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剑桥大学考察纪行

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 2020-06-29 15:09:10

2018年3月12至18日,音乐学系系主任赵维平教授携音乐工程系教师孙宁与我赴剑桥大学进行为期五天的访问。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考察剑桥大学图书馆由劳伦斯·毕铿博士所收藏的有关中国古代音乐的乐谱与手稿资料,以期充实中国古代音乐史乃至东亚古代音乐的研究史料。


劳伦斯·毕铿(Laurence Picken, 1909-2007)博士本是剑桥大学动物学研究方向的专家。由于上世纪40年代一次偶然的中国之旅,他对中国乃至东亚音乐产生了浓厚兴趣,以至“改行”成为专攻中国与日本古代音乐研究的音乐学家。上世纪70年代,毕铿前往日本,带回大量记载有中国唐宋至明清时期音乐的手稿与手稿影印本,现藏于剑桥大学图书馆东亚阅览室。在这些珍贵史料的基础上,毕铿在剑桥大学内开设博士班,培养出诸如伦勃朗·沃帕特(Rembrandt Wolpert)、阿兰·马利特(Allan Marett)、约拿丹·康迪特(Jonathan Condit)、伊丽莎白·马克汉姆(Elizabeth Markham)等中国与东亚古代音乐研究方向的一批优秀学者。1979年,毕铿与他的学生们用英文发表了学术丛书《来自唐代宫廷的音乐》(Music From Tang Court)的第一卷,在西方引起巨大反响。80年代初,中国学界重燃对唐代与敦煌音乐的研究热情,不能说其中没有毕铿与这套丛书的影响。90年代,毕铿更是亲自来到上海音乐学院,对唐宋古谱的译谱进行指导并举行了一场唐乐演出。按毕铿原计划,《来自唐代宫廷的音乐》将出版20卷,然而第6卷出版三个月后,毕铿便与世长辞(2007年)。目前这套丛书在他昔日学生的主持下继续出版了第七卷,也对中国本土所进行的学术研究不断产生影响。


中国是古代东亚音乐的发源地,然而由于过去文物保护意识的缺失与侵略者的掠夺,我国本土的古谱保存现状极不乐观,大量明代以前的珍贵古谱流失海外,以至于我国古代音乐的研究者心怀热情却发不出力。目前,由赵维平教授领衔建立的“中国与东亚古谱研究中心”致力于追溯、搜集、整理流失于海外的中国古代乐谱以及东亚体系的古乐谱,并对古代乐谱进行数字化转存、数据库开发收录,以建立一个开放的中国与东亚古代乐谱研究平台。目前,研究中心搜集并扫描的古谱页数已超过一万页。此次剑桥图书馆之行,亦是我中心在全世界进行的古谱收录工作的重要环节之一。

 

3月13日,我们到达剑桥大学图书馆,进入图书仓库进行调研。仓库中的“毕铿角”(Picken Corner)至今保持着毕铿生前的样子,存有他研究使用的书籍与资料,他发表的各类学术成果、笔记、草稿以及从各国收集来的珍贵资料(包括手稿、手稿影印、录音与胶片)自然也保存在这里。毕铿从日本带回的乐谱手稿集中于名为“菊亭卷”(Kikutei Roll)的54册史料中。“菊亭卷”原收藏于京都的贵族门户菊亭家。该家族真姓为今出川,“菊亭”一称由第一代家主今出川兼季(1281-1339)对菊花的爱好而来,而今出川兼季又是琵琶音乐爱好者、京都贵族西园寺实谦的后代。今出川家的“菊亭卷”目前分为三个部分,分别被藏于东京专修大学图书馆、京都大学图书馆以及剑桥大学图书馆。存于剑桥大学的这一部分编号为Picken.131到Picken.184,共54册,由毕铿于20世纪70年代从京都带回。这些手稿保存完好,字迹清晰,其中有20册手稿以长卷轴的形式保存在泡桐木制作的盒子中,十分精美。大部分的手稿迄今约有两百年左右的历史,个别几卷可追溯至1566、1670与1792等更早的年份。种类涵盖琵琶谱、筚篥谱、笛谱、筝谱、笙谱、筝谱,以及日本传统的神乐与太鼓谱,等等。

