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自由行费用协会

爱在中国:宣教士来华记录片(中文版)

教唱赞美诗400首 2019-01-10 16:01:31

《爱在中国》

纪念西方宣教士来华记录片

一个伟大的民族,饱经沧桑,却又迎向新的地平线。一支超级力量,全世界都为之瞩目。七千万基督徒,拥有惊人的力量传扬福音。十四亿灵魂,渴望爱与仁慈……宣教士的历史值得永远怀念。


它不仅仅是历史,而是无数生命如何被爱改变,信仰如何成为时代巨大的变革力量。


因信进入世界籍爱挑战人生戴德生,剑桥七杰,威廉波顿,慕拉第,李爱锐,艾伟德,贝德士……不朽英名,传奇人生

  从鸦片战争到太平天国,从辛亥革命到世界大战......他们演绎了如此多动人心魄的故事,混合着信仰与试验、爱与敌意。他们戏剧性的人生,充满了喜悦与哀情、光明与黑暗、荣耀和失败。


  他们离开欧洲、美洲和澳洲,来到古老的中国,进入内地偏远的地区,接触农民、妇孺和少数民族。他们大多数人再没有机会看到自己的故乡和亲人。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惟一的报偿是苦难、孤独甚至死亡......但是他们持之以恒地朝向一个使命----将耶稣基督的爱带到千百万中国人当中。这爱点燃了他们的激情,具有征服一切的力量。


戴德生 James Hudson Taylor


  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1832-1905年)是这群宣教士的先驱,也是中国内地会的创始人。他出生于英国的约克郡,1853年9月,戴德生受中国传教会的派遣登船前往中国传教。1854年3月1日,经过了156天危险的远航之后,他在上海登陆。为了向中国人传福音,他选择过俭朴的生活,住在普通的中国老百姓当中,依照中国人的传统习俗起居,为此他受到自己人的猛烈批评。同时,他也不断面对来自中国人的攻击和抵制。但这些并没有削弱他对于中国以及中国人民的挚爱。他被公认为是历史上最卓越的宣教士之一。他将大卫·利文斯顿作在非洲、克里·威廉行在印度的伟大事业成就在了中国。


  1865年他建立了中国内地会,激励了数以千计、不同宗派的西方传教士加入内地会。直到今天,中国内地会从未停止它的使命,并成为全球最具成效的一个宣教团队。


  在服事中国人民五十年以后,戴德生在湖南长沙去世。人们将他葬在镇江扬子江畔,陪伴他长眠在中国土地上的还有他的结发妻子玛丽亚和4个早夭的孩子。戴德生的故事并没有因为他的去世结束,他的后裔继承了他对中国的爱,继续生活在中国人当中直到今天。他的故事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故事,而是一个家族对于中国的生生不息的爱的故事。至今,仍有成千上万的中国基督徒深受着戴德生属灵的影响。



剑桥七杰 The Cambridge Seven

  剑桥七杰中的任何一位都是光芒四射的明星。1885年他们放弃了爵位、军衔、如日中天的运动生涯,投身到中国的穷乡僻壤,在青海、西藏、云贵山区和黄土高原,他们将自己的生命倾倒在一群素昧平生的中国人身上。他们的影响远远超过了中国和亚洲,成为欧美属灵复兴的直接推动力量。


  尽管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但他们却帮助中国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差会成为迄今最著名的中国福音工作的差会,激励了许多新人加入内地会的传教组织。1885年,当剑桥七杰到达中国时,内地会仅有163名传教士,1890年增加了一倍,到1900年达到了800人, 占了全部新教传教士的三分之一。


  盖士利(William Cassels,1858年-1925年),圣公会牧师,来中国后便在四川传播福音。1895年,他被任命为圣公会华西教区的主教,直到1925年他在那里去世。


  司米德(Stanley Smith,1861年-1931年),前圣三一学院划艇队队长,被派往华北,很快他便能用流利的中文布道。1931年1月31日他在中国苏州去世。去世的前一天晚上,他还在布道。


  施达德(Charles Thomas Studd,1860年-1931年),曾是英国著名的板球手,知名度最高。当时他毅然决定放弃板球传教曾引起很大轰动。来中国后他主要在山西传教,1894年由于健康恶化回国。后来又前往印度和非洲传福音。


  亚瑟·端纳(Arthur Polhill-Turner,1862年-1935年),来中国后,他在1888年被按立为牧师,并迁居到人口密集的乡下,以尽量接触更多的普通百姓。1900年庚子之乱中他仍旧留在中国,没有离开,直到1928年退休回到英国。1935年去世。


