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一张图解析考古与盗墓的关系

中世纪与文艺复兴 2020-06-30 06:44:44


 

“考古就是盗墓啊balabal……是做考古就是体会摸金校尉的感觉balabala……”

“照你这么说,那法医就是变态分尸狂魔了。”

国际博物馆日,用一句话概括考古与盗墓的关系,那就是:

 

没有关系。

 



今天是国际博物馆日,所以说一下文博考古里面的事情;我有很多朋友在献身于考古文博系统,我也当了挺久的博物馆美术馆义务讲解员了。但是我不得不说,比起一些一直在努力介绍他们的“前沿研究”的大神们,我们实在是太落伍了……我前几天发的文章都太严肃了,而且都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于是今天介绍一下考古文博界的大神们的高见——这些大隐隐于市的大神,我们一般称呼其为“民科”。

另,本公众号预计今年8月改名为“文艺复兴与跨文化艺术史”,望周知。我仍然在筹措自己在英国读博的费用,如果愿意捐赠或资助可以通过打赏、扫二维码转账或联系我本人来实现;你的支持对我的学习和研究能继续下去意义重大。

 



大家知道我是在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学习艺术史,而且主要是做欧洲早期现代;我读书的这个大学建立于1413年,是英语世界仅次于牛津剑桥的第三古老的大学,校园周围很多晚期中世纪的哥特废墟。

结果前几天有人给我发了篇文章:



我点开一看,确实“非常颠覆”。我只能说佩服作者的想象力,但是他的想象力还是太狭隘,因为从盘古开天女娲造人开始,世界本来都是中国的。



但这还是刷新了我的认识——原来哥特式建筑诞生于18世纪,还是抄袭“中国风”?我不禁看了眼家门口的哥特式建筑圣安德鲁斯大教堂St Andrews Cathedral),这个我每天买菜都要经过并时不时过去坐坐的大型遗迹。圣安德鲁斯大教堂是中古时期苏格兰最重要、最大的建筑之一,始建于1158年,于1318年正式使用,在16世纪时成为废墟……都是在18世纪之前的事情。我不禁感慨了一下历史的错综复杂——原来这个教堂是18世纪的人穿越回去建造的啊

 

圣安德鲁斯大教堂,我买菜时拍的

 

但是我一翻这篇文章,就看到末尾那个“中国风欧洲建筑”好眼熟啊……眼熟得……这不是巴黎圣母院(Notre-Dame)吗!咦,看到这里,真的感觉自己“好像是看了一会儿负分恐怖片,不幸还有穿帮镜头”。(@张娜CCOM给我的评论实在是太好了!)

 

18世纪抄袭中国风的欧洲建筑

 

巴黎圣母院(网图) 


而对于这个“穿帮镜头”,这位民科大神的态度非常干脆:12-13世纪有巴黎圣母院吗?



嗯,确实巴黎圣母院不是12-13世纪的,因为早在10世纪时巴黎圣母院的前身,圣司提反(St. Stephen)教堂,就已经在那了,并且已经是一个很重要的建筑了。我们熟知的巴黎圣母院是1163重建的,一直建到13世纪中叶,一边建一边用;不过很遗憾怎么着都只能往前推,没办法证明巴黎圣母院以及所有的哥特式建筑都诞生于18世纪,还是模仿“中国风”。(我真心感觉这个东西不像中国建筑!我可能学的是假的“中国建筑史”)

当然,事实上我是很才疏学浅的,因为不仅哥特式建筑是18世纪对中国风的抄袭,连我研究的文艺复兴,包括几何透视法在内的一切,都彻底源于中国——总得来说是对秦代艺术的抄袭。此外,整个西方文明都源于中国

 

 

 

如果你以为仅仅西方文明是对中国的劣质模仿,那你就发错特错了,因为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希腊,都是中国移民的后裔,而整个人类文明的源头就在中国,基督教《圣经·旧约》中提到的“埃及”指的也是中国

 


我不得不感慨这些猜测的“大胆”,以及这些大神对于自己“猜测”的自信。但是这些大神无论怎样高呼中国文明在世界文明中的“祖宗地位”及其伟大性,都还是只能在公众号和微博上发表一下言论。和这位从中医界跨界到考古界并发表《石器是玩具不是工具》的大神相比,还是差了一些,毕竟人家真的发表在了期刊上(虽然不是核刊),而且还是一稿两发,以此来强调自己研究的重要性。

  

 

看到这篇《石器是玩具不是工具》不禁感慨,我们的原来我们对于古人的认识不足啊,古人其实是很会玩的。不过就早期文明,也有人提出了进一步见解,比如一个大神就指出良渚古城水利系统模仿自原始中医泌尿系统……