“毕铿角”的其它手稿影印本系毕铿从日本各大图书馆、档案馆、政府机构以及私人收藏的古代音乐手稿复印收集而来。由于版权问题,这些影印本未能被编目,故始终无法在计算机系统上查询。这些手稿的年代大多源自比菊亭卷更为久远的唐、宋至明朝时期,因而也具有更高的价值,比如原藏于京都阳明文库私人博物馆的《五弦琵琶谱》、《新撰笙笛谱》;藏于日本天理大学图书馆的《东游唐乐筚篥谱》、《注大家龙笛要录谱》;原藏于日本上野学园资料室的《龙笛要录谱》,等等。赵维平教授告诉我们,为了研究这些手稿,他曾到阳明文库拜访了不下五六次,收藏者对于中国学者抱有高度的戒备心,获取资料非常困难。而要获得藏于日本大学与其他机构的史料则需负担高昂的复印费用。毕铿博士收集来的尽管不是原手稿,但他将分散在日本各地、极难获取的手稿资料集中到一处,且影印质量非常高,若能获取,则将为中国古代音乐,尤其是唐乐领域的研究者提供极大便利。


我们花了两天的时间在图书馆对“菊亭卷”的内容进行考察,并对毕铿所收集的所有手稿影印本进行了逐一编目。3月14日下午,我们与剑桥大学数字化中心的负责人休·琼斯(Huh Jones)与东亚阅览室负责人克莉丝汀·威廉姆斯(Kristian Williams)进行了洽谈。剑桥大学数字化中心是一个致力于将大学图书馆的文物藏品进行高精度拍摄并进行数字化处理,最后公开在网上数字图书馆供研究者使用的机构。我们希望能与剑桥大学合作,即我院的中国与东亚古谱研究中心与剑桥大学图书馆拥有共同版权,将“菊亭卷”进行高精度的数字化处理并予以公开,以供研究者使用。赵维平教授在洽谈中表示,目前中国与东亚古代音乐研究的现状不容乐观,毕铿的直系学生们都已退休,在欧美传其衣钵者寥寥(最直观的证据就是,存于剑桥大学图书馆的这些珍贵史料多年来几乎无人问津),日本对此感兴趣的青年一代学者人数也大不如前。而在中国,有大批对古代音乐怀有热情的学者,其研究道路却因一手资料太难获取而屡屡受阻。版权洽谈进行得十分顺利,剑桥方面对我们的意图表示充分理解与赞同,琼斯先生立刻将数字化成本估算提上了日程。

与剑桥大学数字化中心洽谈版权


结束图书馆的主要工作后,赵维平教授代表音乐学系,于15日与剑桥大学音乐系的约翰·林克教授(John Rink)以及音乐系“1684教授”头衔持有者凯瑟琳·埃利斯教授(Katherine Ellis)进行了交流。毕铿博士开启了剑桥大学与我院音乐学系之间的联系,此后,这份联系在双方年轻一代学者的相互交流中得到了深化。剑桥大学音乐系的尼古拉斯·库克教授曾先后五次来到我院进行讲学,甚至在2016年开设了包含7次讲座的音乐学分析系列课程——“超越边界的分析”;约翰·林克教授三次来校进行讲学,他关于音乐表演分析的著作的中文版刚刚问世,作为研究生选修课的辅助课本已取得良好收效。另一方面,我院青年骨干教师邹彦教授、杨建教授与李小诺教授都先后赴剑桥大学音乐系进行访学。林克教授与埃利斯教授对我们的到来的表示欢迎,并就未来两院研究者作为独立个体如何在一个课题中进行平等、高效的各种合作方案进行了讨论。随后,音乐科学部门的负责人伊安·克洛斯(Ian Corss)带领我们参观了他的部门,并介绍了正在进行的研究课题。

(与剑桥大学音乐系教授进行交流)


除了主要工作外,在剑桥大学的其它活动也令人印象深刻。13日晚,林克教授邀我们观看了音乐系师生演出的亨德尔歌剧《阿切斯与加拉缇娅》,全部使用巴洛克本真乐器演奏。担任第一小提琴与歌剧艺术指导的玛格丽特·佛特莱斯(Margaret Faultless)女士曾担任上音附中巴洛克音乐节的指导。

14日,林克教授作为圣约翰学院院长带我们参观了圣约翰学院内部,并有幸邀请到了著名唐史研究专家、亦是金庸在剑桥大学读博期间的论文导师麦大维(David McMullen)教授同行。

短短一周的剑桥之行在紧张与充实中圆满结束,在此特别感谢正在剑桥大学进行访学的我院音乐学系李小诺教授的接应与照顾!


文字:上海音乐学院博士候选人 严逸澄

排版:朱则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