  宝耀庭(Cecil Polhill Turner,1860年-1938年),毕业于伊顿书院(Eton College),是骑兵中尉,放弃了升迁机会,来到中国四川传教,他负责西北部西藏边区。1892年他和妻子在暴乱中几乎被杀。1900年,他因健康不佳回国,无法再回到中国。1938年在英格兰去世。


  章必成(Montague BeauchamP,1860年-1939年),是一个高大、强壮的划船选手,男爵之子,1900年庚子之乱中撤离中国,1902年又回到中国。1911年他回到英国参加英军。1935年,他的儿子成了第二代来华的传教士,他也一起回到中国;1939年,他在儿子的传教站去世。


  何斯德(Dixon Edward Hoste,1861年-1946年),出身皇家军事学院(Royal Military Academy),将军之子,原是炮兵少尉。后来接续戴德生领导中国内地会30年。1935年退休后仍留在中国,后来被日军关进集中营,直到1945年日军投降才被释放,在中国居留达60年。1946年5月,他在伦敦去世,是“剑桥七杰”中最长寿的一位。



威廉·波顿 William Borden


  威廉·波顿(William Borden,1887-1912年),出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库克县,一位才华横溢的耶鲁毕业生,百万富豪。为了福音的缘故,他舍弃百万财产,甘心奉献给中国,他本人也同时前往中国。他的目的地是中国的甘肃,向中国的穆斯林传福音,他在赴中国的途中停留在埃及,学习阿拉伯文,却不幸染上了脑膜炎,25岁便英年早逝。他是否浪费了宝贵的生命?离世前,威廉·波顿在《圣经》上自己曾经写下“毫无保留”和“永不后退”两行誓言的地方,写下了他最后的心愿:“无怨无悔!”



慕拉第 Lottie Moon

  慕拉第(Lottie Moon,1840-1912年),慕拉第出生于美国弗吉尼亚州阿尔伯马尔县一个富裕的浸信会家庭。她1861年获得硕士学位,是当时少数接受高等教育之女士,她聪慧过人,能够运用拉丁、希腊、法、德、、意大利、西班牙等多种语言,也能流畅地阅读希伯来语。她并不是平凡的望族闺秀,因为她信靠的上帝是非凡的。上帝感动她看到中国人民的需要,1873年她前往中国的山东登州,后来又去了平度和黄县开辟新教区,在中国整整服事了40年。起初,中国人不信她、排斥她,但她拒绝离开。她烘烤的曲奇饼干的芳香不断将人吸引到她的客厅。就这样,许多人接受了她和她的救主。慕拉第不仅服事中国人,她更认同中国人。1912年,山东大灾,加上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慕拉第将她所有的积蓄和粮食省给了身边的中国人,自己默默地挨饿。那一年的平安夜,慕拉第在被送回美国治疗的途中于船上病逝。由于饥饿,当时她的体重还不到45斤。1918年,美国南部浸信会决定在每年的圣诞节举行特别奉献,支持国际宣教,称之为“慕拉第圣诞奉献”。近年来,慕拉第圣诞奉献的金额已经超过了1亿5千万美元,占美南浸信会年度预算的一半。



李爱锐 Eric Henry Liddell

  李爱锐(Eric Henry Liddell,1902-1945年),苏格兰最伟大的运动天才。但真正使他名垂青史的是他对于信仰原则的坚持。1924年他代表英国参加巴黎奥运会,当他发现100米的预赛是在星期天举行,他拒绝参赛,而是去了教会讲道。虽然他最擅长的是100米,他改跑400米比赛。在决赛中他赢取了金牌,并打破了世界纪录。他的运动才华和他的信仰原则,成为好莱坞影片“烈火战车”的主题。“烈火战车”荣膺四项奥斯卡大奖,包括1982年“最佳影片”奖。然而很少有人知道,李爱锐出生在中国的天津,他的父亲当时是在中国传教的英国伦敦会传教士詹姆士·丹露帕·利德尔牧师。埃里克在中国长到6岁时和8岁的哥哥罗伯特回到英国,进入专收传教士孩子的寄宿学校伊尔撒姆学院,而他的父母和他的妹妹珍妮则又返回到中国传教。1925年在爱丁堡大学毕业后,他再次来到中国,成为宣教士在华北一带传教。二战中,因为他的英国国籍和传福音的行动,被日本军队监禁在山东的集中营。1945年在战争结束前夕,他病逝于山东潍县的集中营。战后李爱锐被安葬于河北省石家庄市的华北烈士陵园,那里还长眠着白求恩、柯棣华等烈士。1991年爱丁堡大学用苏格兰的花岗岩为他树立了一座纪念碑,纪念碑上镌刻着《圣经》以赛亚书中的一句话:“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潍坊市政府也在2005年纪念潍坊集中营解放60周年的活动中为李爱锐的纪念碑献了花环。