 


我不知道这位讨论“原始中医泌尿系统”的大神认不认识这个发表《石器是玩具不是工具》的中医,如果不认识我希望他们能认识一下,毕竟他们某种程度上可能都从中医中获得了灵感。

这两个大神的观点看似相反,但是说不定可以联系起来。比如说不动这些先民们既是很喜欢玩具,又是很喜欢研究泌尿系统。玩具,泌尿系统……泌尿系统玩具……泌尿玩具……为什么我产生了很奇怪的脑补呢!!!天呐,我不敢想了,大神的世界我就是不懂啊……

 



当然大神的世界我应该是永远不会懂的,我也不打算懂。这些大神通过一些伟大的猜测”、“大智慧”“阅读网文和翻译著作时惊人的洞见”,不看任何一手文献得出高见,显示了他们异于常人的天才,也反衬出无数为考古文博事业默默耕耘的学者们的平凡。

是的,在我看来考古文博从业者的工作很平凡——在“国际博物馆日”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尤其要谈一下这点。考古和文博往往难以完全分割,而两者除了都要和文物打交道之外,也有着很多相似之处,既是那种默默地奉献。考古工作者并没有《盗墓笔记》里和“粽子”英勇搏斗的帅气——但是考古工作者本身就是在和盗墓者搏斗。盗墓者想着如何多取出来一块宝物卖上价钱;而考古工作者想的是如何发现历史传承文明,把这些考古发现带回研究所做研究,并在合适的时候放入博物馆与公众见面。

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同样有着很多事情要处理,他们要想着怎么把这些历史见证完整地保存下来,想着怎么把他们展示给观众——不能离观众太远,看不清;也不能太近,怕文物不安全。我的一个朋友说,在博物馆里工作就是在“另一个世界”里工作,因为每天从上班起就面对的是“另一个时空”,思考的是如何将另一个时空与我们的时空连在一起。博物馆里的学术部、展览部、公共教育部等各个部门的工作人员,每天都好是在“穿越”——从一个历史空间穿越到另一个历史空间。这听起来很炫目——确实很炫目——但也很平凡。因为这是无数个日日夜夜的默默耕耘换来的,是大量的阅读、考证、思辨、实践换回的工作成果。而博物馆的学者们在想观众展示他们的工作成果时,还要考虑如何准确地呈现,但又不止于太过深奥。有时,他们还不得不和这些“大神”们打交道——在我于博物馆美术馆工作、学习或参观的过程中,已经遇到过好多次了……

正是因此,我才说考古文博从业者的工作很平凡,但是又很伟大。他们不会像这些民科大神一样动不动就炫耀自己用“天才”得来的惊天洞见,他们只是某某地在这个领域里耕耘。他们不会根据某些“大智慧的猜测”就去逼迫他人相信自己的观点,如果对方不信还恶语相加——他们所做的,是考察原始文献、出土文物,如果遇到不会的语言还要一点一点地学,学那些已经几百年上千年没人使用的“死语言”,只是为了向我们进一步呈现历史的真相,一个更加可靠的真相。

考古文博工作者做的事可能很单调,常常是拿着小刷子一点一点地刷,和太阳与雨水对抗,或者是在昏暗的展厅与库房里穿梭,对着千百年前的东西思量。但是,他们的工作也可能很刺激,不仅因为他们要和那些盗墓者斗智斗勇,更是因为他们要和千百年前的文明发生最直接的对话,他们是历史真正的见证者、守卫者。把考古比作是盗墓,就好像是把侦探比做了杀手——这是对考古文博工作者的不尊重。

2018518日,又一个“国际博物馆日”。请在今天向那些默默耕耘在考古文博事业的工作者们道一声辛苦了——正是因为他们,我们才能这么近地接触历史、发现历史。同时,请在每一次看到考古发现、阅读学术著作(注意是学!术!著!作!)以及参观博物馆美术馆时,体会到他们工作的不易和伟大。

下一次,请不要再把考古和盗墓联系在一起,同时,下一次也请分清严肃的考古文博工作和“民科大神”之间的区别。我看过那些民科大神辱骂考古文博工作者是“跪舔西方”和“民族败类”的文章——可怕的不是这些民科大神们的声音,而是他们评论区里一众的支持者。

 



写在后面

本文的写作受到了微博@考古小队长和微信公众号“小楼考古札记”的启发,在此深表感谢。文章的画风不是很统一,有些玩笑,希望能让大家开心——化用“小楼考古札记”公众号博主的话说:有些事你要认真,有些事你认真就输了!哈哈,本文也是玩笑之作,如果有不准确的地方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最后,有空记得多去博物馆和美术馆哦! 

