊雕像,均为19世纪著名的英国政治家,包括曾四任英国首相的格莱斯顿(William Ewart Gladstone,1809-1898)。地板中央的八角星图案四周有一圈拉丁文,引自《圣经》中的赞美诗: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Except the Lord build the House their labour is but lost that build it)。


按照路牌提示,我们向南进入上议院。首先是一个小的贵族厅,它是上院议员会议间隙休息闲聊的地方,也相当于进入正厅前的门厅,穿过它便是辉煌的上议院厅。这个大厅可能是整个国会大厦装修最奢华的一间,座椅全为红色,四壁由彩色玻璃和六幅体现宗教寓意、骑士风格和法律意义的壁画装饰。各个花窗和壁画之间是16位男爵和2位主教的雕像,他们均为1215年与约翰国王签署《大宪章》的成员,也就是英国宪政的缔造者。


上议院厅南端矗立着金灿灿的国王御座,理论上国王可以列席所有会议,但通常只出席议会每年的开幕式。御座前方为上院议长席,是个中心带小靠背的红色软席。软席内填满了羊毛,用来表示英国历史上羊毛贸易的重要性,但有意思的是,1938年人们修理它的时候发现里面居然都是马毛,于是重新制作了今天的这个软席,并收集全国各地以及各英联邦国家的羊毛来填充以示联合王国所有成员的团结统一。议长席前方一个稍大的红色软席是高级司法人员的专用座位,通常司法大臣、首席法官、最高法院大法官等在议会开幕典礼时在此就座。大厅中央的方桌是文员做会议记录的地方。神职人员和执政党方面的议员通常坐在议长席右侧,其他人员多在左侧就座,中间则为混合区。


继续向南进入的小厅叫王子厅,为上院议员提供了一处交换意见的场所。墙上是理查德·布切特(Richard Burchett,1815-1875)和他的学生们绘制的28幅都铎王朝成员肖像画。画下方是William Theed(1804-1891)于1855-1857年制作的浅浮雕,描绘的是都铎王朝发生的几个著名事件,比如苏格兰女王玛丽的逃亡、沃尔特·雷利脱下斗篷为伊丽莎白一世铺路等。


此外厅内还有一尊手持权杖和王冠的维多利亚女王雕像,由威尔士的新古典主义雕塑家John Gibson(1790-1866)于1855年制作。


接下来的大厅叫皇家艺廊,它相当于一个多功能厅,每年议会开幕典礼时,王室成员在此受到夹道欢迎,外国政要来访这里也用作接待室,议会自己的晚宴也常在此举行。厅内的装饰大都与英国军队有关,四个方向的门两侧各有一尊鎏金的雕像,均为在位期间曾参与过重大战役的国王。


大厅两侧装饰着爱尔兰历史和肖像画家丹尼尔·麦克利斯(Daniel Maclise,1806-1870)绘制的两幅战争题材油画,一幅是《纳尔逊之死》,纳尔逊(Horatio Nelson,1758-1805)是英国最杰出的海军将领,在特拉法加海战中率领英国皇家海军一举击溃法西联合舰队,赢得第三次反法同盟战争,但不幸在战争结束时牺牲。另一幅为《威灵顿公爵与普鲁士元帅冯·布吕歇尔会面》,正是他俩在滑铁卢战役中联手击败了不可一世的拿破仑。可惜的是由于空气污染等因素影响,如今这两幅画都已失色很多,几乎接近于单色了。


由此向南是女王更衣室,女王在出席议会开幕典礼前在此正式穿上王袍,戴上王冠。房间的一头摆着华丽的王座,背后是英国王室的盾徽,两边的肖像画是维多利亚女王和她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由德国著名肖像画家Franz Xaver Winterhalter(1805-1873)创作。


另一头是个大壁炉,壁炉两侧的壁龛里装饰着圣乔治屠龙和圣米迦勒除魔的金像。


两面墙上装饰着五幅威廉·戴斯(William Dyce,1806-1864)绘制的通过亚瑟王传奇的故事展现五种骑士美德的画卷,它们分别为:好客、慷慨、仁慈、信仰和礼貌。壁炉上方的那幅画表现的就是信仰。


至此已经到了国会大厦的最南端,在这个房间的西北角还有个诺曼门廊,连接着维多利亚塔下方的王室通道。它原计划要饰以诺曼王朝的国王雕像和壁画,所以才起了这个名字,但终未实施。现在这里的16尊胸像均为曾做过上议院议员的英国首相。


上议院部分就参观完了,我们折回到中央厅,继续参观下议院。首先进入的是议员厅,这里是下院议员会议间隙磋商讨论的地方。厅内最显眼的是两个拱门边真人大小的铜像,其中有两位我们非常熟悉,一位是靠近南门的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1925-2013),一位是靠近北门的温斯顿·丘吉尔。周围墙边还有12尊胸像和3尊石像,均为历任英国首相。在所有这些雕像中,最吸引人的当数咄咄逼人的丘吉尔像,很多人在它面前驻足甚至摆出与雕像同样的姿势。它是克罗地亚雕塑家Oscar Nemon(1906-1985)创作的,这位雕塑家最出名的作品就是他制作的几尊丘吉尔雕像了。


不知是丘吉尔声望高的原因还是这尊雕像吸引人的原因,这个通往下议院厅的拱门不知不觉就被人称作“丘吉尔拱门”了。这个门略显残破,是因为在二战的德军轰炸中受损,人们并未完全修复,希望它能时刻提醒后人记住那段历史。穿过这道门就进入了下议院开会的下议院厅。这个厅曾在二战中毁于1941年德军的伦敦大轰炸,后来在建筑家Giles Gilbert Scott(1880-1960)的努力下得到重建。这个名字熟悉吗?他就是设计了阿尔伯特纪念亭的英国著名建筑家George Gilbert Scott的孙子。


相对于华丽的上议院厅,这个厅可以说简朴了许多。厅内的座椅全部采用绿色,最北头是议长席。通常执政党坐在议长右侧,反对党的席位在左侧,中间没有混合区。大厅中央也有一个书记员的桌子。下议院共有650位议员,但因为厅小只能容纳427人就座,因此逢重要会议时,座椅后方总是站满了无法就座的议员。地板中央有两排相距2.5米的红线,按照英国传统,这是两剑的距离,两方议员在辩论发言时均不得超越该线,以免发生肢体冲突。


说是这么说,其实红线的象征意义更大,我找来一张下议院开会时的照片,大家的脚都伸到红线外了,真要想动手,什么线也拦不住。


获取《英国历史与景点攻略》电子书,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千万记住要留下您的邮箱地址。另有各国游记和旅游攻略,快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