艾伟德 Gladys Aylward


  艾伟德(Gladys Aylward,1902-1970年),出生于英国伦敦以北米德尔塞克斯郡的埃德蒙顿,父亲是一名邮差。早年未受太多教育,做过侍女,后决心去中国传教,被内地会拒绝,但是内地会安排了她先去照顾两位从中国返回养老的老传教士,这两位年老的传教士便是扬何斯本爵士(Sir Francis Younghusband)夫妇,在他们那里她练就了一口高雅的牛津英语,并学习了很多关于东方的知识。1930年初,在卫理公会的一次聚会中,她偶然听说中国山西有位老宣教士珍妮·罗森(Jeannie Lawson)已经73岁了,因无人接替而不能退休,便马上写信给罗森说:“那人就是我!”1930年10月18日,28岁的她只身从英国出发,耗尽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乘船和火车,辗转俄国、日本,经历了一路的艰辛困苦,最终到达天津。后又从天津长途跋涉到达山西的阳城,找到了年老的卫理会传教士珍妮·劳生(Jeannie Lawson)。在阳城,珍妮在城门外骡队往来的大道旁租了一座有大院的大房子,因为这房子被当地人认为是“鬼屋”,所以租金很便宜,一年只需1英镑。她们将这大院和房子清理得整洁干净,改作一座客栈,专门向来往做长途运输的骡夫们提供食宿。这客栈名叫“八福客栈”,取自《圣经》中耶稣的“登山宝训”。当骡夫们休息吃饭的时候,艾伟德就给他们讲圣经故事。许多人便是这样信了耶稣基督。一天,她从一个乞丐手上买了一个生病的女孩,花了9分钱。她疼爱这个女孩,收养为自己的女儿,给她起名叫“9分钱”。后来“9分钱”从外面领回来一个无家可归的男孩,说自己宁可吃少一点,好节省食物分给那个男孩,男孩留了下来,并且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少一点”,就这样她收养的孤儿越来越多。阳城县的县尹看到了那些骡夫们的变化,便前来探访艾伟德,要求她来帮助他推动当时政府正在推行的“天足运动”,艾伟德答应了,后来她还帮助县尹平息了一次监狱暴乱。最后这个县尹也归信了基督。1936年,艾伟德撕毁了她的英国护照,加入了中国籍。1939年,日本军队进攻这一地区,由于艾伟德在美国的《时代杂志》(Time)上控告了日本军队在中国的暴行,日军发了告示要悬赏捉拿这个“小妇人艾伟德”。艾伟德不得不带领94个中国孤儿翻山越岭、一路跋涉进入了安全的陕西地区。二战之后,艾伟德在香港和台湾开办孤儿院,帮助那里的人民,直到1970年在台湾去世,安葬在台北,安葬时她的头朝向中国大陆,表达了她对大陆这片土地的眷恋。


  1949年她的故事被英国广播公司的博格斯(Alan Burgess)写成《小妇人》(The Small Woman)一书,1957年好莱坞又以她的故事为蓝本改编拍摄了电影《六福客栈》(福音影视网 | FUYIN.TV 有收录)。



贝德士 Miner Searle Bates


  贝德士(Miner Searle Bates,1897-1978年),贝德士被誉为中国人的“辛德勒”。他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Newark。父亲是基督会的牧师和大学校长。他毕业于俄亥俄州的海勒姆大学(Hiram College),并以罗兹学者(Rhodes Scholar)的身份在英国牛津大学获得文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20年,贝德士作为基督教联合传教会(United Christian Missionary Society,即基督会)的传教士前往中国,在中国的南京大学教授历史,一直到1950年离开中国,长达30年之久。这期间他还获得了美国耶鲁大学的中国历史系哲学博士学位(1935年)。南京大学于1910成立,由三所美国基督教差会支持的大学合并而成。

抗战爆发后,南京大学西迁重庆。贝德士以副校长名义负责留守南京校产。1937年12月,日本军队占领了南京,大肆强奸、洗劫、纵火、残酷屠杀战俘和平民。许多史学家相信南京死亡人数高达30万。贝德士和几位西方宣教士冒着生命危险组织建立了“南京安全区”,他起先是南京国际安全区委员会的发起人与组织者之一,随后便成为南京国际救济委员会的重要骨干和最后一任主席。这期间,他一方面帮助南京平民躲避日军的疯狂屠杀和蹂躏,救难民于水火。一方面根据当时自己的所闻所见,对日军在南京的暴行作了记录,并冒着生命危险保留很多宝贵照片和资料。史学家认为,在历时数月的南京大屠杀当中,贝德士博士和他的国际委员会挽救了5万到25万中国人的生命。


服侍华人教会,建造正统信仰

推动福音宣教,陶造属灵生命