 

麒璁在英国大英博物馆祝大家国际博物馆日好!

 



PS

你遇到过什么文博领域的“大神高见”?或者关于考古文博有什么想说的?无论什么都行,都可以在评论区说一下,我都会挑选上来的~




附上公众号二维码,求关注,求关注,求关注(重说三)


有事联系我

微博关注@麒璁韩洞,直接给我私信;我也经常在微博上分享一些学习生活的点滴,欢迎关注。我最近刚刚微博认证为“人文艺术博主”,是微博超级话题#文艺复兴#和#艺术史#的主持人,同时开通了“微博问答”。以后所有的疑问、咨询,请@麒璁韩洞,通过“微博问答”找我。

欢迎关注我的微博,我没事时会在微博上发自己的读书笔记和摘抄,以及介绍一些很基础的艺术史知识。更多一手的消息会在微博上推送。



另外也可以添加我的微信联系我;如果需要添加微信,或者有专项的咨询需求、商业合作、文章转载等事宜,请通过微博@麒璁韩洞私信我,问我微信号。

PS:如果添加微信,请务必告诉我您怎么称呼、是哪所高校什么专业的同学或老师,或是从事什么工作的,我好备注一下。欢迎互相交流、互相学习;欢迎艺术史之外其他学科的朋友交流。

我一直很关注文艺复兴艺术史与跨文化艺术史、基督教艺术、图像学,近期很关注清代之前东西方的交流、东西方的宇宙论(cosmology)及相关图像、炼金术与占星术及相关图像、早期现代的科技与艺术,欢迎也对这些学术领域感兴趣的朋友相互交流,共享书目。

PPS不提供免费的资料检索、论文咨询、留学咨询、艺术问题资讯、翻译咨询等服务。

我的业余工作之一就是做留学咨询和其他咨询服务,收费非常贵(当然也很靠谱了……),所以如果要找我做资讯请做好心理准备,谢谢。


关于赞赏

非常感谢每次都有很多朋友赞赏我的文章。英国学习生活的费用极其高额,大家的赞赏对我真的很重要,非常感谢!

另外我最近被录取为华威大学(University of Warwick)2018年的博士了,今年10月开始读博,跟随华威大学艺术史系系主任、威尼斯文艺复兴研究中心主任佩里克罗教授从事文艺复兴与跨文化艺术史研究。然而因为在英国硕士直申博士难度大而且时间紧张,华威又是英国艺术史前三的名校尤其擅长文艺复兴,我的申请花费了很长时间,因此错过了学金申请,现在我的学费还没着落。大家对我的打赏和支持也会帮助我继续进行博士研究!

另外也有朋友表示iPhone没有赞赏按钮,这个是因为根据苹果公司规定,微信iOS版赞赏功能关闭。如果使用iOS系统的朋友想要支持我,可以发微信红包,或者直接微信转账。这一切都是自由的,请随意就好!即使没有任何支持我也会继续为大家写文章、整理资料,传播我所知道的很有限的艺术史信息。

在此向大家表示感谢!

微信转账二维码,感谢大家支持!



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可浏览往期内容,或通过回复以下关键字可查看部分往期内容:

1、资讯:

回复“英国艺术史专业排名”查看英国艺术史专业分析与高校介绍。

回复“新生书单”查看2014级至2017级人文学院新生书籍推荐;

回复“艺术史入门书单”查看央美学长推荐的艺术史入门书及电子书获取办法;

回复“世界艺术通史”查看四本常见世界艺术通史的介绍与分析以及电子版获取办法;

2、随笔:

回复“大英博物馆”查看大英博物馆介绍与观展笔记;

回复“最后审判神学”查看“最后审判”图像本后的神学依据;

回复“启示录手抄本”查看《启示录》手抄本图像对“最后审判”图像的影响;

回复“艺术与色情”查看西方艺术中的情色与色情梳理;

3、资源:

回复“吴镇”查看台北故宫藏吴镇书画资料电子版整理;

回复“法国文化艺术”查看法国文化艺术著作与网课电子资源;

回复“王朝闻”查看王朝闻先生全集及主编的《中国美术史全集》电子资源;

回复“潘诺夫斯基”查看潘诺夫斯基中英文艺术史与图像学著作电子资源;

回复“梵高”查看文森特·梵·高的艺术之路及其高清作品集分享(共32G)。

(更多内容、更多资源,请点击“查看历史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